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克武:晚清社会学翻译中的思想分途的相关文章

黄克武:晚清社会学翻译中的思想分途

清末有两种社会学的倾向。一种是严复与梁启超受到斯宾塞的影响,采用调适取向来看待社会变迁;一种是章太炎受到岸本能武太的影响,采取转化取向的社会学传统。这大致是1949年马克思主义盛行前最主要的两种社会学理论。   更多...

重新认识中国社会学的思想传统

提要:中国社会学若深入理解和反思现代中国百年来的社会变迁,特别是三十年来社会转型和建设的过程,仅靠社会学的学科化和规范化的努力是不够的,也不能仅仅依赖对西方社会理论的摹仿和移植,不能仅仅依赖未经理论准备和反思的单纯的本土田野调查。我们必须通过全面系统地整理、挖掘和诠释社会学前辈留给我们的思想遗产,以中国经验本身为基   更多...

中国大陆社会学重建以来国外社会学理论研究述评

自1979年中国恢复社会学以来,对国外社会学理论的研究面临的是这样的状况:一方面中国长期的人文传统与西方社会思想赖以形成的人文传统有相当一段距离,因此对西方的许多理论观念不免有隔膜之感;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中断长达27年之久的社会学对绝大多数国人来说几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词,不仅对1955年以来西方社会学大发展中的各大   更多...

韩明谟:中国社会学一百年

一、中国社会学的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起点与分期 中国之有社会学,究竟始于何时,过去大多认为可以从严复于1903年翻译出版了英国早期社会学家斯宾塞的《群学肄言》一书算起;这些年来经学者们进一步认真考证,认为康有为1891年在长兴学舍所讲的群学就是社会学,这样,中国社会学产生的最早时间距今已100多年了。 也许有人说:“当时康   更多...

沈原:社会转型与社会学干预方法

《论语》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此语虽出自圣人之口,但即坊间工匠亦人人俱知,人人践而行之。譬如某木匠,要施展“刮拉砍凿”的手艺,做一件家具,那就需要备好诸如刨锯斧錛之类的家伙,否则手艺便无从施展,家具自然也造不起来。于此而论,“利其器”者,其首要的意义在于要备好工具,选对家伙,定下方法。倘若用錛子去锯木头,或   更多...

钱穆:略论中国社会学

(一) 1中国人称身家国天下。人生各有身,又有家。家之上乃有国,有天下。人生不能离此四者以为生。身家国各有别,天下则尽人所同,故更无驾天下之上者。人生乃一会合。身有五官四肢六脏百骸,即是一复杂之组合。惟身之组合皆属物,可谓乃一自然人。家国天下,则人与人相会合,乃为文化人。凡其会合皆有统。身统于心,实则家国天下亦皆统于心   更多...

朱苏力:法律社会学调查中的权力资源*——社会学调查过程的一个反思

一. 题目很大,引起这篇文字的却是一件小事。 一年多以前,我外出调查,见到了H省任职的一位大学同学。闲谈中,老同学谈到了他所随从的一位省公安厅长的一些轶事。这位公安厅长是一位忠诚的、富有责任感的、关心人民疾苦的共产党人,他经常微服私访,调查社情民情,一丝不苟。例如,在微服私访期间,这位公安厅长令我的这位朋友到当地   更多...

赵利生:社会学是现实学——关于社会学研究对象问题的再思考

伴随二十多年的发展,中国社会学取得了较大成绩,但在进一步发展的历程上,我们也逐渐感受到了社会学面临的危机。2001年《社会学研究》第2期刊文明确提出了社会学面临危机的问题。学科“在学术领域中遭受其他学科的轻视与排挤”,“社会学自身的问题与社会对社会学的无动于衷甚至麻木不仁,使我们隐约感到了危机的来临”,而造成危机与非学   更多...

刘晨:中国社会学三问

严复所在其翻译的《群学肆言》,即《天演论》中亦有说道:“群学何。用科学之律令。察民群之变端。以明既往测方来也。肄言何。发专科之旨趣。究功用之所施。而示之以所以治之方也。”此语无非有两重含义:其一,群学作为后期所誉称的“社会学”以察辩社会的构成之人群之变端。因为社会学家早有言,人类的社会行动与社会关系故缔造出“社会”。以   更多...

李毅:我的社会学观点

一九七九年三月,中国恢复社会学;同年五月,我进入了这个领域。二十五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想借此机会对自己二十五年的学习做个总结。赴美之前,我出版了两本书,发表了一些文章。一九九四年一月,我取道香港,来到美国。先到密苏里,随后到芝加哥。滞美期间,我自东岸至西岸,游历了美国主要大城市。一九九八年去加拿大,在第十四届世界社会   更多...

郑杭生 杨敏:论社会学元问题与社会学基本问题

摘要: 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问题 既是社会学的元问题也是基本问题,它的展开构成了社会学的理论元层面,是社会学知识体系的基础;它也是表征现代性过程“问题性”的符码,构成了对现代社会进行观察和研究的视角与方法。这一问题展现了社会学的一种独特质性:知识和理论的逻辑与历史和现实的路径的相互交叠。这也是社会学思维与哲学思维的实质性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