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田:逆城市化在中国不会成主流的相关文章

郑风田:逆城市化在中国不会成主流

  我国近年来开始出现部分城市居民逃离城市,到郊区居住的现象。但这种逆城市化现象在中国难成主流。这主要是因为我国土地资源稀缺,提高土地利用率是一大限制因素。与其他同等发展水平国家相比,我国城镇化率明显太低,未来20年的主要任务是提升城镇化率,让更多的农村居民转移到城镇,并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 逆城市化在美国   更多...

唐钧:“逆城市化”的真假之辨

在中国人口流动最频繁区域之一的东部沿海浙江省,户籍管理部门调查发现,全拾农转非”数量从2004年时的57.7万人降到去年的18.9万人,降幅高达67%。据此,记者认定:不愿意进城落户,甚至把户口从城市中反迁回农村的“逆城市化”现象,已悄悄在中国东部一些发达地区城乡间出现。逆城市化,是一个典型的“后现代”的概念。一般而言   更多...

邱国盛:当代中国逆城市化研究(1949—1978)

「内容提要」工业化快速推进而城市人口却频繁向乡村迁移,这是当代中国历史进程中较为独特的现象。当代中国的逆城市化是人口众多的新中国在当时世界政治、经济形势之下所选择的以计划经济为主要模式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的必然产物。大量人口由城市向农村的持续迁移不仅对城市,而且对农村也产生了较为深远的影响。「关键词」当代/城市/逆城市   更多...

郎咸平:中国的城市化与“逆城市化”之殇

“逆城市化”这个概念是美国地理学家波恩在1976年提出来的。它指的是西方国家的“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人口增多、交通拥挤、环境污染等“城市脖越来越严重之后,大量城市人口开始往郊区或者农村流动。美国“逆城市化”的时候,第一步,富人先搬出去,因为他们很有能力,有钱,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他们搬出去之后,附近的一些基础   更多...

陈伯君:“逆城市化”趋势下中国村镇发展的机遇——兼论城市化的可持续发展

摘 要:“逆城市化”是城市化发展一定水平后城市功能自我优化、减轻空间压力的内在要求和必然冲动。由此,“城市化”聚集的资源和产业越多,“逆城市化”分解这些资源和产业的趋势就越强。这些城市资源和产业的分解则是村镇发展的重大机遇。借助“逆城市化”分解城市功能和分流城市人口的趋势发展村镇,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小城镇和乡村同时又   更多...

郑永年:中国的城市化和城市治理问题

城市体制改革是中国城市化的制度前提。从中国的现实来说,城市行政体制改革最为关键。在确立行政体制改革的目标过程中,必须把以人为本和全球化考量进去。以人为本就是要改变城市以官僚为本和以钱为本的传统。改革开放以来到目前为止,在很多地方,以钱为本和以官僚为本成了中国城市化过程的主导原则,因此导致了城市化过程中的权钱一体化。权钱   更多...

郑永年:城市的政治化与城市体制改革

城市化的目标是什么?仅仅是城乡整合?仅仅是GDP和其他经济目标?还是城市人的生活?如何在城市化过程中实现经济增长和提高生活质量统一起来?如何在这一过程中为社会管理打下一个坚实的制度基础?如何在提高城市物质生活水平的同时也改善城市的文化?   更多...

郑时龄:当代中国的城市化与全球化

在全球化的国际建筑市场,越来越多的大规模建设项目由远离项目所在环境和背景的建筑师来设计。建筑师对城市和文脉的缺乏理解,开发商对利润的追求,导致了一种在一张白纸上规划历史城市,改造城市的自由。这种不受约束的自由以西方“他者”的文化认同摧毁了我们城市的文化认同。外国建筑师能否善待我们的城市,我们的文化?全球化不能代替地域化   更多...

李军:城市下风向

如果不去镇区(Township),你不会了解真正的南非。现在,大多数南非城市的黑人和有色人种仍然生活在这里,尽管不再有种族分区居住的法律,他们仍然保留了传统的族群结构。我们去的约堡郊区的索维托(Soweto),基本上还是黑人居住;而开普敦郊区的朗加(Langa),大多数居民都是来自东开普省,到城里找工作的科萨族人。井冈   更多...

陈映芳:“城市化”质疑

在现时的中国,从政界、学界到大众传媒,“城市化”是一个备受瞩目的大话题。如果说这个话题与其他的话题有什么突出的区别,那么首先可以列出的就是:它拥有着无可置疑的正当性。“城市化”在今天的中国,不仅是由政府规划并倡导实施的一项国家目标,它还是一种意识形态(所谓意识形态在这儿主要是指具有一贯性及逻辑性的表象、主张的体系),它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