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天琪:左摇右晃——远去的记忆的相关文章

贺天琪:左摇右晃——远去的记忆

一     摇篮曲——散落在故乡的音节 我一九四六年夏天诞生在贺家老屋,生下时体重八斤(为了避讳七活八不活的老话,对外说七斤八两),哭声嘹亮,还有一头浓密卷曲长长的黑发,很有点学者的风采。按乡里的习俗,家里也放鞭炮庆贺,而且足足响了一个时辰。那是曾祖父在向乡亲邻里报喜,长房添丢—长重孙,那是贺   更多...

杨福泉:《远去的背影》留下了永恒记忆

1985年,我到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工作,之后不久,就知道院图书馆收藏有一大批堪称瑰宝的老照片,这批照片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开始的一段波澜壮阔、促成当今中国56个民族格局形成的壮举密切相关,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民族大调查”及70年代拍摄的民族地区照片。这批照片具有某种“垄断性”的价值,因为在1949年之   更多...

李兴濂:山村的记忆

石磨在张三奶家的院落,发现一盘早已遗弃的石磨。磨掉牙的石磨,长满青苔,静静地躲在院落一角。只有磨眼上插着一根高高的灯笼竿子,还能显出它的一点作用。磨出自东山,质地坚硬,棱角锐利,上下两扇,如日头和月亮合在一起,下扇固定,上扇转动,千转万转,永不分离。进入腊月,左邻右舍就与三爷三奶打好召呼要用他家的石磨。三爷就请来了石匠   更多...

另一种记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国家大了,什么人都有,其中最大的差异,恐怕就是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差异?中国如此,美国也是如此。一九九六年初夏,我第一次去美国南方佐治亚州,那里正在举办奥运会,全中国的电视观众都在注视着这个州的首府亚特兰大。后来这个城市因为对中国体育代表团的接待规格不如国内习惯的那样高,以及另一些中国人不太习惯的问题   更多...

张静:亲历者的“75.8”记忆

2012年8月1日,正在河南考察黄河防汛工作的温家宝总理在要求各地、各部门做好台风应对工作时重提1975年8月板桥溃坝事故,他要求吸取板桥事故沉痛教训,“把困难想得更充分,把工作做得更扎实,把各项防范措施落实得更超前,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75.8”板桥事故究竟留下了怎样的痕迹?近日,本刊记者走访了当年的受灾地区,   更多...

冰夫:聚散在多瑙河畔——记远去的旅人魏瀛

“相见时难别也难”。相见在多瑙河畔,别离也在多瑙河畔。然而,谁又能想到,这一离别竟成了永久的追思。朋友,远在天国的你,能否听到来自南太平洋边的悉尼友人的深情呼唤。我从维也纳来接你们怎能忘却呵,去年那个愉快的夏季,布达佩斯清晨的薄雾,尚未在多瑙河谷消散,你已经驾车行驶了260公里,来到多瑙河畔的宾馆找我们。年轻而谦虚的你   更多...

李军:拆迁不去的记忆

一个平凡拥挤的街区,无数平庸而未必值得记忆的人生经验,因为一个非人道的隔离制度,一次强硬的行政拆迁,而成为不能磨灭的历史“第六区博物馆(District Six Museum)”在一处僻静的街角,看上去是座小教堂。开普敦正下着盛夏之后第一场雨,否则那里正是一个适合漫步的所在。如果在上海,这样的小街类似茂名南路和长乐路的   更多...

徐友渔:记忆即生命

旧的世纪和千年即将过去,新的世纪和千年就要来临。在这欲望急剧膨胀,不论现实的还是虚拟的财富都备受关注的世界,有多少人想过,我们每一个人乃至我们整个人类,其实有一笔与生俱来的谁也拿不走的财富,它是我们最大的希望,这财富就是我们的──记忆。珍视它和呵护它,就是维护我们的尊严和生命;忽视它或者躲避它,不仅是抛弃和糟蹋世间最宝   更多...

钱林森:缅怀远去的智者——王元化先生与《跨文化对话》二三事

国际双语论丛《跨文化对话》自1998年创刊至今,已迈过10年历程了。当年为架设这个中外学者所共享的对话平台而鼎力相助的中方学术委员匡亚明、李慎之、张岱年、王元化等诸位前辈,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先后谢世,他们为论丛的问世、发展所付出的心力,永远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特别是不久前离世的王元化先生,他为《跨文化对话》留下的思考和文   更多...

野夫:让记忆抵抗

一昆德拉曾经在小说中感叹——在黄昏的余晖下,万物皆显温柔;即便是残酷的绞刑架,也将被怀旧的光芒所照亮。此即谓,人类本质上是善于忘怀的动物。伤痛抑或仇恨,都容易被时光所风化;尤其当作恶者易妆登坛,化血污为油彩粉墨之后,曾经的呻吟抽泣竟可能变声为娱乐的淫浪。就像那些此刻正沉醉于某歌中的某些人,他们似乎也在怀旧,但他们已不再   更多...

马文蔚:那个时代没有远去

马文蔚,退休干部。“九一三”事件发生时31岁,是正在五七干校劳动的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文革初期曾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关押。1971年9月13日,距今40年了。一个逝去的、好像很遥远的时代。我那时不小也不老,31岁,可惜记忆也淡漠了。那时我在内蒙干校四大队(五原)。我写此文时给一位朋友、当时的副连长老俞打长途,希望她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