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映虹: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的相关文章

程映虹: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土地改革,实现耕者有其田,是世界近现代史上很多国家都经历过的社会变迁,研究现代化的人都知道。但很多国家都不需要通过杀人来完成土改,只有在北越的“动员体制”下的土改才不但需要杀人,而且按比例杀人。 1953年底的一天,越南北部太原省的大慈县,一个名叫阮氏南(Nguy?n Th? N?m) 的妇女以地主的罪名被枪决,时年   更多...

程映虹:越南新一代知识分子的历史追寻和当代使命

[文章导读]越南知识界的思想状况,对于国人来说是一片空白。但中国与这个南方邻国之间,始终存在纠缠不清的历史联系。中国的革命与改革,都曾深刻波及到越南。审视越南几代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不仅是理解越南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关键,也将有助于国人回到自己历史的深处,打捞那些曾被遗忘和遮蔽的人与事。越南自1950年代以来的变迁一直   更多...

董兰淑:越南共产党与越南革新

在领导越南革新事业的过程中,越共因应形势、与时俱进,妥善处理了革新、发展和稳定的关系,经济革新和政治革新的关系,执政党、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内部改革和对外开放等关系,在取得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巩固了其一党制执政地位。   更多...

晓风:越南印象

想象中的越南仍是越战残留的断壁残檐,可听说我要去越南,澳洲的同事却断定:“You would love it – 保你喜欢”。 从广州只飞了两三个小时便在河内降落。一下飞机,一股热浪迎面袭来, 与初春的北京反差很大。一位越南姑娘笑着将我送上车,车一启动,空调伴着一股淡淡的米香,很快带我离开潮热的空气和旅途的疲惫,进入一   更多...

陈元中 蒙夺 罗虹:越南共产党十一大的理论创新

2011年1月12—19日,越南共产党召开了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通过了《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国家建设纲领(2011年补充与发展)》(以下简称《2011年纲领》)、《2011—2020年阶段社会经济发展战略》、《2011—2015年五年的方向和任务》和《党章(补充与修正版)》,系统总结了建党80年来取得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更多...

刘绪贻:商鞅的悲剧

商鞅亦名卫鞅、公孙鞅,战国时代人,是我国先秦第一个最著名的、最有成就的法家,梁启超曾将他列为中国六大政治家之一。他曾辅佐秦孝公(公元前361—338)变法。根据《史记·秦本纪》,他第一次变法始于孝公3年,第二次变法始于孝公12年,两次变法共历20年之久。变法主要内容如下。一、将百姓编成5户为“伍”、10户为“什”的联保   更多...

房宁:越南式政治变革

近年来,越南的政治变革屡屡创出新意,引人注目。1980年代,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越南追随中国,也开始积极寻求变革,社会经济发生巨大转型,堪称原社会主义阵营渐进改革的又一成功样本。但两国道路的差异也可谓巨大。尤其在政治发展方面,越南看上去大大超前。如何理解这一超越式政治发展的动力机制,传统上有两种思路:一种是自下而上的思   更多...

姜祯求:韩国军的越南平民屠杀与历史清算:走出老根里的冤恨;走向越南屠杀的忏悔

一、极端的时代留下来的伤痕 20世纪又有极端的时代之称。极端的时代的最代表性的例子最是战争;而战争中反人伦性行为的极致就是平民屠杀。正如著作「战争的悲哀」的越南作家包尼所说:「杀一个看没有拿枪的人,就已经不是战争,而是屠杀。」而且,如此的杀人行为,大多是集体地、组织性地进行的。战争中如此的平民屠杀,在性质与规模上,足以   更多...

侯工:谈谈“公地悲剧”

方绍伟教授在《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再论“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两篇大作中,以“公地悲剧”作武器,向民主派发起猛烈攻击,为一党专制冲锋陷阵,可谓立下汗马功劳。对方教授的赤膊上阵的武士道精神,笔者在惊叹之余,且对其所用的武器“公地悲剧”作一番研究,偶有一些心得,斗胆拿来与方教授商榷,如有冒犯,还乞方教授多多包容。“公地   更多...

徐贲:哈维尔的悲剧想象和公共政治

在悲剧创作早已衰微的二十世纪,悲剧的想象似乎越来越离我们远去,人生和公共政治的悲剧想象也就益发可贵。在那些继续能把人生和公共政治引入悲剧境界的思想家中,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阿伦特(Hannah Arendt)和哈维尔(Vaclav Havel) 是引人瞩目的三位。他们都有在极权下生活的直接体验。切身   更多...

萧象:罗瑞卿悲剧的历史原因

罗瑞卿在文革前夕1965年12月的上海会议上被突然打倒,是党内高层第一位因文革而倒台的蒙难者。关于罗瑞卿被打倒的历史真相,在近半个世纪过去的今天,因了一些曾经显赫一时后又遭遇没顶之灾的文革高层人物回忆录的出版与研究者坚持不懈的努力揭示,加上无远不届的网络神奇传播,开始较为清晰地呈现在人们的面前:1962年林彪患并贺龙接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