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新雨:“我想将你们尽可能地引向远方”的相关文章

吕新雨:“我想将你们尽可能地引向远方”

  2002年夏天我曾去北京参加一次纪录电影的论坛,会上邂逅荷兰学者基·巴克(Kee Bakker),他来自伊文思的故乡,是Joris Ivens and the Documentary  Context一书的主编。Bakker先生把这本由阿姆斯特丹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文集送给了我,并且在扉   更多...

崔卫平:远方和阿里巴巴山洞

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波兰诗人希姆博斯卡有一首诗题为《奇迹》,她以自己特有的率真和惊疑的眼光,向人们揭示了存在于人们身边的一系列奇异现象。其中有一小段是: 一件事情里的几件奇迹是: 一株树木倒映在水中 甚至从左到右来回翻转 甚至朝下长出许多花冠 但是不能抵达底部尽管河水很浅 这是一幅为人们司空见惯、十分平常的   更多...

李昌平:我想不出怎么去私有化

《财经文摘》记者 齐介仑李昌平,1963年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周河乡,经济学硕士,三农学者,原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2000年3月,因以4000字长文进言时任总理朱镕基反映“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之三农问题得到批复并多遇坎坷,成为“中国最著名乡党委书记”。财经文摘:通州宋庄“画家村事件”你是否听说?你怎么看   更多...

林达:印度童星遭遇让我想到的

印度是一个60年的民主国家。它在提醒人们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民主是个好东西,却不是在民主制度建立起来的同时,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前不久,《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得了多个国际大奖,但其中童星伊斯梅尔却又回到孟买贫民窟的“正常”生活:政府要来拆迁,不通知哪天拆,说来就来了。拆的清晨小童星还在睡觉,被警察的竹棍打醒赶出来。电   更多...

肖复兴:让我想起高纯

说起郑筱萸,我禁不住想起另一个人,他叫高纯。如果现在人们只知道郑筱萸的名字,而记不大起有这么一个叫高纯的人了,我真的非常遗憾,人们的忘性莫非真的是比记性快吗?这位叫高纯的人,值得让我们记住他。这位1988年毕业的大学生,分配到一家药厂,很快当了这家药厂研究所的制剂室主任,月薪万元以上,可谓春风一度。他却眼睛里不揉沙子,   更多...

吕新雨:纪录片的选择——由《回到祖先的土地》所想到的

阿西木嘎是彝族人,阿西是家族的姓,木嘎在彝语中的意思是“最好的”。阿西曾在复旦大学哲学系读书,1997年毕业回到家乡云南省宁蒗县蝉战河乡做了个乡团委书记。纪录片《回到祖先的土地》拍的就是这个事件。但是仅仅这种事件的叙述对于了解阿西来说,却是最表面和最危险的叙述,它听起来是一个有志青年立志报效家乡的先进事迹,有人就此曾判   更多...

丁学良:好政治的标记是尽可能的包容,尽少的排斥

很多人今天大概都不明白,人的解放是30年前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步。有了解放人的这一步,我们这个国家政权的社会基础,才有可能在1978到1980年的3年之内大幅度地扩张,敌人急剧地减少。如果没有这种政治上的包容性,在改革开放初那个艰难的阶段,全社会根本不可能上下同心、官民一致,不可能充满那样的朝气和信心!文革发动前夕,田   更多...

李勇:现代中国的自我想象——跨文化形象学的终极问题

【内容提要】在跨文化的中国形象研究中,从中国的自我想象入手来反思形象背后的文化问题是核心课题。中国的自我想象,无论是乌托邦式的想象还是意识形态式的想象,都与西方的中国形象存在差异。中西方的中国形象之间不是对应关系,而是错位关系。导致这种错位与重塑的原因在于中国为回应西方的挑战而建构的现代性叙事中存在着内在的矛盾。中国现   更多...

吕新雨:《乡村与革命》序言与后记

序林春“乡村与革命”是晚近中国的经典话题。这不仅因为中国成就了一场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规模以农村包围城市的社会革命,也不仅因为这场革命使在“现代”语境里一向被视为落后或“前政治”的农民大众成为塑造新社会的主体,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为在我们经历了改革风云流变、全球化导向的今天,重新面对着农村向何处去、中国向何处去、乃至世   更多...

吕新雨:解构主义、“他者”之正义与启蒙精神

引言:八十年代“新启蒙”与九十年代解构主义德里达在六十年代出版了一本文集,名字为《书写与差异》。这本书在2001年被翻译成中文,进入汉语思想界,这一年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中国访问。2004年,他离开人世,没有来得及对他的中国之行进行评论。但是来中国之前,在接受《书写与差异》的中文译者张宁采访的时候表示,他的学说从一开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