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西方文明在落幕?的相关文章

陈嘉映:西方文明在落幕?

这本书中译本初版时我没得着空读,这次再版,断断续续读完了这本上下册868页的大书。相似时期的西方文化通史,在我读过的里面,这是最好的一部。像这样一本大书,本来难免有些段落写得讲究,有些段落粗放。巴尔赞的书却不是这样,纵览五百年,涵盖西欧各国,却每一段都来得切实精准。现在,我们绝无这样的作者,多数作者腹中货色不多,每年   更多...

陈嘉映简介

简历:陈嘉映,1952年出生于上海,后随父母迁居北京。文化大革命中到内蒙古插队。1977年恢复高考后,进入北京大学西语系读德语。1978年5月考入外哲所研究生,在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随熊伟先生读海德格尔哲学。198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83年11月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哲学系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以《论名称》一   更多...

陈嘉映:常识与理论

主持人语:在当今知识界,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对立已经成为一个基本的文化困惑。囿于各自学科的界限,自然科学工作者和人文科学工作者都习惯于强调本学科的重要性,对自己从事的专业引以为豪,而对对方的研究进行质疑和批评。在高等院校里,这种分歧更为明显。作为一个东西方共有的现象,“两种文化”之争已经引起人们的警惕,知识界也不断地   更多...

陈嘉映:施指与符号

摘要:在索绪尔那里,符号是施指和所指的结合体。考诸施指一词后来的实际用法,不难看到,人们仍然大致是在符号的意义上使用施指的。其中的缘由,有考察的必要。关键词:符号;施指;所指;索绪尔我的学生陈业俊指出我在《语言哲学》一书的索绪尔一章中在两个不同意义上使用施指这个词。①在论述施指/所指时,施指和所指结合而为符号,但在论述   更多...

陈嘉映:陈嘉映访谈——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

主持人:欢迎走进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记得大约是在四五年以前,好像那个时候流行在网上拜年,拜年的人当中,有官员、有学者,也有明星、有企业家,而其中一段拜年的文字,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在一片恭喜发财的声音当中,那段文字显得是那么的特立独行。他说:“我所梦想的国土不是一条跑道,所有的人都朝着一个目标狂奔,而   更多...

陈嘉映:我看中国“哲学”

主持人:您的书里谈到了中国哲学,您认为中国哲学有理性,但缺乏对世界提供进行整体解释的理论兴趣,按您的说法,的确中国没有希腊意义上的哲学科学,您怎么看待中国哲学?仅仅是一些修身、处世、治国的道理吗?陈嘉映:这个事情说起来也平常,但多多少少给一个中肯的回答,牵扯的面也比较广,首先看你怎么界定哲学。我的意思是说, 哲学 这个   更多...

陈嘉映:论名称

*本文发表于《中国现象学与哲学评论》第一辑。 小引 这篇文章讨论“名称”这个概念。和“名称”属于一个家族的还有“专名”、“通名”、“名字” “称呼”、“叫做”等等。“名称”是语词的一类,语词不都是名称,此外还有“概念”、“确定描述”等等。这些我们自然也要涉及。 据说希腊文里不分“语词”和“名称”。古代汉语也没有这种区别   更多...

墨未白:无法还原的复杂——陈嘉映印象

陈嘉映是一个复杂的人。这复杂中有许多隐而未发,有许多欲言又止,有许多深思熟虑。让你觉得,你即使知道了种种信息,他还是一个“无法还原的象”。 你把他看作一个哲学家。的确,在电话里,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沧桑,非常冷静,非常认真,总之非常哲学家。然而一见面,他却穿着T恤衫,趿着凉拖鞋,一点都“不正经”,更喜欢回答“好玩的”问题   更多...

陈嘉映:哲学是什么

“哲学”这个概念不可能有一个放在什么场合都合适的定义,就像“宗教”、“文化”、“品德”这些概念一样。这并不表明大家不懂这些概念,或理解得不清楚,“跳”这个字出现在任何场合我都明白它的意思,但我无法给“跳”下个定义。 所以,历史上对哲学有各种各样的定义并不是很可怪的事儿。而且,这些定义虽不相同,却也不像有些人设想的那样五   更多...

陈嘉映:一个标准的哲学提问

主持人:照昆德拉的说法,很多人都喜欢简化了的哲学家的 响词儿 ,比如把海德格尔简化为 人,诗意地栖居 ,很多房地产广告都能看到这样一句话;维特根斯坦简化为 对于不可说的一定要保持沉默 ,那如果我要装深沉装哲学家的话,那我就沉默好了,等等。我们的社会也充斥着贩卖哲学家格言警句的文人和用似是而非的哲学概念来糊弄人的伪学者。   更多...

陈嘉映:应取消大学本科的哲学专业

《大学周刊》:你的新书《哲学 科学 常识》已出版。你强调常识世界的目的是什么?你所说的“常识”与胡塞尔的“生活世界”有什么关系?陈嘉映:我想稍微纠正一下,这本书不是要强调常识,书中专谈常识的也不过几节。一般说来,“强调某种东西”这类提法是对一项哲学探索的错误描述。领导同志的报告强调这个或那个,这不是哲学要做的事情。除非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