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新权威主义”也要知所行止的相关文章

王霄:“新权威主义”也要知所行止

中共新领导领政后,学界又升腾起新权威主义。我自己在以前的文章中,也表达了对这个主义的有限理解与支持。但一年多来的世事,让我对这个主义的行止限度,有更多的思索。新权威主义,不是集权主义,不是专制主义,其践行者,自然要改变过去多年之政治软懒散,但也要行所当行,止所当止。要言之,一要界定权力的边界是什么,二要明确强权的方   更多...

陈尧:新权威主义政权的结构危机

内容提要: 20世纪后期的民主化浪潮使大多数研究者只关注政治变迁的外因性解释,而不虑及政治变迁的内在性因素。本文对发生民主化转型前夕的新权威主义政权作了剖析,指出新权威主义政权发生民主化转型的根本原因在于政权内部的专制结构与同意结构之间的张力。由行政首脑、军队、官僚和执政党组成的专制结构与由立法机关、利益集团、公共舆论   更多...

刘泰特:评叶檀《中国经济需要新权威主义》

近日读到叶檀《中国经济需要新权威主义》一文,文章字里行间透露了对今日中国经济矛盾的错综复杂和时不我待的忧心如焚,但文章思想最要命的却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经济“现在也应该有邓小平、朱镕基式的强权改革人物,推动中国彻底完成工业化。”随着中国经济疯狂的发展,中国社会各种矛盾难以预料的迅速激化,中国精英学者也开始对中国经济批判   更多...

刘在平:我国当前政治思潮中的新权威主义——新权威主义讨论会综述

(《光明日报》1989年3月24日发表的《新权威主义讨论会综述》,是经编辑剪裁的文稿。笔者当时担任北京社会与科技发展研究所科研处处长,于1989年3月2日完成该综述文稿。现将该综述的完全稿提供改造与建设网站。——刘在平)新权威主义是我国当前一种有代表性的政治思潮,它的出现是我国中青年知识分子对改革发展的思考进一步深化的   更多...

吴伟:新权威主义:中国政治改革的操作理论

二十二年前的1986年,就在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全面展开,政治体制改革也呼之欲出的时候,中国的理论界爆发了一场关于“新权威主义”的争论。争论的双方,并不是所谓的“改革派”和“保守派”,而大都是当时“改革派”阵营里的思想家、理论家和活跃人物。争论的焦点,也不是中国要不要改革的问题,而如何改革,特别是如何进行政治体制改   更多...

卢毅:回顾一场几乎被遗忘的论争——“新权威主义”之争述评

大约20年前,中国思想界曾经发生了一场围绕「新权威主义」的论争。它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却充分反映了当时一些知识份子对中国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思考,对其进程亦起到相当的影响,甚至延续至今。在论争日趋热烈之时,相关报导频频见诸报端。但时过境迁之后,近20年来则几乎无人提及,这显然是与其地位不相称的。故本文拟对这场几乎被   更多...

丁礼庭:论新权威主义理论中必须辨明的关键问题

因为我大多数文章的主题都围绕着“民主化政治体制改革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唯一出路”的命题展开,所以,有读者曾经问过我是否是“自由主义者”的问题。我回答得非常明确,不是!并解释道:我认为世界不可能存在绝对的真理,也就是世界上的问题不可能由某一理论流派单独地解答和解决,大多数正确的政策体系都应该是各种理论流派的“组合菜单”,只是   更多...

林行止:世界本来不是平的

对新兴国家不公平的自由贸易《纽约时报》著名的外交事务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曼于二○○五年出版的《世界是平的─二十一世纪简史》(T. Friedman: The World is Flat ─ A Brief History of the 21st Century;去年出厚近六百二十页的增订本),长踞该报畅销书榜,当时本   更多...

李树桥:马克思主义研究也要讲和谐

包容是青年马克思最热烈的追求和向往,我们应该增加对多元思想的亲和力,否则,动辄上纲上线,岂不是制造疏离情绪,破坏社会的和谐? 马克思主义研究在我国思想文化领域向来处于核心地位。它的发展状态如何,直接影响思想文化事业的发展状况。延安时期,毛泽东曾经提出过改造我们的学习。现在适应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也很有必要对我们的马克思主   更多...

秋风:宪政也要讲治理的有效性

秋风:杨帆教授让我谈一些关于宪政的看法,刚才听了关于过去三十年尤其十年思想的梳理,我也补充一点说法。过去十年中,自由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着一个大分化,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分化,这种分化在某种程度上让自由主义的力量有所衰减,这个分化我做了一个最简单的观察。90年代中期自由主义兴起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和市场化是联系在一   更多...

曹林:批判“极端主义”,也要反思现实土壤

有媒体的评论提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就是反思当下中国的“极端主义”,即那种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红即黑的思维方式。因为有消极腐败现象,就把国家说得一无是处;因为有为富不仁,就对所有富人怨、恨、怒;批评社会存在一些矛盾,就被斥为“抹黑中国”;强调一下阶段性国情,又被讥为“高级五毛”; 小悦悦事件发生了,就断言世风日下已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