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舟:中国需要大力拓展"高边疆"和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相关文章

王逸舟:中国需要大力拓展"高边疆"和提供国际公共产品

现在无论国内国外,人们都有一个感觉,中国正在朝世界大国迈进,这个新大国的外交和国际战略应有更大作为。从研究分析出发,笔者的判断是,现在确实是中国创造性介入全球事务的好时机,各方面条件逐渐成熟,关键是有高层的政治意愿和外交部门的积极行动。理论上需要探讨的一个问题是:中国更大作为、更积极介入的方式和形态有哪些,怎样使之   更多...

王逸舟:国际大选年的中国应对

今年是国际范围内重要的大选年,大选年对中小国家和大国的影响不尽相同,对中小国家的冲击力会比较大,但对大国的影响相对有限,可以掌控。目前热点敏感问题触及的大多是中小国家,比如中东、北非、西亚、海湾地区国家,这些国家受大国换届影响比较大,对于波罗的海国家和中东欧国家,普京如果在大选中获胜,会增加这些国家的压力感,或许这些国   更多...

今天,我们需要确立什么样的国际观

话题缘起:最近,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赵启正在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上所作的《中国公众的国际意识务求与时俱进》的发言中指出:“中国人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公民’”;“中国公众需要有一种更新、更高远的国际意识,以与今日的中国相匹配”。这表明:树立与今日中国之身份相匹配的国际观已成为国人面临的一个重要现实课题。本刊约请有关专   更多...

樊勇明:区域性国际公共产品——解析区域合作的另一个理论视点

[内容提要]区域性国际公共产品是国际政治经济学对区域合作进行理论解释的一种新尝试。这一概念提出的背景是:原来仅限于西方盟国体系内的所谓国际公共产品在冷战后被不恰当地夸张为“全球性国际公共产品”。在“一超多强”的政治格局下,这些“全球性国际公共产品”被美国严重“私物化”,并且供应严重不足。因此有必要根据国际区域合作不断   更多...

王逸舟:当下中国面临的几大挑战

(王逸舟,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本文系作者在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讲座,有删节。) 我最近写了一本书叫《中国外交新高地》,用这个名称想说明,中国通过几十年的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从一个相对封闭和自给自足的国家,逐步成为公认的地区强国,现在更向全球性大国的高度攀登   更多...

迟福林:“减压阀”:政府应当提供的公共产品

当前,我国已经进入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面对利益主体多元化、利益矛盾与冲突常态化的社会现实,“减压阀”机制建设十分必要。作为一项缓解社会矛盾压力、促进社会稳定的制度设置,减压阀机制构成利益诉求表达和协调机制的一部分;作为制度安排,适应了我国社会发展特定阶段的社会共同需求,是一项保持社会弹性、维护社会秩序的重要公共产品。利   更多...

于铁军:中国国际关系研究需要加以改善的几个方面

【内容提要】近年来,中国国际关系研究中所存在的种种问题,如理论与现实脱节、理论创新缺失、方法论滞后、学术规范和学术批评薄弱等引起学界的积极关注与反思。作者指出,加强自身研究中的“问题意识”是一条连接国际关系的理论与实践、探索理论创新的有效途径;应充分发挥我国重视历史的优良传统,努力促进理论与历史之间的对话;推动方法论的   更多...

王缉思:中国需要稳健外交

近年来,中国的迅速崛起举世关注,成为不争的事实。崛起的中国会不会破坏现存的国际秩序?会不会称雄于亚洲,进而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中国经济增长的惊人速度,特别是外贸和外资的膨胀,加上似乎取之不尽的低价劳动力,成为“世界加工厂”,会不会抢了别人的饭碗?这些“大问号”,使中国在国际上的一举一动,都格外引人注目。对于中国人来说,   更多...

中国发展需要国际话语权

中国与世界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经济实力的国际影响与日俱增,但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尚未与此比肩同步。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发展需要国际话语权?话语权的实质和决定因素是什么?怎样才能实现一个国家国际话语权的提升?不久前,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与察哈尔学会共同举办“中国公共外交:话语权视角”学术研讨会,邀请国内外多位专家就此进行了深   更多...

王逸舟:中国外交——站在新的高地上

“对于中国外交的研究者,2008年是一个值得记录和思索的时期。”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王逸舟说。王逸舟同时还是《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系主任、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经过30年的和平发展,中国改革开放进程恰当而立之年,当下的中国外交也站在前所未有的高地上:这是   更多...

王逸舟:主权纠纷8/10在海洋 应教挑衅国感受中国威严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表示,近期中国政府交涉的主权纠纷点中10个有8个集中在海洋方向,只有2个在陆地方向;中国军舰要多走出去,中国渔船要多走出去,中国钻井平台要走出去,有争议的海域也要多去,多开发;中国还应多提供一些公共产品,如海啸预警、海洋洋底探测、海洋保护、生物多样性等;10个东盟国家5个与中国有海洋纠纷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