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占阳:新改革是“政左经右”吗?——透视三中全会的权力安排与全面改革的相关文章

王占阳:新改革是“政左经右”吗?——透视三中全会的权力安排与全面改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公布后,各方评论非常热络。在各种评论中,“集权”与“分权”无疑是一种主要视角。实际上,三中全会既有高度“集权”,又有大幅“分权”,而且“集权”是“分权”的保障,“分权”是“集权”的目的。在一定的意义上,它们都是新改革的主要组成部分。 一、以高度“集权”强力推进新改革 “两横三纵”的制度无疑是高度“集   更多...

王占阳:什么是“中国特色”?——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回答

一、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拨乱反正 近年来出现了一种一种“左”倾思潮,这就是一些人越来越把他们所肯定的“中国特色”理解为了与世界不同,以至于凡是其他国家的文明和文化,凡是具有世界普遍性的规律和原则,只要是与中国的现状不同的,都越来越多地遭到了排斥和否定;凡是中国所特有的,也无论其良莠,都被尽可能地冠以“中国特色”的光环,给   更多...

佚名:谁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英雄?

“十一届三中全会是改革开放的大会”是一个神话,这次会议原来的重点并不是讨论改革开放。这实际是一次失控的会议,是出乎华国锋、邓小平意料,要求算老账、向后看的会议。会议进程显示了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和组织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的社会效果与解放思想的威力。邓小平后来是依靠手中的权力成了会议最大的赢家。全会原定议程   更多...

王海光: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文化大革命”研究的新进展

“文化大革命”刚一结束,如何对这段历史进行总结的问题,就带着强烈的政治性和急切的现实性的要求提到了中国人民面前。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方针指导下,我们开始认真总结“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可以说,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正是在吸取了这场劫难的沉痛教训的基础上所给予的历史补偿。在对“左”的灾难痛定思   更多...

丙丁:1948年民盟三中全会始末(上)

1946年11月,民盟拒绝参加国民党策划召开的国民代表大会,被蒋介石视作被中共控制的工具。蒋介石在1956年《中国与俄共三十年经历纪要》中说:国大代表会“共匪……拒绝提国大代表名单,民主同盟也撕毁他自己独立的中立面目,跟随中共,拒不出席。”“实际上,中共所赋予这个外围政团的任务乃是掩护共匪的颠覆工作,且为共匪对内对外宣   更多...

杜光:重读十六届三中全会文件札记

一、划时代的文献和时代性的缺陷 几天以前,为了撰写《科学发展观和不科学的发展观》,我认真地再次阅读了《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和这次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通过重读,加深了对这两个文件的体会,也进一步思索了文件涉及到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在四中全会即将召开   更多...

李稻葵:三中全会后的中国经济六大趋势及其投资机会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国经济六大趋势值得关注,包括金融领域的民间资本办银行,百姓出境投资,宅基地流转引发的农民带资进城,户籍改革带来的中小城市良性竞争及房地产价格多级分化,城市管理的市场化与精细化,国有企业向国有基金的转变。如何抓住其中机遇,投资者必须认真研判。 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这一改革涉及面之   更多...

中国计划生育市场化改革的制度安排

(一)引言实行计划生育是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按照计划生育法,我国实施计划生育的目标包括“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促进家庭幸福、民族繁荣与社会进步”;“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 。而具体实施办法由各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立法决定。这些立法为实现我国人口政策目标做出了重要贡献,也成为地方政府运用   更多...

曹普:十一届三中全会与伟大历史转折

主持人:曹教授,我们知道在党的90年历史上,有两次会议特别重要。一次是遵义会议;一次是1978年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这次会议上制定了改革开放政策,由此改变了党和国家的发展命运。现在回顾这段历史首先想到的就是当时的历史背景,那首先请曹教授给我们介绍一下那时候的国内背景是怎么样的?曹普: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立90周年,我   更多...

胡锦涛: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我们取得的成就已经载入史册,新的更加艰巨繁重的任务正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的事业崇高而神圣,我们的前景光明而美好,我们的责任重大而光荣。让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坚定不移地沿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开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   更多...

程美东:1976——1978中国社会的演化兼论华国锋时代政治环境的变动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不是个别人人为造成的突发事件,它是文革后中国国内政治力量变化趋向和整个社会生活方式渐变等综合因素积累的必然结果。这些因素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文革”结束后国内政治力量的结构发生了新变化,文革中的积极力量到此时在中央层次非常有限,而消极力量和反对力量却得到了发展;二、华国锋时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