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学校里的告密风的相关文章

张鸣:学校里的告密风

有一年,我被指派当一个本科班的班主任,由于此前从来没做过这个,领导对我说,你要想做好这份工作,首先得安排几个积极分子,随时向你汇报班里同学的情况,便于掌握。我听了之后,感觉很不好。我当年在小学中学,就总是被班里靠近老师的积极分子打小报告,平白地受了好些冤枉。怎么到了我当老师的时候,已经是大学,还是重点大学,还是这个样   更多...

张鸣:告密者和告密奖励者——对卢雪松老师的一点回应

吉林艺术学院卢雪松老师因上课时观摩胡杰的记录片被学生积极分子告发,以至被学校当局停课的事件,和她给学校党委书记的信,我在网上看到已经有几天了,心情一直很郁闷。严格来说,我也是属于那种时刻准备着被人告发的教书匠,据说已经有学生扬言要这么做,只是学校还没有找我谈,或者说暂时还没有打算给我处分。卢老师在信中提到了我(可惜我   更多...

谭庆禄:关于告密者

一说来惭愧,理解到告密是一种恶劣的行为,在我是很晚的事情。在那以前,虽然对打小报告之类也很厌恶,却没有提到道德伦理的高度去看。我终于懂得了这一点,还应该感谢老舍先生。大约是二十年前,读《骆驼祥子》,我觉得祥子的结局有点怪,祥子最后变成一个告密者。在老舍先生看来,告密是灵魂的堕落。祥子由一个健康质朴的人,变成一个玩世不恭   更多...

王容芬:黄苗子告密辨析

3月19日,南方周末副刊登了章诒和先生的《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题目下面是聂绀弩手迹,标明“聂绀弩给黄苗子的诗”。两首打油诗带出了谢泳一年前的惊人发现︰“我看到一份关于聂绀弩的档案材料,很吃惊。”令他吃惊的是,“聂绀弩的告密者,主要是像黄苗子这样的一些朋友。”章先生尽管也吃惊不小,但没靠道听途说做文章。一年以后,   更多...

朱正:深一层看告密

巴尔扎克小说《高老头》里写了一个名叫米旭诺的老姑娘,她住在伏盖太太开的一家兼包客饭的公寓里。同住在这伏盖公寓的二十来个房客里,有一位伏脱冷先生,却是被警察当局暗中监视的人物。警察总监认为他是一名在逃的苦役犯,真实姓名叫做雅克•柯冷。这一点有待证实,于是派人来找米旭诺小姐,请她合作了。来人对她作了思想动员,说   更多...

周筱赟:悼念舒芜:胡风才是真正的告密者

核心提示 在公众的视野里,舒芜好像永远无法走出“胡风事件”。一提到舒芜,就是叛徒、犹大、告密者的代名词。导致这一恶果的,是在1955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中舒芜上交胡风信件的行为。舒芜上交的信件,是定罪的证据之一。我们当然应该同情这些受害者,但李辉等作家写的,只是煽情的文学传记,而非客观的新闻报道。事实真相是:早在   更多...

于浩成:章诒和的“新告密“与陈永苗的激愤

继李辉揭露文怀沙事件之后,近来又有章诒和揭露黄苗子、冯亦代为告密者,一时京城舆论纷扬,评论迭出。笔者近日在与朋友交谈时,也多以此话题。在此谈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主要是想说,恐怖时代的告密,不必要纠缠过去是非,而应该是反思到制度层面。一个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为好人,一个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为坏人。纠缠于好人与坏人,今天揭开   更多...

华新民:科学殿堂里也有告密

章诒和先生写的“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一文,以及寓真的“聂绀弩刑事档案”的 出版和流传,使“告密”成为人们热烈议论的话题,网民从历史、文化、传统、人性以及制度等等角度对此展开了研究和讨论。而笔者则联想起了不久前在网上收集 到的一份资料︰“关于朗道院士的秘密档案”,是我国的“国际冷战史研究中心”根据前苏联解密的档案由俄文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