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雨迅:红色的网——我的小学生活(2)的相关文章

屠雨迅:红色的网——我的小学生活(2)

当我听说公社有了第一台电视机时,我的魂就被勾了去。这台唯一的电视机安放在新建的大会堂后台,天线树了几十米高,但收看效果还是不佳。大会堂后台很大,电视机很小,我站在后排踮起脚尖才勉强看见一点。当屏幕上出现毛主席的身影时,满屋的人会自发地鼓起掌来。我激动得屏住呼吸,将脚尖踮得更高,似乎以为毛主席会看见我。我时常听人说,毛主   更多...

屠雨迅:谨防人为拉大收入差距

原载于:2005年11月7日 光明网近日,国企高管(并非经理人)享有不应得的高薪再度成为热点话题,重读此文不胜感慨!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一些重要的预警常常得不到有关方面的注意,以至在歧路上越走越远呢?最近,广东有两条新闻引人注目,且都与雇员的工资多少有关。其一,广东省劳动就业服务管理中心负责人就近来出现的“民工荒”问题指   更多...

陈平原:从小学生教到博士生

陈平原1954年生于广东潮州。1978年入中山大学中文系,1984年于中大获文学硕士学位,1987年于北京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是北大首批的两位文学博士之一。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最初研究方向着重“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而后逐渐将目光延伸至古代中国小说与中国散文,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关注现代中国学术史,近   更多...

屠雨迅:文学与政治有着天然的联系

2012年12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举行了一场演讲。他说,文学远比政治要美好。文学教人恋爱,政治教人勾心斗角。在此之前,莫言在家乡高密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上表示,自己获奖是文学的胜利,而不是政治的胜利。莫言在公开场合竭力撇清文学与政治的关系,相信人们都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古今中外的大量事实一再证明,   更多...

屠雨迅:清官难做

据说上古时代人们并不热衷于做官,尧与舜都曾主动禅让了帝位,可是到了战国时期,人们却为小小的县令争得你死我活。人心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呢?韩非子给出了答案:“夫古之让天子者,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故传天下而不足多也;今之县令,一日身死,子孙累世驾,故人重之。是以人之于让也,轻辞古之天子,难去今之县令者,薄厚之   更多...

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

《人民日报》编者按:十二月十二日,《北京日报》发表了红小兵黄帅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并加了按语。现转载如下,供同志们学习研究。黄帅敢于向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流毒开火,生动地反映出毛泽东思想哺育的新一代的革命精神面貌。像她这样的青少年,在我国何止成千上万。在批林整风运动中,我们要注意抓现实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种思想的斗争,   更多...

朱镕基的学生们

1984年4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挂牌,时任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朱镕基出任院长,成为经管学院从创建第一天到现在的惟一一任院长。1988年,朱镕基赴上海任市长,1991年,朱镕基调回北京,出任国务院副总理,1998年3月出任总理。在担任国家总理后,他仍然亲任一个学院的院长,并且一做就是多年,这在世界各国都是少见的。   更多...

屠雨迅:中国封建王朝60周年时发生了什么

在我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曾经有过大大小小数十个王朝,但能够一统天下并维持60年以上的王朝却屈指可数,先有汉唐与北宋,后有元明清。60年是个不同寻常的年份,人活到60岁时通常就算进入了老年,我们的祖先把60年作为一个甲子,并依此进行轮回。那么,当中国封建王朝60周年前后的时候,分别是个什么状况呢? 一、汉朝。公元   更多...

潘光旦:清华初期的学生生活

十九世纪末年与二十世纪最初几年,留洋读书、进专学洋话的学堂,乃至进一般的洋学堂,即在“洋务”最称发达的上海与其周围地区,还是不时髦的,在地主和市镇小资产阶级的眼光里,甚至是不光彩的。我是江苏省宝山县(今属上海市)人,我的父亲在县里最初办洋学堂的时候,为了凑成一班两班,就得向亲戚、朋友、本家“拉”学生。进方言馆或广方   更多...

郝建:阳光下的日子与血腥记忆——一个小学生脑海里的文革碎片

红尖兵袖标与我们的武斗1966年我12岁,上着小学5年级,因为得了肝炎住进医院。等到我出院,学校不上课啦!轻松、快乐、自由就那么突然降临在我们头上!不上学的日子是神仙的日子,那真叫一个阳光灿烂。大人一上班,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大养小动物、到学校去写小字报,看小字报,看老师互相揭发隐私,揪出一些牛鬼蛇神,很过瘾。听着   更多...

张宪:“生活世界”与“生活—世界”

摘要:“世界” 在西方哲学中演变为“生活世界”,似乎指出了一条哲学从古代素朴的本体论向更具人本色彩的存在论(或曰生存论)发展的进路。然而,这对中国哲学来说,似乎本来就不成问题——因为,中国哲学从一开始倒就是把“世界”理解为从生命的源头上开出来的世界,即“生活—世界”(Life-world)的。所以,把胡塞尔“生活世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