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伟:年轻司法官为何人心浮动的相关文章

张建伟:年轻司法官为何人心浮动

导致法院、检察院年轻人士气低迷的效果,原因在于这项改革措施根本不符合司法体制改革的一般规律和发展趋势。司法机关提出 去行政化 的口号,究其实质不过是去 去行政符号化 。主审法官、主任检察官制度建立起来的办案团队,恰恰是在强化行政化。它们不过是体制内加强人员管控的外衣。 站在司法机关的外围,对于司法体   更多...

张建伟:沉默之潜规则

社会上有多种角色,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归类到某个角色甚至多个角色上去,其中包括职业带来的角色,并无可避免地带有与这种角色匹配的特定心理。不仅如此,同行之间存在的“利益相关”(利益共同体)以及或许有的亲情,还会产生与特定角色群体相关联、处理群体间彼此关系的规则与潜规则。其中有一项潜规则世人不可不知,就是沉默法则。这里所   更多...

张建伟:愚昧之错:西方司法史上的猎巫行动

猎巫行动就是搜捕巫婆术士的迫害行动。这里的“巫”指的是巫婆、巫术。何谓“巫术”?克里斯蒂纳·拉娜在《巫术与宗教:公众信仰的政治学》一书中解释道:“巫术是个人同魔鬼之间的私下商契,也是同魔鬼订立盟约之人用以反对上帝,反对人类社会的一个阴谋。”本来神鬼精灵都属虚无缥缈,巫术也无非江湖骗术,但在中世纪因此衍生出的罪名丧生者为   更多...

何博传:人心的底层是什么?——摩梭人的神喻

翻过高原莽莽群峰,到了大山深处一个高地,泸沽湖全景神话般突然跳出,使人心底一阵震慑:一潭深深的湖水,托起一架苍茫山岭,那是格姆女神的倩影,她高高仰面躺在水边,腹部还微微鼓起,仿若有生命在不安中躁动。我无法想起,是先看到湖水,还是先看到神山。我只记得对她凝视良久,她却对我无言。直到我明白,她的美丽,正在于她永恒的沉静。自   更多...

达赖为何在西藏失去人心?

近日,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城关区对城区100户藏族居民进行了无记名问卷调查。调查表明:达赖在西藏已经失去人心,城镇居民关心的是西藏的发展与进步。 达赖在西藏失去人心 拉萨城关区百户藏族居民回答“在您心目中达赖是个什么样的人”时,86%的人回答“达赖是个分裂主义分子或政客”。 拉萨是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生活在拉萨的城   更多...

邵建:正人心以正制度,还是正制度以正人心?

《中国青年报》最近刊发清华教授的奇文《反腐败从正人心做起》,给人的感觉是否定 制度反腐 ,认为 把反腐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制度,以为只要大胆引进某种全新的制度即可创造奇迹,是天真的想法! 制度靠不住,又靠什么呢,原来教授提供的是传统文化中的 正人心 。它来自汉儒董仲舒的《举贤良对策》,谓: 故为人君者,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   更多...

王占阳:人心向背是最强大的政治力量

摘要 国家能否根本稳定的关键是能否深化改革。如果不是主要依靠改革化解矛盾、实现发展,而是主要依靠维稳控制局面,虽然也能收到立竿见影之功效,但终究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应当深切地认识到,只有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切实解决问题,才能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和长治久安;而过度依靠国家强制力维稳,则是根本行不通的,人   更多...

方朝晖:正人心而后正天下:儒家反腐观

当前全社会的浮躁和功利之风,以及与此相应的人心的糜烂,正是腐败的巨大温床。在进行制度建设时,一定要正视中国文化的逻辑,研究中国社会的规律。重视制度建设永远都不错,但是为了制度而制度,不探索制度存在的文化土壤,不思考制度建设的可行之路,难免流于空谈。   更多...

王义桅:朝鲜,韩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对韩国人来说,朝鲜有两副面孔,一个是兄弟,一个是敌人,韩国人怎么也绕不开。 朝鲜是韩国内心永远的痛 朝鲜是韩国内心永远的痛。一位韩国长者告诉我,你们中国人不能体会到朝鲜战争对我们民族的伤害——几百万人被杀戮,可是南北双方总计才几千万人口啊;社会处于无政府状态,这是中国“文化大革命”或抗日战争无法比拟的兄弟相残。   更多...

余世存:汉语的人心

你我来到了一个难言的地方。这么多的书,我们的作家、学者、思想家们写的书,以文集、丛书等各种名目出现(其中也有我的),我没想到汉语里诞生了那么多的话。从语言出发,你我最终要走向生活;而从生活出发,最终需要语言的支撑呼应洞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写书、读书的缘由之一。但在这里,在当下,关于你我置身其中的生存环境已如一部二十四   更多...

丁建峰:透出人心之路

峰按:此文发表于2010年第7期《绿叶》杂志,今日重读一遍,觉得算是符合现代精神的“内圣外王之学”的一个大纲,由于撰写之时正值毕业季,诸事丛脞繁杂,所以写得十分粗浅和简略。而且,我历来绝不认为“挑战”和“创新”是一个学人必须的使命。故而,这篇东西可能对于不少方家、通家而言是“陈言满纸”,不过,作为一段时间读书和静思的总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