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逃禅诗话》与《围炉诗话》之关系的相关文章

蒋寅:《逃禅诗话》与《围炉诗话》之关系

吴乔《围炉诗话》是清初诗学一部重要的著作,关于它的写作情况,作者在康熙二十五年(1686)所作的自序中说:“辛酉冬,萍梗都门,与东海诸英俊围炉取暖,啖爆栗,烹苦茶,笑言飙举,无复畛畦。其有及于吟咏之道者,小史录之,时日既积,遂得六卷,命之曰《围炉诗话》。”[1]辛酉为康熙二十年(1681)年,是冬吴乔客京师徐乾学郏陈   更多...

周宁:歌·话·诗·白

一、歌与话:交流或误解1735年,巴黎耶稣会教士杜赫德编辑的《中华通志》出版,其中第三卷登载了马若瑟的《赵氏孤儿》法译本,这是中国戏曲在西方的第一个译本。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译本中删去了全部的曲辞,只注明“此处某角吟唱”。杜赫德在《中华通志》中介绍中国戏曲的体例时断定,中国戏曲中的歌唱,每出现于人物感情激动时。这种解释令   更多...

邵燕祥:我与诗与政治——诗与政治关系的一段个案

这个三角关系中的“我”,就是实在的我,1949年前少年时代迷上了写诗,1949年后写诗成了大半生的业余活动。起初几乎在迷上写诗的同时,也就迷上了政治,具体地说是迷上了革命。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诗和一切文学艺术必须“为政治服务”的意识,但因为迷上了革命,有时在抒情诗里所抒是政治感情,革命感情,这种感情来自实际生活的激   更多...

何与怀: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读有关台海两岸关系的诗章

“化独渐统,全面振兴中国;协强扶弱,一起迈向大同”——这是世界华人和平建设协会创办人马老鹤凌先生生前所写、并常挂在口上的两句诗联。马老曾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亲临悉尼指导“世界华人和平建设协会雪梨总会”的成立。二零零二年五月,马老又应邀莅临悉尼,在悉尼演讲“世界华人拨乱开平的时代使命”。我有幸多次见到马老,聆听他这两句诗联所   更多...

罗钢:本与末——王国维“境界说”与中国古代诗学传统关系的再思考

摘要:王国维把自己提出的“境界”与中国古代的“兴趣”、“神韵”之间的关系描绘为“本”与“末”的关系,近百年来,这个观点几乎成为学术界的一种共识。实际上,王国维的“境界说”来源于以叔本华“直观说”为代表的西方美学传统,而“兴趣说”、“神韵说”植根于中国古代“比兴”的诗学原则,二者之间并不存在一种“本”与“末”的关系,王国   更多...

孙玉祥:从军阀诗到贪官诗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原本大字不识一车的流氓地痞混个人五人六后,都会去跟素昧平生的诗攀关系。譬如,流氓出身的皇帝刘邦、朱元璋,便都有诗歌传世。袁世凯之后,中国再没有了皇帝,人五人六的角色换成了军阀,于是这些军阀很多成了诗人。譬如冯玉祥,爱写诗,还把自己诗命名为“丘八诗”——实际上就是“军阀诗”。再比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   更多...

郁郁 南子:汉诗

栏目主持人韩作荣:郁郁是位注重内心感受的诗人,他的作品是从内心出发去剖析人与人、人与这世界的关系。其诗没有客观的描摹与述说,表现的是心理的现实,用语言创造的幻象,是冷漠、疏离、缅怀,文字中的迁徙与内心的动荡不安。他多次突显了 琥珀 这个意象来对应自己的心胸,这虚荣的假象其实是生命的窒息,具有悲剧意味。曾零星读过南子的诗   更多...

当下诗歌状况

内容: 蓝棣之:当下诗歌的状况,我认为很不好。我不明白在场的人的身份,记得我在清华开课的 时候,曾发现文理科的冲突很厉害。我认为,马克思曾说的资本主义是敌视诗歌和艺术的, 这是正确的,市场经济之下的确有这种现象。当然,90年代,诗歌仍取得很大成就。 (主持人)下面我们请王家新老师讲几句。 王家新:我接着蓝老师的话题谈,   更多...

王岳川:后殖民话语与文化政治诗学

进入二十世纪后期以来,西方哲学诗学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即思想不再偏重于哲学领域,而是广泛地吐纳政治学思想、历史学思想、文化学思想、社会学思想,使对现代性和后现代性困境的解答多了一种尺度或一种参照。因为在理性、知识、主体、真理、意义、话语问题中,又迭加了东方主义和西方主义的文化权力,于是“后殖民主义”问题必然为哲性诗学所关   更多...

北岛:诗人之死

艾伦·金斯堡死于去年四月五号,中国的清明节。据说当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而病房挤满了朋友,喝酒聊天,乱哄哄,没有一点儿悲哀的意思。那刻意营造的气氛,是为了减轻艾伦临终的孤独感:人生如聚会,总有迟到早退的。正当聚会趋向高潮,他不辞而别。我琢磨,艾伦的灵魂多少与众不同,带嘶嘶声响和绿色火焰,呼啸而去。我想起他的诗句:女士   更多...

蒋寅:推源溯流 以求其理

伯伟的《中国古代文学批评方法研究》(下文简称《研究》),大部分内容在以论文发表时我就读过,有一些篇章我还是发表前的读者。这部著作是张伯伟的博士论文,初稿完成于一九八九年,其中有关“推源溯流”和意象批评的论述早在八十年代初就写成,从大学论文到博士论文到专著定稿,前后经历了二十年时间。以古人治学传统而言,二十年写一部书也可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