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我们是否会面临迫在眉睫的熊市?NO!的相关文章

高善文:我们是否会面临迫在眉睫的熊市?NO!

高博:各位来宾:早上好! 在一季度即将结束的时候,很高兴与大家相聚在这里,一起分享一下我个人对当前经济情况的主要思考,以及在这样的背景下,从自上而下的角度来观察市场以及经济政策演变的一些主要想法。 开始之前,略微解一下题,我们知道,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策略会主题叫“见龙在田”,这个是来自周易的一句话,是一系列的卦辞   更多...

我们是否需要建筑摩天高楼

人们在盘点过去的上个世纪进行另类结算的时候时,把对摩天大楼的评价放在了第22位,称它为20世纪最为迷人的植物。说它是植物就有一种装饰关系,不过建筑本身不仅仅是对世界的装饰,而是居住本身就是反映了社会的变化,同时也是衍生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的风貌和品格。因为,早在4年前,我在北京的长安街走过的时候,就对北京的一位作家所写的   更多...

易宪容:中国是否会面临经济大灾难?

美国《纽约时报》最近刊出文章,题目为《中国经济:大灾难即将降临?》,其理由是美国《外交杂志》认为,中国经济将发生大灾难的5个迹象已经显现,如“企业正减少贷款、制造业产出停滞不前、利率出人意外地下调、进口停止增长、GDP增长预期被下调”等。在这些媒体看来,如果这些迹象显现,中国经济大灾难就将降临了。可以说,从最近公布数据   更多...

张鸣:我们是精英,我们很弱势

常言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如今这本难念的经,又有了新篇章。“据人民论坛杂志随机抽样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的党政干部受访者达45.1%;公司白领受访者达57.8%;知识分子(主要为高校、科研、文化机构职员)受访者达55.4%;而网络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则高达七成。”曾经受人尊敬的文化人、大学教师、   更多...

华生:调整改革思维迫在眉睫

在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的原动力急剧衰减,而城乡和贫富的两极分化已经上升为中国现代化转型的主要障碍时,中国该如何改革?在建国60年、改革开放30年之际,中国遭遇了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面对后危机时代外部摩擦加剧、内部需求与资源约束的挑战,经济的高速增长能否持续?当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开始超越三四千美元,中国社会的各种矛盾大量涌现   更多...

温铁军:我们是怎样失去迁徙自由的

一、背景分析:对改革及其前景不该寄太高希望1、对改革的规律性认识人们大概都知道,在改革前近三十年的国家工业化初期阶段,城市人口享受从出生到死亡的各种保障制度,是靠国家财政补贴维护的。但很少有人认识到,这种对城市人群提供全程保障的制度,一方面能够让国家以 许诺未来 而低成本地换取劳动者的几乎全部剩余、仅用了不到30年就高   更多...

武际可:我们是二等公民吗

那是在“文革”期间,一次我回北京探亲,想借机到处逛逛,重新熟悉一下久别的城市。我跑到琉璃厂一家中国书店,看到书架上有一册旧拓怀素的草书千字文。出于爱好和好奇,便问店员要多少钱。孰料店员回答是,只卖给外宾。我又问,可以看看吗。店员回答得更干脆,不行。这件事虽然过去30多年了,我心里一直不平静。有一种“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更多...

苏小和:我们是不是正在失去新的机会

著名企业家刘晓光先生从欧洲回来,他和我谈到了蔓延全球的新一轮增长模式,谈到环保、低碳、绿色将重构世界经济新标准,人类社会将由此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时代。刘先生还忧心忡忡地说他参观过欧洲好几个国家在新技术和新标准方面的试验成果,欧美人再一次走在世界的前面,他们就要发布最新的核心技术,最新的规则与标准,而这样的规则与标准将带   更多...

田沈生:与储望华先生会面

4月15日,旅澳知名画家王旭先生的《反右五十五周年,王旭画展暨圆桌研讨会》在悉尼理工大学隆重开幕。悉尼各界人士以及专程从墨尔本赶来的专家学者艺术家、王旭先生的朋友、中学校友等一百多人出席了开幕式,参观王旭先生的画作并积极参与了相关的研讨活动。会上,我有幸遇见了储安平先生的公子,著名作曲家钢琴家储望华先生。储先生为人平和   更多...

桑博 玛万:“我们是最有力量改变世界的人”

13月9日,古巴记者联盟将本年度广播新闻业Juan Gualberto Gomez奖授予南方电视台(Telesur)记者罗兰多·塞古拉,以表彰他“在利比亚战争中公正、出色的报道”。从3月19日战争发动到的黎波里陷落,罗兰多·塞古拉全程跟踪了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在整个战争过程中,他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媒体的记者一道,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