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左翼自由主义“左”在哪里?的相关文章

刘军宁:左翼自由主义“左”在哪里?

对于“左”,世界上体验最深、受害最深最久的莫过于中国人,其中包括许多当今左翼自由主义的家人。“右”则从未祸害过中国……尽管如此,中国的知识界一直对“右”深怀疑虑,而对“左”则一往情深。难道“左”真是中国人挥之不去的国民性吗?   凫胫虽短,续之则忧;鹤胫虽长,断之则悲。     ——庄   更多...

徐贲:奥威尔:左翼的尽头在哪里

1936年~1937年间的西班牙内战和其他事件,对奥威尔影响极大,成为他写作生涯的转折点,“1936年以后,我所写的每一行严肃的文字,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地为反对极权制度……而作。在我看来,身处我们这样的时代,如果还以为自己能避开这类话题,纯属无稽之谈。每个人都以这样或者那样的伪装在写它们。所不同的,只是你站在哪一边、采取   更多...

刘军宁:左与右

自从有了意识形态以后,人们就一直在找出各种尺度来对各种意识形态进行分类。其中最常见的、最被广泛接受的尺度便是左与右,或者说“左”、“中”、“右”。而这一尺度的衡量结果是否准确则是见仁见智。“左”与“右”的分野可以追溯到1789年的法国等级会议中不同政治团体在会场中就坐的不同位置。支持国王的贵族坐在国王和主席台的右侧,而   更多...

汪晖:新左翼、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P. 安德森访谈

一、英国新左派的诞生 问:昨天我们谈了中国的情况,今天我们可以谈谈欧洲的问题。我们还是以理论和历史的脉络作为讨论的线索。我想请您讨论三个主要问题:一,英国新左派的诞生;二,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关系;三,民族主义与国际主义问题。自六十年代初起,您曾经是英国《新左翼评论》(New Left Review)长达二十年的主编   更多...

刘军宁:现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内在缺陷

与此同时,对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作正面的肯定,并不意味着这一传统已经十全十美、不可改动、不可逾越。对这一传统持绝对化的态度是有悖于自由主义精神的。相反,若是对这一传统持一种建设性的反思态度可能更有助于加深对这一传统的理解,有助于我们认真消化这一传统在形成过程中的经验得失。剖析北大传统,我们不能不注意其中存在着若干重大的紧   更多...

刘军宁:自由主义的今天与明天

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潮,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非正式登场,至今已经有约20个年头了。这些年来,它一直处于亚正式的生存状态。一个试图在中国寻找自由主义的人,在餐桌上、微博上、沙龙讲座中、学术文章里都能够很容易地与中国自由主义碰面。但是,在执政党的决议与文件里、领导人的讲话里、党媒官媒里、官方的高校教材里,则见不到中国自由主义   更多...

马立诚:新左派新在哪里

上世纪90年代,新左派思潮在中国登常 新左派新在哪里? 人们还记得,老左派曾经高分贝抗议 《物权法》,理由是这个法的内容 “违背了苏维埃立法原则” (遗憾的是,今天俄罗斯立法都不再以 “苏维埃”为据了)。 与老左派有所不同的是,新左派不再热络于继承斯大林主义的苏联遗产,也很少操弄 “计划经济”、 “没收私产”、 “阶级   更多...

谢岳:「新左派」与自由主义的政治学之争

「新左派」与自由主义之争是20世纪90年代中国思想界最引人注目的学术活动,其论争规模之大,涉及问题之多,影响范围之广,在当代中国政治思想史上实属罕见。它始于民间,也将终于民间,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完全意义上的自发行为。不论谁是谁非,也不论学术探讨的水平高低,这场学术之争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问题本身,超出了学术探讨的内   更多...

许纪霖 刘擎 罗岗 薛毅:寻求“第三条道路”——关于“自由主义”与“新左翼”的对话

许:在世纪末的今天,中国思想界发生了本世纪最后一场引人瞩目的思想论战,我们将其称为自由主义与“新左翼”的论战。这一冲突潜伏已久,而其导火索是1997年年底《天涯》杂志上发表的汪晖长文《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这一年来,围绕着中国现代性以及现代化发展模式问题,许多分歧又重新浮上水面。终于明显地形成了两大思想阵营:一   更多...

刘军宁:自由主义如是说

十八、十九世纪是人类有史以来变化空前的时代,自由主义以一个主导性的意识形态的姿态应运而生。在经历了来自近一个世纪的左翼意识形态的几乎是颠覆性的挑战之后,到了二十世纪的今天,随着反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在体制和信仰上的崩解,自由主义迎来了强有力的复兴和史无前例的扩展。人类文明又再次找回了它曾经迷失了的正确方向。曾经如此昌盛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