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培云:为什么自由先于平等?的相关文章

熊培云:为什么自由先于平等?

法国大革命所带来的普世价值,包括以下三层含义:个体上的自由(人权),群体中的平等(民主或公民权),惟其如此,才可能有博爱(人获取某种神性)。这也是我之所以认为今日中国,自由比民主还更重要的原因所在。由一群平等的奴隶选出一个奴隶主的政治,那不是民主政治。   更多...

熊培云:城乡不平等的起源

十多年前,法国作家菲利普?德莱姆写过一本名为《第一口啤酒》的散文小集子。该书由34篇小文章辑录而成,写得细致入微,都是生活中的小事情,如喝第一口啤酒、在海滩上阅读、早餐时读报、在影院里看电影等等。我印象中最深的是帮人剥豌豆时的情景:“大拇指在豆荚的裂口处一压,豆荚就顺从地、情愿地张开了。”如此平淡的细节,相信会给那些尤   更多...

熊义刚:平等共识的一个基础——平等与责任

在当下,无论我们持有什么样的政治观念或改革方案,但实现一定程度的社会平等,对此几乎都具有共识。“患不均”、“大同”的模糊平等理想,在咱们自身的传统中一直地持久延续着。但为什么要平等,该要什么样的平等,怎样实现平等?在我们这个传统内部,成型的理论思考与解决方案很少见到。但这一理论思考,在西方学术界,已经比较成型,其中比较   更多...

石勇:平等与自由

1“如果你们问我为什么要获得自由,我会回答你们说:因为我有这个权利;而我之所以有这个权利,乃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人们如果不能平等相处,又怎能人人自由呢? 说这两句话的人在思想史上基本上属于“无名鼠辈”。他没有理论体系,没有什么大的思想上的独创性,也没有信徒。实际上,他本身就是别人的信徒之一。不过他有一本书叫   更多...

熊义刚:中国的自由主义与平等

一、中国的自由主义过于整齐就当下社会的不公正与不平等的形成根源,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与新左派,十几年前就有争议。前者认为,权力的不受制约导致市场寻租权力,引起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正;而后者认为,不受制约的市场经济才是分配不平等的根源。这种争议也许还有继续争论的余地,但在当前,无论我们的政治信念有多大分歧,或对改革方案有多大程   更多...

孙传钊:追求自由、平等的杜拉克

提起极权主义研究的名著,中国的读者熟悉的是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Hannah Arendt,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1951)。再要列举的话,那就是弗洛姆(Erich Fromm,Escape from Freedom,1941),奥威尔、弗里德利希和布热津   更多...

周保松:自由主义的平等观

最近微博上流传一张 图解政治:中国的左派vs.右派 的图片,简明地解释了左派和右派在许多问题上的根本差异。所谓右派,也就是立场接近自由主义的人。据此图,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是自由,左派的核心价值是平等 ,并由此推论出不同的政治和经济主张。例如右派主张建立保障个人自由权利的有限政府、代议民主制以及反对政府干预市场,左派则主   更多...

王中江:自由、平等与社会正义的比较

正如麦金太尔(MacIntyre)在《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Whose Justice ?Which Rationality?)一书标题中很有象征性所发问的“谁之正义”那样,“正义”观念一直是在人们诸种不同甚至是对峙的立场和解释中展开的。单就西方传统来说,就足以能够提供这一立论的充分根据。麦金太尔对西方“正义”观念   更多...

周濂:为平等自由主义一辩

一我在英国访学的那半年,深深体会到了各种“不自由”——不能在咖啡馆里吞云吐雾,不能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不能随时闯红灯也不能随地吐口水。半年倏忽即过,就在我逐渐开始适应这些不自由的时候,我回到了“自由的祖国”,重新过上了随心所欲的生活。显然,如果把自由非道德化地理解成只要没有人阻止我们按照自己的(现实的或潜在的)愿望行事   更多...

周保松:自由和平等都是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

时代周报:你的硕士和博士论文都是研究罗尔斯的学说,在20世纪而言,罗尔斯是自由主义最重要的思想家?周保松:是的。其实并不限于自由主义,他其实影响了整个当代政治哲学的发展。这可从以下几点看到。第一,在《正义论》出版之前,政治哲学的境况相当惨淡,甚至有个剑桥的哲学家在五十年代时说过“政治哲学已死”的话。但《正义论》在197   更多...

熊培云:因为无力,所以执着——我为什么写评论?

二十年前,在我准备离开乡村,提着笔杆子进城,实话实说,我当时的想法是要写小说的。那个年代,诗歌未死,乌托邦还在,小说依旧光鲜诱人。只是时光流转,阴差阳错,多年来我小说未着半字,评论倒是写了一千篇。更有意思的是,就在近几年,不少写诗歌或写小说的人也开始改行,该出手时就出手,做起了评论员来。这一切转变,恐怕是中国这光怪陆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