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铨:传播研究的典范与认同的相关文章

李金铨:传播研究的典范与认同

据说传播学引进中国三十年了,许多学者对“传播学”有严重的身份危机感:到底传播学在中国走对了路,还是走错了路,下一步何去何从?其实,不仅中国学界对于传播学有认同危机,国际传播学界对这个学科也有认同危机。我提到传播学“引进”中国是很关键的,因为传播学不是继承中国传统知识体系,而是从外国全新介绍进来的。有学者批评大陆的社会   更多...

李智环: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研究述论

当今世界全球化进程中一体化与离散化趋势并存,而绝大多数多民族国家中的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亦并不总是一致。由此,学术界特别是西方学者的许多研究成果多聚焦在全球化、现代化的背景下民族认同的负面功能及其与国家认同的矛盾和冲突上。与之相对应的是,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国在其发展的各个时期各个民族的内部认同也都在不   更多...

韩轶:从“民族认同”到“宪法认同”

摘要: 近代民族国家认同是宪法认同的历史前提,但国家认同也仅是宪法认同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宪法认同不仅仅是外在的制度认同,更内含价值认同。民族认同正是达成宪法价值认同的重要动因。从民族认同走向国家认同和宪法认同的进程不仅符合历史逻辑,更是在立宪主义视角下整合民族与国家关系时所需因循的认识逻辑。 关键词: 民族;民   更多...

马杰伟 冯应谦﹕香港身分认同研究的时代意义

我和冯应谦日前发表最新一次的国民身分调查,随即引起《环球时报》署名文章批评。《环球时报》被视为官方宣传中央取态的风向标,有别于坊间舆论。近年中央媒体与个别官员,评点香港学术研究渐见高调。今次我们作为当事人,以平常心面对指摘,但同时希望透过本文,让公众及内地官员,了解香港学术界的运作,不要进一步损害香港学术自由的环境,并   更多...

涂少彬 肖登辉:宪政认同:民族认同的现代性转向

[作者按语]1、民族问题如果不上升到宪政层面来解决的话,公权力始终只能是敷衍塞责、权宜行事,结果这便成为乱法与脱序的起因之一与构成部分;2、必需在民族地区坚决推行现代化:民族地区现代化不等于汉化,民族地区的特色只能拥有文化与审美上的空间,公权力没必有心虚;3、从长远来看,渐进的赋权是民族地区长治久安的基本路径。4、实   更多...

李剑宏:重构中华民族认同意识论纲

【内容提要】这篇文章是笔者计划于2013年出版的《国权论》一书中论述文明、民族与国家关系的观点提要,试图将道德文明这一中国固有之价值标准凌驾于其他领域价值之上,统摄国家与民族观念,主张中国奉行“中心文明体国家主义”,以此完成中华文明复兴的历史任务。在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到作者的保守主义倾向,但保守的是那些与现代性相契合,   更多...

李向平:伦理·身份·认同——中国当代基督教徒的伦理生活

“基督教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的文化功能”之课题[①],其重点是市场转型期的基督徒伦理,以考虑借此检验马克斯·韦伯的经典命题。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命题认为,新教伦理是现代理性资本主义产生的精神动力之一,新教伦理有助于(conducive )现代理性资本主义的出现。韦伯在《儒教与道教》中又论证说,传统的儒家伦理不能成   更多...

俞新天:东亚认同的发展与培育

[内容提要]随着东亚地区合作与整合的发展,东亚认同也产生和发展起来。东亚认同的产生和发展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培育的因素。本文将着重分析,相互依存对于地区认同的促进,文化的相互激荡对于地区认同的影响,以及巨大的差异性对于地区认同的复杂作用。地区认同必然是客观原因与主观因素结合的结果。本文对于培育东亚认同提出了思考途径。   更多...

葛兆光:谈“中国”的历史形成与认同

何为“中国”?这个问题十分棘手,不仅因为牵涉到政治、文化、社会、民族、宗教之种种认同困境,也因为在当下各种思潮角力时,“中国”问题的讨论往往沦为各种新潮理论之实验常今年刚刚出版了《宅茲中国》一书的葛兆光先生在访谈中指出,历史研究是最不容易受时髦理论诱惑的,“最好少谈些看似高明而缺乏资料的理论,而多讲些基础扎实而较为清楚   更多...

李向平:信仰认同与宗教模式——儒耶两教的信仰认同比较

一.问题的提出本文认为,信仰认同是宗教与社会互动的结果。为此,本文以 认同 作为一个宗教信仰体系的行动单位,一种分析工具,分析一个宗教的认同规则、认同资源的建构路径,进而考察该宗教的建构逻辑,如何进入社会、表达信仰、规范社会伦理?依据社会理论,认同大都是被建构起来的,认同是人们意义与经验的来源。它涉及到自我建构和个体化   更多...

朱蓉蓉:近代中国的“少年论述”与国家认同危机

【内容提要】近代以来,中国不断经历着严重的民族危机,在亡国灭种之严峻局势的威胁下,知识分子的国家意识逐渐萌生。在他们的构思中,为挽救国族危亡,亟须打造一个新的民族国家以应付内忧外患,而落脚点则在于塑造出理想的现代国民。然而,在这个重塑国家主体的过程中,代表着过去与传统的成年人被视为已经失去了参与再造国家未来的可能与资格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