朱大可:越过媚骨看历史的相关文章

朱大可:越过媚骨看历史

奥地利作家罗伯特·穆齐尔提出的“随笔主义”,“一种支配生活、思考和书写方式的混合疗法,是针对战争状态下不确定性的生命策略。产自二战时期的哲学,延续到了转型中国,它要营造一种自由、实验和隐喻的写作空间。但这种随笔始终处于文学的边缘地带,被“擅长小说和散文”的主流作家所轻蔑。 蒋蓝是大批四川先锋诗人分化后的“剩余价值”。   更多...

摩罗:鲁迅果真没有奴颜和媚骨吗?

毛泽东曾经说:“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堪称一语中的。鲁迅博大的精神资源中,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对于奴隶地位的痛苦体验,和对于奴性的尖锐批评。这种品质当然是殖民地人民最为宝贵的品质,而且也是可以用来反抗包括国内强权在内的一切强权的宝贵品质。但是,鲁迅作为一个文化人   更多...

谢轶群:名文人郭沫若建国后为何变得奴颜媚骨

李广田是现代文学史上一位著名散文家,在其诞辰100周年之际,其生前曾任校长的云南大学中文系举办了纪念他的系列讲座,系里三位学者分别从李广田的文学成就、教育思想与实践、生平履历三方面分专题向研究生做了讲授。讲座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之处不少,然而最让我深思的是宋家宏教授对李广田散文名作《花潮》的重读。《花潮》通过对昆明圆通山   更多...

朱大可:穿越北京的建筑迷宫

从辽国陪都、金国的上都、元帝国的大都、到清帝国首都,北京基本上是通古斯人和蒙古人的政治核心,而跟汉人的关系更为疏远。这或许就是北京文化的历史本性。北京不属于汉人,而更像是通-蒙语族的圣城。它的强卷舌音是通古斯人学习汉语后的变体,而在北京郊区周口店发现的猿人遗存,则可能属于蒙古阴山文明的边缘。 但另一种更为恰当的解释是,   更多...

朱大可:向微博公民致敬

小按:纸质媒介衰落,影像时代到来,世人不禁发出“文学已死”的哀鸣。而转型中的中国,各种文化现象却是层出不穷、蔚为大观。两年前,微博横空出世,为本就喧嚣不已的文化场域注入了新的活力,中国也因此前所未有地“生动”。近日,评论周刊记者就文学、文化、微博等话题,对知名文化学者朱大可先生进行了专访。 ■文学与文化批评青年时报:您   更多...

朱大可:马加爵狂欢

朱大可:文化批评家陈黎:北京青年周刊记者时间:2004年3月17日晚10点~11点地点:北京~上海陈黎:你个人感觉大众传媒是如何报道马加爵事件的?表现出一些什么样的特质?朱大可:事实上我非常注意观察媒体对马加爵事件的报道。最令人震惊的是:四个受害者,根本没有人去关心。几乎所有的媒体对此都表现出令人吃惊的冷漠!马加爵事件   更多...

朱大可:乌托邦的终结

乌托邦反思:80年代的信仰危机“文革”的烈焰焚毁了它的敌人,也意外地制造了大批怀疑主义者。1980年,在西单民主墙运动之后,借助三洋牌卡式录音机,台湾歌手邓丽君的爱情歌曲,开始在整个大陆流传。坚硬的革命信仰和斗争话语,第一次遭到软化,浸泡在人性的香艳眼泪之中。这是小邓和老邓之间的美学博弈。“爱语”像火焰一样蚕食着“恨语   更多...

朱大可:禁书与自我启蒙

我们这个时代的阅读史,无非是偷窥禁书的历史。这历史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一直延续至今,形成中国式阅读的独特经验。1967年红卫兵发起“扫四旧”行动,大批图书以“毒草”的名义被查抄、查禁和焚烧,造成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灭书事件。大批印刷物从文明的舞台上消失掉,化成废纸或纸浆,或被焚烧为黑色的灰烬。残剩的图书,被抛掷于   更多...

朱大可:长城符号的两张脸

讴歌长城奇迹时,请不要遗忘孟姜女的哭泣 民族主义符号长城,最近再次成为一场喜剧的中心。2006年1月3日,新华社发布电稿,宣称世界七大奇迹正在重新评选,中国长城榜上有名。但这则新闻当时并未形成大的波澜。今年5月28日,八达岭长城管理当局举行新闻发布会,宣称目前长城的票数位居第八,于是“中国长城将无缘新七大奇迹”的   更多...

朱大可:先锋艺术的三面红旗

第一面红旗∶白与黑――摇滚的裂变 在摇滚教父崔健老去了之后,中国摇滚似乎再也未能创造出八十年代的意识形态奇迹。张楚的哭泣和迷幻药文化的兴起,为北京地下摇滚添加了一种诡异的气息。声嘶力竭的电吉他的叫喊,被厚重的墙垣隔绝在酒吧的背后。这是一种“啤酒杯里的反叛”,它被灼热的黑夜经济所熔解,化成了一堆由人民币编织起来的   更多...

朱大可:中国“公知”是一个泥沙俱下的亚文化群体

凤凰网文化:您个人理解的“公知”到底是什么意思?您觉得什么样的人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公知?朱大可:狭义的公共知识分子概念,通常具有这样五个基本特点:具备学术背景和专业知识;拥有普遍价值的基本底线;保持个人独立和正义立场;具有强烈的批判精神;能够对重要公共事务发表真实意见。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公知”。但广义的“公知”概念,仅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