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勇:对政治学研究领域的新拓展的相关文章

徐勇:对政治学研究领域的新拓展

农民是一个历史概念,公民是一个现代概念。我国农民产生的历史十分长,但要使广大农民获得现代公民权,则只有在20世纪才有可能。因为,公民与民主政治制度联系在一起。20世纪,我国政治发展的总体目标是民主政治。农民开始享有现代公民权利。但由于民主政治建设道路十分曲折,广大农民对公民权的享有、获得和运用也充满着变数。张英洪   更多...

徐勇:内核—边层:可控的放权式改革——对中国改革的政治学解读

内容提要: 本文通过建立权力内核-边层结构的分析框架,对中国改革进行政治学解读。本文认为,中国改革的动因与进程来自于内部,来自于内核-边层权力结构的延续性。权力边层率先发起对统制主义的单一性体制的冲击。从改革的发生看,中国的改革属于放权式改革,只是在放权过程中产生了分权的后果。而放权式改革本身就意味着是可控的,权力   更多...

李国强 徐湘林:新制度主义与中国政治学研究

摘要: 通过分析新制度主义思潮对国内政治学界的冲击, 指出学术界在理论引介方面存在的问题, 主张国内政治学研究应从完整引介、打牢根基和灵活运用三方面着手。关键词: 新制度主义; 理论引介; 政治学; 中国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 欧美学界兴起了研究制度的热潮, 围绕新制度主义是否有意义,何种制度主义最能反映现实, 新   更多...

王绍光:打开政治学研究的空间

王绍光,中国文化论坛理事,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系教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长江讲座教授,英文学术刊物《The China Review》主编。1990年获康乃尔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1990—2000年任教于美国耶鲁大学政治系。1993年,王绍光与胡鞍钢合著《中国国家能力报告》,推动了中国分税制的改革,时称 王胡   更多...

技术政治、新技术与公共领域

知识分子范畴像如今其他的任何东西一样被激烈争夺。西格蒙特·鲍曼将作为立法者的知识分子和作为阐释者的知识分子进行了对比:作为立法者的知识分子希望将普遍价值合法化,他们通常是为国家机构效力;而作为阐释者的知识分子仅仅阐释文本、公共事件以及其他的人工制品,运用他们的专门知识来为公众对事物进行说明或阐释(1987;1992)   更多...

胡宗山:政治学与国际政治学:比较研究

[内容提要] 政治学与国际政治学在思想资源和学科建设上有着较深的历史渊源,并共享着许多重要概念和研究方法,但它们之间在基本前提、中心命题、核心概念和方法论方面也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当前两个学科都面临着传统概念和方法老化、先进学科的侵入、学科科学化等现实压力,要加速两个学科的发展,就必须在学科内部实现规范性与科学性的真正分   更多...

徐勇:《岳村政治》序言

在漫长的历史上,政治是安邦治国之道,是发生于高城王宫之事,小小的村庄是无所谓政治的,当然不会纳入知识者的视野。然而,任何经国大事都要延伸于一个个小村庄并接受其反应。只有当一个个小村庄也能够参与政治,国家的大政才有真正广泛而牢固的基矗《岳村政治》以一个小村庄为载体分析经国大事在村庄的反应与运作,这本身或许就是历史进步   更多...

张英洪:新世纪呼唤政治学家

实现现代化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随着新世纪钟声的敲响,又一个百年过去了。在整整20世纪的100年里,中华民族在现代化的道路上有过太多的艰难险阻,历经太多磨难和痛苦。英国和法国的现代化进程大约用了150年时间,俄国和日本用了100年时间,一些新兴的工业化国家和地区只用了短短40年时间就跨入了现代化的行列。而我们中国,从1   更多...

陈潭:政治学基础理论研究的回归

任何一门学科都必须重视其基础理论的研究,必须探讨其“元”理论,政治科学也毫不例外。现代政治科学要能真正成为实现善治的知识依赖,政治科学必须首先回归基础理论研究。只有回归基础理论的研究,才能使政治科学成为可能,也才能使政治科学大厦稳若磐石。著名政治学学者、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严强教授和孔繁斌博士为我们奉献的《政治学基础理论   更多...

祝灵君:中国研究:美国政治学界的几种新视角

提要:本文列举了美国政治学界第三代学者对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政治进行研究的视角,主要涉及国家与社会关系、精英分析、政治文化、结构功能、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等视角及研究成果。上述研究存在着三个特点及缺陷:(1)模型取向的特点,这容易导致对中国政治现实的错误判断;(2)消费领域而非生产领域,美国学者将中国政治作为西方各种社会科学   更多...

今田高俊:拓展新的公共性空间

东京工业大学社会理工学研究所教授:今田高俊著 朱伟珏译摘要:自1990年代以来,强调市场竞争机制与全球化主义的新自由主义风潮席卷了整个世界。新自由主义在为两极分化、扩大社会差距提供理论依据的同时,也成为“关闭公共性的动力”。近年来各种公共性理论的再度活跃,正是基于以上的危机意识。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承认传统的公共性理论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