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在路上的相关文章

野夫:在路上

法国有一个学者写过一本书,叫做《无所在的故事》。他把人的生活状态分为两种,一种是“有所在”,一种是“无所在”。 什么叫有所在的生活呢?他的描述是这样,就是你生活在一个固定的程序里面,比如说你每天从家走向单位,从单位走向菜场,然后从菜场走回你家的厨房。你的一生沿着这样一个固定的道路,重复着,偶尔有一点点意外。 那还有一   更多...

野夫:在路上的人生与文学

非常激动,几乎还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年轻面孔说话。记得三十三年前,我像诸位一样上了大学,那是1978年,我是文革结束后第一批参加高考的应届生。三十三年前,我像诸位一样求知若渴,也曾经坐在这样的礼堂里面,听台上的老师、专家、学者上课。在那个时候,从来没有想到我的一生还会有这样的机会,成为一个台上的主讲。所以今天有些激动   更多...

我们仍然在路上

“美国人做的,中国的农民不用学习和观摩,也全都做到了” 魏荣汉在山西省河津市张吴乡政府的办公室里,内心充满了烦躁和焦虑。 他刚刚接到乡干部从北王村火急火燎打来的电话:“完了!全完了!票箱被砸了!选票都被撕了1 几个月来,张吴乡村委会民主换届选举的事,已在全河津乃至山西传得沸沸扬扬。他知道,某些人正期待着来一次乱子证明:   更多...

熊培云:1980,在路上的美好年代

拥挤的车站,混乱的码头,岁尾年关千里奔袭、穿越风雪的摩托车队……说到中国农民候鸟一般从乡村到城市,从异乡到故乡,你难免会想起这些奔忙于路上的种种场景。和“出埃及”一样,“在路上”更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没有“在路上”,也就不会有希伯莱人的“出埃及记”以及我正在叙述的“出乡村记”。没有“在路上”,凯鲁亚克的著名公路小说也不会   更多...

储成仿:言路通畅,还在路上

2011年11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张洋先生题为《让公民“说话”更畅通》的文章。顺着张洋先生的话题,我亦想在此参与讨论,作点发言。我以为,从言路堵塞到言路通畅,在当今中国还有一段路程要走。当今中国的言论状况尽管不尽人意,但与以前相比,还是有了显著改进。经过多年的观察和体验,我以为,当前我国言论状况已由言路堵塞转变到言   更多...

反腐败——执政党生死抉择在路上

新华网北京6月19日电(“新华视点”记者陈芳郭奔胜李亚彪)“保持党组织的纯洁性,防止领导成员的腐化”--这是1949年解放重庆前夕,身陷囹圄的红岩烈士们,面对敌人屠刀,留下警示后人的“狱中嘱托”,至今发人深剩90年的风雨历程,中国共产党一直把保持廉洁、反对腐败作为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来抓。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反腐   更多...

叶秀山:在“交往”的路上

中西哲学不仅需要“比较”(comparison),尤其需要“交往”(“交流”,communication);“比较”重在“分析”、“观察”,“交往”重在“体会”、“理解”。欧洲的民族是“哲学”的民族,自古代希腊以来,以概念、判断、推理的结构方式,使“哲学”成为一门“科学”,“爱智者”,成为“哲学(家)”。中国古代的“爱   更多...

孙立平:马路上的利益与政治

生活经常悄悄地在改变,而悄悄改变的生活有时却会对社会的基本格局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城市中的交通,就是其中的一个案例。城市交通的变化首先表现在交通工具上。十几年前,在北京,骑自行车还是一件非常轻松甚至多少有些惬意的事情。那时候,甚至有年轻人会在骑行的过程中,故意将眼睛闭上几秒钟,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在今天,尤其是在上下   更多...

林存阳:赶考路上——林伯桐《公车见闻录》小议

作为传统士人的进身之途,科举考试无疑是其人生的一大关键环节。十年寒窗、考场拼杀固然重要,而其间为赶考特别是会试所做精心准备这一链环,于科考成败亦关系颇大,其意义不容小觑。尽管历来士子有将赴考路上的所见所闻笔之于诗文的雅趣,但不无可惜的是,这些记载大多零散且不成系统,难为他人做全面的鉴戒。即使如《士林彝训》(关槐撰)、《   更多...

孙周兴:在思想的林中路上[1]

马钉海德格尔,生于1889年,死于1976年。他的一生,总的说来属于比较典型的学者生涯。自1909年进入弗莱堡大学读书,直至1959年退休,期间除去二十年代在马堡大学执教的五年,海德格尔一直待在弗莱堡大学,差不多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在海氏的生平事迹中,被议论得最多的,无疑是他在纳粹德国时期担任弗莱堡大学校长的一段经历(1   更多...

袁绪程 黄纪苏:改革:路在何方——关于《我们走在大路上》的对话

编者按:多媒体网络剧《我们走在大路上》(以下简称《大路》)上演以来受到来自各界的广泛关注,它所涉及的诸多有关改革的问题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大路》的编剧、著名剧作家黄纪苏日前应邀到《中国改革》杂志社座谈。座谈话题广泛,涉及到对世界文明与中国文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自由、平等和法治与专制,精英的社会责任与弱势群体的保护等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