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当孔子显露其血性的时候的相关文章

王路:当孔子显露其血性的时候

《水浒传》开篇有首词:“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 词里描绘的生活很不错,但应该把“儒流”两个字挖掉才对。否则,儒家一定会感到被侮辱了。隐居林泉的生活,从来不是儒家的志趣所在。那种只追求小地主、小资产阶级情调的生活,在儒家看来,从来都是应当鄙视的。比如袁枚这样的文人骚客,平   更多...

谢有顺:自由处于弱势的时候

我对自由有着天然的向往,对“左”的东西却有着本能的警惕。因为在中国语境里,“左”的事物无论挂着什么样的神圣招牌,都很容易滑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方向。这种莫名其妙的思维定势,几乎成了当代中国种种灾难最重要的根源之一。我本以为有着半个世纪惨痛记忆的人,当可以避免再上“左”的当,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近年学术界有关“新左派”与“   更多...

赵法生:当你不高兴的时候

这种反求诸己的修养之道才是国学的精粹,是华夏文明对于人类的真正贡献。可惜的是,中国人弃之如敝屣已经快一个世纪了。当你不高兴的时候,或者因别人的批评不高兴的时候,应该先检查一下自己是否真的有病,而这需要有子路那种“知耻近乎勇”的勇气!   更多...

钱学森:我在美国的时候

编者按:此文录自中国青年出版社1957年10月出版的《青年共产主义丛刊》第一集——《民主与自由》,第140—146页。 在这次整风运动的初期,有不少的知识分子——旧的、年长的也有,新的、年轻的也有,他们在不同程度上都表示过向往资本主义国家里面的所谓民主和自由,在不同程度上他们都曾认为在中国共产党旗导下的新中国没有资本   更多...

刘军宁:当民主妨碍自由的时候

多数的暴政自由的国家未必尽是民主的国家,而民主的制度也未必不会妨碍自由。历史上有许多自由的国家,但其公民对政治的参与却受到严重的限制。自由与民主,尽管是同为世人所追求的两个目标,但却有着各自的内在逻辑。一旦这两种逻辑互不相容,两者就会发生冲突。这是我读罢法国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北京,商务印书馆   更多...

傅国涌:我们什么时候忘记鲁迅?

2001年也就是鲁迅诞辰120周年时,他儿子周海婴所著的《鲁迅与我七十年》,首次公开了195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罗稷南老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其他文化界朋友若有所感,绝不敢如此冒昧,罗先生   更多...

冯象:从前没有律师的时候

从前没有律师的时候,制度极不健全。吃饭要粮票,穿衣要布票,副食品凭证供应,仅限于城市户口。那个火红年代的人,鼻子灵敏得大山背面寨子里杀猪他能闻见肉香。不过干部比现在廉洁,官僚主义才冒头便揪出来割了。而且晓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忠字舞跳完,打鸡血针,还时兴喝凉水憋尿练气功。后来风气变了。记得首先是为解决子女参军和知青病退   更多...

张鸣:当牛记者碰到强人的时候

民国时期的记者牛。租界里的口没遮栏,想说就说,租界外的口上的遮栏也有限,批评揭黑自不必说,损人骂街也是家常便饭。惹着谁了,告上法庭的不多,上门来砸场子的不少,但是砸完了,记者该骂还骂,反正那个时候,一个报社值钱的东西也不多。在来自西方的各种市井观念中,记者是无冕之王的说法,在中国特别流行,大家认账,记者也很自负。很多历   更多...

迟福林:到该解决共同富裕的时候了

迟福林,中国改革重要智囊,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9年入寻影响新中国60年经济建设的100位经济学家”。◎小平南方谈话思想解放的力度、广度、深度,直到今天都还有着重大影响◎当前改革三重困境:缺乏共识、缺乏动力、   更多...

人什么时候容易犯傻?

人作为万物之灵长,总自以为很聪明。尤其是一些有一定社会地位、读过几本书、或手中握有重权的人,更经常自我感觉很聪明。 其实有时候想想,大多数人都算不上聪明,人比人傻也傻不到哪去。甚至有时候聪明人反会办傻事。不管你学富五车,还是身居高位,大家都会有犯傻的时候。 认识到自己不聪明,不算难,认识到自己大多时候很傻,就需要一些   更多...

刘军宁:中华文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从大米中认识了石蜡,从火腿中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辣椒酱里认识了甦丹红,从火锅里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蜜枣里认识了硫磺,从木耳里认识了硫磺酸。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外国人喝牛奶结实了,中国人喝牛奶结石了。日本人一天一杯牛奶,振兴了一个民族,中国人一天一杯牛奶,早熟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