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扬:克里米亚之变是意识形态之变的相关文章

文扬:克里米亚之变是意识形态之变

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公投有两个结果没有悬念,一个是民众高比例的支持,一个是西方高分贝的指责。 96%以上的支持率是一边倒的,无论公投程序上是否有问题,也不能完全否定这个结果所反映的民意。西方的激烈反应也是一边倒,为了否定这一公投的合法性,竟到了不顾自身的逻辑、公开施行双重标准的地步。 多年来高举 人权高于主权 大旗,拿   更多...

李伟:朝鲜之变

2012年2月初,中国吉林延边。一辆东风小康面包车慢速行驶在鸭绿江边,此时天色已黑,鸭绿江结成一块平整的冰面,连接着中国和朝鲜。在沿江慢行10多分钟后,汽车停了下来。同时,4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子出现在鸭绿江的冰面上,从朝鲜走向中国。他们弓着腰,步伐时快时慢,每人背上背着一个塑料编织袋。东风小康的司机用朝鲜语和对方言语几   更多...

何与怀:龙年之变

青蘋之末:“重庆出事”的最初个人觉察“重庆出大事了12012年2月2日,也就是壬辰龙年正月十一日,一位自称为“孙大泡”的网民的先兆信息获得众多转发,但多被当做调侃一笑而过。但也有人并没有笑。他们猛然发觉,2月2日这天,在中国西南山城,发布了一项王立军被免去重庆市公安局长职务的命令。这个变动的确突然,奇怪。也许非同小可?   更多...

方连辛:史官杰作——玄武门之变

“太宗亲执弓以射杀其兄,疾呼以加刃其弟,斯时也,穷凶极惨,而人心无毫发之存者也。”——王夫之公元六二七年七月二日,唐朝都城长安刀光剑影,喋血百步,唐高祖次子秦王李世民在宫中发动政变,杀其长兄李建成、四弟李元吉及其家属数百人,史称玄武门之变。这场政变的有关记载,我想大多数略涉史者都该耳熟能详了,但众所周知,中国的正史历来   更多...

刘述先:从典范转移的角度看当代中国哲学思想之变局

六十年代孔恩提出「典范」(Paradigm)论1,在科学哲学界引起了巨大的震荡。依他之见,科学的发展并不是在平稳之中知识不断地积累,只是在一段时间以内,大家接受了某种典范,于是习焉而不察,做着常规科学(normal science)的工作。然而这典范终究不能应付一些新的情境与问题,于是产生科学革命。这样的革命决非枝枝节   更多...

钟琴:农民的理性化与意义世界之变

依据帕森斯社会行动结构理论,任何社会行动背后都有一套支撑该行动的意义体系,理性就是赋予行动意义的能力。在西方,人们对理性有着不同的解释。而最经典解释有两种,一种是古典经济学中“理性经济人假设”,另一种是社会学家韦伯的“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之解释。经济学中理性经济人的假设将人看做是利益的追逐者,尤其是经济利益的追逐者,   更多...

贺雪峰:当代中国乡村的价值之变

在当代中国农村,因为现代性因素的持续冲击,以“传宗接代”作为基本诉求的传统的本体性价值追求,已经或正在被证明是不正确的,荒谬的,至少是愚蠢的。一旦缺失本体性价值,农民就更加敏感于他人的评价,就十分在乎面子的得失,就会将社会性价值的追求放到重要的位置。   更多...

秦晖:不仁不义的帝制和亦道亦德的宪政——辛亥之变的价值观基础

向往“飞天”的传统过去人们争论“中国古代有没有某种传统”这类话题时,往往混淆两个问题,其一是国人有没有欣赏这东西的价值观基础,其二是这东西是不是国人发明的。这两者绝不是一回事。比方说,很多民族(包括我们的祖先)都有“飞天”的美术或传说,体现出人类对飞行的憧憬(即所谓价值观基础)。但你不能说他们就是飞机的发明者。反过来,   更多...

孔善广:中国改革:“政治正确”之变幻

因为改革影响到社会的利益格局,在牵涉到自身利益的时候,人们会权衡取舍,人们会争取自己的权益,这本来是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而那些以反对西方经济学“理性人”假设来阻碍改革的人,也是存在利益问题之争而已,因此本身就已经违背了自己的“正确”观点了。 在中国这样一个高举道德的国度,“政治正确”在目前仍然是一件“道德”武器,随时可以   更多...

陈平原:三十年文化之变

陈平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近年出版的著作有《触摸历史与进入五四》《大学何为》《当年游侠人——现代中国的文人与学者》《学者的人间情怀——跨世纪的文化选择》《北京记忆与记忆北京》等。 30年前的“断裂”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新京报: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史,您认为从文化变迁视角该怎么看?我注   更多...

何新:国企及土地的全面私有化意味着国体根本之变

不修宪而推行国企和农地改制,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近期,世界银行呼吁中国立即实施对垄断国企的全面私有化改革。国家发改委也立即推出“新36条”予以贯彻。兹查考作为确立中国国体之根本大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总纲》、第六条及相关法文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