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余庆:耄耋之年话教育的相关文章

田余庆:耄耋之年话教育

著名历史学者、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田余庆老师于今日(2014年12月25日)零晨去世。曾就学于西南联合大学和北京大学。长期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任教。专于中国古代史,尤精于魏晋南北朝史研究。被广泛认为是陈寅恪以后中国中古史中最杰出的学者。   更多...

梁立俊:末日之年——2012年的个人总结

12月20日下午,我们开车从花都回来。暮色降临,空气中烟尘弥漫,天空阴云低低地压下来,远近的城市和村庄蒙在一层灰暗之中,破败而肮脏。稀稀拉拉下起了雨。车上有人感叹——看这样子,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呀!沿路上,远处散落在各处的是大大小小的布料、皮革以及服装厂,公路两旁是密密麻麻的物流公司。路上堵得要死,30公里路程,开了两   更多...

吉迪恩·拉赫曼:2011:愤怒之年?

存不存在“全球心态”这样一种东西?感觉上肯定存在。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它时期,在全球范围内有如此众多的国家被某种形式的街头抗议或民众起义所困扰。2011年正变成全球愤怒之年。年初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为全年定下了基调:在突尼斯和埃及政权垮台后,如今,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   更多...

吴寄南:中日关系:“不惑之年”的思考

近一时期两国间龃龉增多、分歧凸显,不能不让人们感到忧虑。目前中日关系正处于重要的转折关头。缺乏政治互信是影响双边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最大障碍。越是在两国关系遭遇困难的时候,越要坚持中日间四个政治文件,努力扩大共识,维护大局,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更多...

田余庆 仇鹿鸣:中古中国是门阀政治还是士族政治?

仇鹿鸣:门阀政治:中古皇权衰弱的顶点学者普遍倾向于将中古中国视为士族政治时代,而国外汉学家用语稍有不同,习用贵族政治一词,多少显示出受世界史相关概念的影响。门阀一语在国史上并不罕见,但对于 门阀政治 一词的运用与定义,则是田先生的重要创见,并构成了《东晋门阀政治》的核心概念,体现出其对士族与皇权关系的独特思考。田余庆先   更多...

华尔街日报:2013年或将成为中国股市的下跌之年

上证综合指数今年的强劲收尾提高了人们对中国股市在2013年表现的期望。一系列较为理想的经济数据以及人们对中国新一届领导层将更加具有改革思想所抱的希望支撑了市场人气。不过,许多在2012年拖累中国股市表现的因素在2013年依然会存在。虽然中国领导层中出现了新面孔,但中国经济依然面临着那些老问题。一个重要问题是中国经济增长   更多...

田余庆:接续陈寅恪,竖立了一个新的路标

我自己在学术方面受惠于唐先生很多。我跟唐先生个人交往不多,主要是学术关系。唐先生去世的时候,我从北大发出挽联,那是周一良先生倡议的。周先生要去美国,估计会在纽约住一些时间,行前听到唐先生病比较严重,就商量说如果有事发生,要发一个挽联,不只是一般的表示哀悼,而应该有学术上的评价,以示尊敬。挽联的立意和文字推敲,是周先生的   更多...

田余庆:门阀政治──皇权政治的变态

宗族发展历程,与中国古代历史上专制皇权的具体状况有密切关系。 在中国古代,宗族群体早于专制皇权而存在,古老的宗法制度就是以宗族的存在为前提的。但是,宗族在对土地和对劳动者的封建占有条件下迅速发展,则是专制皇权出现以后的事。专制皇权不认识这是必然的趋势,也不认识这种发展终将与自己的利益一致,所以每当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更多...

杨国英:中国经济改革十年回顾之2005:平衡之年

在迈过全面鼎新的2003年、深化转折的2004年之后,中国经济迎来系统平衡的2005年—这种平衡,既来自外部压力,亦来自主动追求。之所以选择2005年这个时间节点进行系统平衡,原因主要有二:其一,选择的合理性,我国率先从亚洲金融危机的泥淖中抽身,此时进行系统平衡不必过于忧心短期经济发生大幅波动;其二,选择的无奈性,20   更多...

陈嘉映:教育与对话

最近读朋友送给我的书,有好几本都跟教育有关,这里想谈谈程广云、夏年喜所著《作为公民教育和对话教育的哲学教育》(以下简称《哲学教育》)和汪丁丁所著《教育是怎样变得危险起来的》(以下简称《危险》)。前两年我读过汪丁丁另一本专论教育的书,《跨学科教育文集》(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9年),相比之下,眼下这一本读起来比较容易   更多...

学术、教育与人生——记著名经济学家田国强教授

田国强教授简介田国强,湖北省公安县人,1956年生。1974--1977下乡插队务农;1977-1982在华中理工大学数学系就读、任教;1982年获数学硕士学位。1983-1987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系攻读并取得博士学位,博士论文获全美斯隆博士论文奖;1987-1990为美国德州A&M大学经济系助教授(Assist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