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反思中国多边主义外交的相关文章

郑永年:反思中国多边主义外交

中国的多边主义既没有挑战现存秩序,但也没有确立起为其他国家普遍接受的区域秩序。中国所确立的多边组织,不能说没有用处,但其有效性并不令人满意。对相关国家来说,中国所确立的多边组织发生了一些作用,但对自己的国家的发展也并非那么相关。   更多...

郑永年:GDP主义推高房价

一边是2009年金融危机,一边是房价依然“涨”字当道;一边是泡沫和较高比例的空置房,另一边残酷的现实是,中国不少家庭无力购房……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为何出现如此多的“二律背反”,难道仅仅是供求关系失衡,导致市场之手打开“潘多拉魔盒”?还是宏观管理政策之失?“供求关系已经很难解释今天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的现状了。”著名中国问题专   更多...

郑永年:中国与东亚开放型区域主义

美国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被普遍视为是美国重返东南亚。在布什政府期间,美国在反恐战争中大搞单边主义。当时,亚洲不仅不是美国的战略重点,而且美国也不想被《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所牵制。奥巴马政府之后,美国努力调整其外交政策,“重返”东南亚当然是这种战略调整的重要一步。但是说美国“重返”有点言过其实。因为实际上,美国在东   更多...

郑永年:解释中国

清晨,广东顺德一家星级酒店的咖啡厅,宁静而优雅。落座后,随口谈及近期的社会问题,郑永年马上打开了话匣子,一口气说了很多,时而流露出惋惜的神情。“中国最可悲的是没有自身的知识体系,我特别想在这方面做些事情。”郑永年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很多年来,他一头扎进了中国问题研究,希望建构一个非西方的理论来解释中国,解释   更多...

郑永年:该反思新自由主义改革路线了

《物权法》历经多年的争论,在各方的努力下,在不久前的“两会”获得几乎是一致的通过。法律的酝酿和通过经过了漫长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本身说明了中国政治已经发生了何等重大的变化。这一点,很多观察家已经作了解读,这里不再重复。笔者要讨论的是为什么这些年来各方面的人士对《物权法》具有那样强烈的争论;争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这些争论   更多...

郑永年:中国为何要以“制度建设”替代“GDP主义”

近日,有关中国的总体GDP已经接近或者超越日本的消息,从中国官方有关人士那里传出来,在海内外引起了不少回响。人们都在思考着这个数字对中国内部发展和对外关系的意义。无疑,这个数字使得很多中国人感到无比的骄傲。一些人对中国何时能够赶上日本已经等了很多年了,现在终于来了。实际上,一些人早开始关注中国何时能够超越美国的问题了。   更多...

郑永年:自由主义的中国化及其在中国的前途

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自由主义怎么了?从一个层次来看,中国的自由主义还活着。在行动方面,一些自认为是自由主义者的知识分子还不时地会有些动作;在理论话语方面,自由知识分子还不时地向中国的现存制度及其官方的制度论述提出质疑或者挑战,张扬宪政、民主与人权。至少,这是中国自由主义给外界的印象。但是从中国的现   更多...

郑永年:亚洲民族主义与区域安全

近年来,亚洲各国民族主义的崛起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不难看到,这一波民族主义的核心是对领土和领海的主权纠纷,可以说是一种最古老的民族主义形式。越南、菲律宾因为南中国海问题经常发生针对中国的民族主义运动。韩国和日本两国就独岛(日本称竹岛)的主权纠纷,发展着针对对方的民主主义运动。中国则更是被视为这一波民族主义运动的核心   更多...

郑永年:改革与中国自由主义的未来

最近一段时间里,原本在中国思想界非常活跃的自由主义趋于销声匿迹。中国自由主义的这个现状并不难理解。笔者曾经于去年6月6日在本栏论述自由主义衰落的几个主要根源。其中包括中国本身就没有自由主义传统;改革开放后,政治自由主义一直把自身置于权力的对立面;经济自由主义因为种种原因沦落为权贵资本代言人等等。自由主义的失声只能表明其   更多...

郑永年: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变种及其影响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自由主义逐渐崛起于西方。新自由主义主要是对当时存在的两种局面的反动。第一,是对西方国家本身的国家干预主义政策的反动。自30年代经济大危机之后,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各国普遍实行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例如美国罗斯福总统实行的“新政”。在经济学说上则表现为凯恩斯主义的兴起。 第二,也更重要,是对当时苏联版本社   更多...

郑永年:中国的GDP主义及其道德体系的解体

当代中国的两种显著的并存现象是:一方面是过去三十年间取得了高速经济发展,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另一方面是社会道德的解体。这两种现象都可以指向同一个根源,那就是盛行不止的GDP主义。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增长以GDP来衡量,GDP主义也是中国发展和增长的最主要政策根源。很长时间以来,GDP主义是中国政府刺激经济发展的一整   更多...

推荐文章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