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九光:张之洞与中法战争的相关文章

任九光:张之洞与中法战争

  2014年是中日甲午战争120周年,也是中法甲申战争130周年。对于后者这一场近代以来唯一一次抗击西方列强取得的胜利,从主要运筹者张之洞的角度观察,可以为我们提供一副更全面更清晰的战争画面。 1884年(光绪十年)初,清军面对法军的进攻连连溃退,接近中越边境。慈禧太后一怒之下撤换全体军机大臣,启用主战派   更多...

李寒秋:谈法国、中法建交和中法战略合作的伟大意义

世界的光明 人类的希望——谈法国、中法建交和中法战略合作的伟大意义法兰西是一个独特的民族,法国是一个独特的国家。法国这个六边形疆土的国家一直是西欧文明的核心和欧洲各大种族的熔炉。法兰西民族在长期形成的过程中,几乎囊括了欧罗巴种族的一切组成部分——伊比利亚人、希腊人、高卢人(凯尔特人)、罗马人、日尔曼人中的法兰克人和勃根   更多...

鲍牧松:袁世凯与张之洞的恩恩怨怨

庚子事变后,直隶总督袁世凯、湖广总督张之洞、两广总督岑春煊权势最重,并称为“清末三大总督”,世称袁“不学有术”,张“有学无术”,岑“不学无术”。三人又并称“三屠”,袁以剿杀义和团,故称“屠民”;张以好大喜功、挥金如土,故称“屠财”;而岑则以喜参劾官吏,则称“屠官”。袁世凯与岑春煊属于水火不能相容的政治死敌,曾因彼此倾轧   更多...

任剑涛:宪政转轨中法政学人的使命

首先,法政学人要勇于跳出文本工夫,承担国家宪政转型的理论设计使命。其次,法政学人要发挥实际影响社会的能力,有没有能力把宪政、民主、法治的政治观念推向社会,是其承担宪政转轨使命中最重要的环节。再次,法政学人的实际政治介入能力,对中国的宪政转轨具有直接效用。   更多...

喻中:张之洞百年祭

从张之洞辞世到今天,一个世纪的光阴飘然而逝。一九九八年,当代学者李书磊在评论梁启超的《政变原因答客难》一文时写道:“梁启超的文章虽然为当时而作,但我从发黄的故纸中捡出重读,百年之下竟觉得这文章简直是他起于地下而写于今天:他的论题竟无意中与当下最热闹的讨论相合,他好像在百年之前就已藏下秘卷要将今日最时髦、最流行的观点掴碎   更多...

李瑜青 张建:民间法研究中法律人类学进路的探讨

【摘要】笔者认为学术研究有必要反思研究者本身在能力上存在的问题。从法律人类学入手进行民间法的研究,是民间法研究主要的进路之一,但由于法律人类学的进路对国家——社会框架做单一的支配性的理解,使得研究往往停留于对民间法运行较为表层分析上;同时对法律社会学价值基础也没有认真检讨,未对以中国当代自身的价值理论做认真研究,存在思   更多...

王焱:“当日英贤谁北斗?”——张之洞与中体西用

1927年, 王国维在昆明湖投水自沉,史学家陈寅恪在挽诗中忧世伤生,回溯清季新政的历史,有:“当日英贤谁北斗?南皮太保方迂叟。忠顺勤劳矢素衷,中西体用资循诱”之句,对身兼政坛重臣、学界巨擘的张之洞给予了高度评价。此时上距帝制中国解体、民国肇建已有16年了,而社会依然乱象频仍,前景堪忧。陈寅恪通过对张之洞中体西用论的揄扬   更多...

于光远:病中杂感(九则)

之一:“吾思故吾在”别解从1987年起,每个新年开始我都写一封贺信给外地的亲友,报告过去这一年自己是怎么过的,新一年如何打算。头一封信中我写道:“有人问我:你一不锻炼身体,二不注意饮食,为什么身体那么好?我的回答:一是靠偶然性:细菌或疑难病没有来找我;二是靠马克思主义,使我在任何时候对社会的进步充满胜利的信念,情绪好。   更多...

易中天:鸦片的战争与战争的鸦片

一弹冠相庆 鸦片战争是中国人的锥心之痛。 不过,认真说来,痛,是后来的事。当时好像不怎么痛。不但不痛,相反,1841年的那个夏天,“战败后的广州,并没有像通常那样死气沉沉,而是上上下下都喜气洋洋地互贺升迁。”1首席指挥官奕山,被钦命“交部优叙”,赏白玉翎管。其他官兵人等,则优叙的优叙,升官的升官,补缺的补缺,换   更多...

杜光:驱散东亚的战争乌云

相对于中亚的烽火连天,东亚是一个比较平静的地区。但在相对平静的天幕下,战争之神正在悄悄迫近,不知哪一天,会现身东亚,施暴于东亚人民。这个苦难的前景是一切善良的人都不愿意见到的。未雨绸缪,我们不能不有所警惕,有所防备。请看事实:日本:——据日本《东京新闻》11月8日透露,日本防卫厅的一个委员会于9月提交一份正式报告,肯定   更多...

叶铭葆:张之洞论报纸的作用

在晚清的变法维新运动中,张之洞是维新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作为任职多年的两广总督和湖广总督,长期身处对外开放的最前沿,对于中国的现状及变法的必要,自有独到的见解。然而,今天的人们提起张之洞,大都把他与“中体西用”论联系起来,且负面的评价居多。其实,张之洞对于变法维新运动也有多方面的贡献,比如,他就报纸作用发表的一系列见解,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