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日本中唐文学会印象的相关文章

蒋寅:日本中唐文学会印象

唐代文学在中国,因为受传统评价的影响,一向只有盛唐诗独领风骚,成为学者们关注的焦点,中唐相对来说不为人重视。直到八十年代以后,历史方式取代形而上学方式成为文学史研究的主潮,中唐文学研究才日益受到关注,蓬勃兴旺起来。但我们的邻邦日本却不同,由于大诗人白居易与日本文学的特殊关系,以白居易为中心的中唐文学研究,一直就在唐代   更多...

于建嵘博士印象

(两万多字的座谈纪录整理出来,不宜公开发表,只能用一篇小文代替)下午三点,于先生准时来到,他敦实的个头,戴一副眼镜,镜片后面的目光很柔和。那个大鼻子像一个标签,——很多湖南人有这样的鼻子。刚过不惑之年的他,两鬓竟然有些斑白,大概是常年于田间奔波,风餐露宿的缘故。 如果没有那副眼镜,对于博士的第一个印象会是什么呢?乡村干   更多...

狄马:一个世纪的印象书简

一、关于知识分子朱竞:您对20世纪的印象是什么?狄马:这个问题太大,不好回答。如果我是一个百岁老人,恐怕更有资格回答你这个问题。但我在20世纪只活了30年,更多的经验和印象恐怕只能来自书本和书本之外的其它读物。我心中的20世纪是一个战祸频仍、灾难不断的世纪。虽说不上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悲惨的世纪,但至少可以说,它是人类所经   更多...

詹文杰:剑桥印象

伦敦北边约一百公里外有一个城镇,名叫Cambridge,也就是人们熟知的“剑桥”。把Cam译为“剑”,是循了广东话的发音,而徐志摩当年的翻译则是“康”,所以他的诗歌名篇叫做《再别康桥》而不是“再别剑桥”。第一次到剑桥是在五年前的春天。当时我从伯明翰出发,经牛津到达剑桥,一路上除了观光之外,就是逛旧书店。虽然只是短暂停留   更多...

叶永烈:APEC·河内印象

APEC会议正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越南首都河内地处红河三角洲西北部,红河与墩河汇流处。红河从市区旁边缓缓流过,最宽处达二千米。河内是越南首都,是全国第二大城市,人口三百五十多万。河内是一座历史名城,原名龙编、螺城、大螺城等。在阮朝明命十二年(即公元一八三一年)改名河内,取意于环抱在红河大堤之内,这名字一直沿用至今。河内   更多...

黄仁宇:蒋介石印象

许多学历史的学生以为,蒋介石是孙中山旗下的军事指挥官。但这并非事实。孙中山于1925年3月12日逝世于北京时,他在广东的军事将领一直是许崇智。蒋是黄埔军校的校长,同时也是许将军的参谋长。孙去世后,广东的国民党政府闹派系分裂。一般认为蒋走的是中间路线,因此能团结国民党,进而北伐。左派的廖仲恺被暗杀时,右派的胡汉民据说和   更多...

北朝鲜印象

今年8月1-2日,我随珲春国旅组织的一个旅行团,前往北朝鲜的“深圳”—先锋郡和罗津市参观旅游。这次活动的时间很短,参观地点均由北朝鲜方面事先安排,因此,可谓“走马观花”,“雾里看花”。但是,为了帮助朋友们增加一些对北朝鲜的了解,我想把自己在北朝鲜两天中的直接感受写出来,从而稍稍揭开那个仍处在“铁幕”之后的国家的神秘面纱   更多...

黄钟:学会与日本共处

营造探讨中日关系的宽松环境孙子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学会与日本相处,首先就必须了解日本,起码有思考和探讨中日关系的宽松环境——自由的环境在可见的未来还是奢望。客观地讲,中国对一衣带水的日本缺乏了解。先是对“小日本”的蔑视,既然瞧不起,就不需要了解;甲午战争战败后就是仇恨,既然有深仇大恨,情绪和先入之见也妨碍了了解。   更多...

曾芸:胡风的微笑──我印象中的胡风父女

1982年大学毕业,我分配到北京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跨进那原清末恭王府有两威严大石狮子护卫的厚重的巨大红门,就听到了许多如雷贯耳的名字:黄宾虹、王朝闻、张庚、郭汉城、葛一虹、杨荫浏、李元庆、傅惜华、贺敬之、苏一平等等。个个的前面都冠有“著名”二字,顿时让人崇拜景仰之心油然而生。当然,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中有的已经去世,   更多...

王利平:台湾印象(二)——社会建设

去台湾之前,我的父亲,一个传统的知识人,叮嘱说:“台湾很乱,说话要注意啊1父亲历经数次政治运动,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紧, “台湾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的教育记忆犹新。近年,大陆媒体对台湾政治乱象的报道,让每天看新闻联播的父亲对台湾仍保持了足够的“警惕”。带着父亲的“关爱”,我踏上宝岛台湾,去感受那里已经和正在发生的故事。一   更多...

董健:我印象中的许志英

志英兄辞世,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每想到他是那样决绝地告别人世,我就不仅难过、惋惜,而且更生出诸多莫名的惆怅与烦乱,以至想写点什么,都不知从何下笔。数月以来,仍然没写出一个字。几天前的一个夜里,睡前靠在床头读去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的《金色笔记》,读到女主人公的梦,我便迷迷糊糊入睡,也得了一个奇特的梦:我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