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炳啸:宪法爱国主义者的忠诚——沉痛缅怀许崇德先生的相关文章

华炳啸:宪法爱国主义者的忠诚——沉痛缅怀许崇德先生

  2014年3月4日中午,我在行车途中接到副主编褚宸舸副教授的电话,惊悉中国宪法学界的泰斗、我们《宪政社会主义论丛》的学术编委许崇德先生已经因病于3日晚11时59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我的心顿时像是被雾霾罩住,感到说不出的憋闷和忧伤。随即靠路边停车,下车肃穆而立,面向北京的方向缓缓三鞠躬。 此后,我和   更多...

丁东:缅怀谢韬先生

2010年是中国痛失思想家的一年,春天刚刚送走了朱厚泽先生,夏天又传来了谢韬先生去世的噩耗。谢韬先生是李慎之的老朋友,好朋友。如果说,李慎之晚年的突出贡献是在公共领域重新亮出自由主义的旗帜,那么谢韬晚年的突出贡献就是在公共领域重新亮出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帜。过去人们只知道谢韬早年参加革命,1950年代在马克思主义教学方面颇   更多...

秦晖:告别梦魇的“铁托主义者”

“铁托主义者”谈南斯拉夫悲剧去年笔者读到了巴托·托马舍维奇著的《生死巴尔干》一书,这本书的中译本由新华社贝尔格莱德分社前首席记者达洲先生翻译,新华出版社2002年出版,但流传似乎不广,以至我这个还算关心前南问题的人也是在一个偶然机会中才发现此书。在我国,前些年围绕波黑战争、科索沃冲突和米洛舍维奇之死等事件,前南斯拉夫地   更多...

周国平:一个真诚的理想主义者

本世纪三十年代,清华大学一位教授吴宓先生给学生开设了一门题为《文学与人生》的课程。他在教案上列出了这门课程的目标,其第一条是:把我自己的——我的所读所闻,我的所思所感,我的直接和间接人生经验中的——最好的东西给予学生。(第10页)读到这话,我知道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真诚的人,他的课程不只是传授知识,而更是一种严肃的精神   更多...

自由主义者徐友渔左转了?

徐友渔先生在《为什么是自由主义,什么样的自由主义?——与石勇先生对话》一文中,对当下中国的自由主义作了反思和严厉的批评。作为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的“旗手”之一,他这样做是需要勇气的,大冒得罪他的阵营同仁和追随者的风险。但我相信徐友渔先生是真诚而又勇敢的,他在说真话,他真诚,因而他对中国自由主义思潮的反思和批判就更有力量。   更多...

萧瀚:圣徒与自由主义者:哈维尔与昆德拉

一、昆德拉为何比哈维尔走俏 余杰的一篇《昆德拉与哈维尔》引起了中国知识界的一场讨论,一时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至今唇枪舌剑的硝烟余风未荆然无论褒贬,讨论的本身便足以说明,昆德拉与哈维尔是我们很难回避的话题。余杰说在这个问题里深藏着中国知识界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90年代的知识分子缺乏承担使命的责任感。在我看来,这个   更多...

贺捷生:父辈的忠诚

父亲贺龙在我的心目中,就像一部书,一部博大精深的书。从我懂事那天起,我就用心灵去读他,用我沿着他的足迹孜孜不倦的跋涉和寻找去读他。而在我用几十年生命读懂的几个篇章里,南昌起义前后投向党的怀抱,是他写下的最激动人心的一章、最耐人寻味的一章。如果给这个章节取个题目,我想,非“忠诚”二字莫属。在人们的印象中,留着两撇小胡子的   更多...

郭绍敏:世纪孤魂:两代中国自由主义者的心路历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殷海光、林毓生是师生关系,也是两代著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殷先生早已仙逝,林毓生虽已过70高龄,却还在为自己的自由主义理想而努力。翻开两人40年前的书信,我不禁为两人的爱国热情及探索学术的真诚心灵而感动。读到情深处,心似乎与他们连在了一起,与他们共悲伤、共欢喜。   更多...

刘晨:缅怀“过去的张培刚先生”

一、我于一位在《新快报》评论部工作的好友那里得知张培刚先生的逝世,十分惊讶与惋惜。点开他的微博,里面写着(转载)这样的一段话:张培刚是清华庚款哈佛留学的一员。当萨缪尔森拿到哈佛大学最佳论文威尔士奖的时候,一位获奖人张培刚不久后却在大洋彼岸当着一个大学的基地“工头”。实话说,这样的一个简短而带着些许“民族怨愤”的评价,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