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孟郊创作的诗歌史意义的相关文章

蒋寅:孟郊创作的诗歌史意义

从严格的意义上说,任何一位诗人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任何一种风格和表现都有不可取代的价值。然而实际上,每位诗人、每种风格和艺术表现由于出现的时间不同,对于诗史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向来的研究一直注重于诗人风格及艺术特征的差异与独创性,而相对忽略了风格与艺术倾向的时尚问题,从而也就忽略了它们因超前、流行、滞后的时差带来的价   更多...

当代诗歌创作漫谈

最开始研究生会提出邀请时是要我讲讲古典诗歌对当代大学生的影响,事实上这个题目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我自己觉得我对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深入的思考,要谈也只能比较肤浅的谈谈,这样就没有了什么意义.因此,我就征求他们意见把题目换成了关于当代诗词创作的题目.我自己也不是专门研究当代诗词的,事实上现在也没有专门研究当代诗词的,当代诗词   更多...

当下诗歌状况

内容: 蓝棣之:当下诗歌的状况,我认为很不好。我不明白在场的人的身份,记得我在清华开课的 时候,曾发现文理科的冲突很厉害。我认为,马克思曾说的资本主义是敌视诗歌和艺术的, 这是正确的,市场经济之下的确有这种现象。当然,90年代,诗歌仍取得很大成就。 (主持人)下面我们请王家新老师讲几句。 王家新:我接着蓝老师的话题谈,   更多...

当代诗歌先行者

T:“当代诗歌先行者”这个题目有点儿大,是因为在我们熟知的诗人之外,还有一些不太了解的诗人,他们被埋没了很多年,所以我们更多地定义在对当代诗歌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一 些人。举一个例子,前一阵子有个诗人将他近40年的创作汇了个集子,我读后有一个很大的 震动,他本身的写作态度和风格都让我起敬,但这个诗人很少为人知,影响并不大。   更多...

林贤治:诗歌运动:从新民歌到天安门诗歌

所谓诗歌运动,从本来意义上说是诗歌内部的运动,虽然运动未必都很纯粹,但诗人无疑是其中的参与者,动力则来源于艺术观念的变化,至于影响,一般来说没有超出文学界。中国的诗歌运动,明显地属于政治运动,因此,规模也就大得多;但是,奇特的地方在于没有诗人参加,没有社团、主义和流派的冲突,却有诗歌的产生。不能说,这样的诗歌运动对诗人   更多...

女性诗歌:“误解小词典”

很久以来,女性诗歌一直受不到相应的重视,我们总是忽略了女性诗歌的存在,因此 我今天就来讲讲女性诗歌的问题 ,让大家对女性诗歌有更多的理解。对我而言女性诗歌不仅是一个集合概念,它不仅是一个诗人的集合,又是一个诗歌的集合,更重要的是它还是一个词典的集合,历来文学界文化界总是对女性诗歌有着种种的误解,而我把这种误解编成了一个   更多...

周宁:歌·话·诗·白

一、歌与话:交流或误解1735年,巴黎耶稣会教士杜赫德编辑的《中华通志》出版,其中第三卷登载了马若瑟的《赵氏孤儿》法译本,这是中国戏曲在西方的第一个译本。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译本中删去了全部的曲辞,只注明“此处某角吟唱”。杜赫德在《中华通志》中介绍中国戏曲的体例时断定,中国戏曲中的歌唱,每出现于人物感情激动时。这种解释令   更多...

李伯勇:由外植入和由内生发的写作——关于歌曲创作的通信

一××:因赣州小说学会开我的中篇小说集《孤烟•繁嚣》研讨会,我在赣州呆了两天,你5/16发来的好几首歌曲如《唱起国歌》《好山好水好依恋》《赣南恋歌》《橙乡吉祥》《和谐新村我的家》《红井》《这里也是香格里拉》等,回来我用心听过。说实在的,我原以为只是歌词,不料是你的歌曲,而感到意外和几分惊讶。不过歌曲更与心灵   更多...

汉语诗歌的困境与出路——“香港国际诗歌之夜2011”三人谈

诗歌与诗人正越来越退居到社会精神生活的边缘,这是不是真实的判断?诗歌的困境在于创作者、读者,或者是它所借助的语言工具本身?主持人 刘芳这是世界诗歌界最为关切的话题。在11月10日至13日举行的“香港国际诗歌之夜2011”上,来自世界各地的19位诗人,就大师与母语、词与世界、跨语际写作、汉语诗歌的困境与出路等主题展开了对   更多...

陈平原:诗歌乃大学之精魂

五年前,应邀在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讲“中国大学百年”,回答听众提问后,主持人要求我用一句话概括此次演讲的主旨。当时灵机一动,抛出一句:“大学是个写诗、做梦的好地方。”这当然是有感于中国大学之过于“实在”。事后有人激赏,有人则嘲讽,说是误导青年,使其不愿面对“惨淡的人生”。可我至今不反悔。是的,总有一天,这些心比天高   更多...

葛晓音:古代诗歌赏析

诗歌鉴赏是一个普及性工作性,但实际上,即使是专家也不一定能看出诗歌的佳处,因此,鉴赏又是一项专业性工作。欣赏诗歌要注意几点,一方面,一首诗,好或不好,要放在中国历史发展中来看,诗具有转承性。中国古诗有一种拟古传统,把古代题材和主题延续。题材和主题既然是永恒的,那么表现手法就必须不断创新。比如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颈,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