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芳:周其仁论“城乡中国”,根本在于还权赋能的相关文章

李华芳:周其仁论“城乡中国”,根本在于还权赋能

在研究城市化成为热点的今天,回顾中国城市化的历史,实在是一件头等重要的大事。中国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刚刚出版的《城乡中国》,适时完成了这个工作。在周其仁看来,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意味着经济密度甚于人口密度。也就是说,人往城里走,是城里的边际收益高于农村,只有到经济上的边际收益在城乡之间大致相当,这种流   更多...

周其仁:“城乡中国”开篇的话

中国很大,不过这个很大的国家,可以说只有两块地方:一块是城市,另外一块是乡村。中国的人口很多,不过这十数亿中国人,也可以说仅分为两部分人:一部分叫城里人,另外一部分叫乡下人。这样看,城乡中国、中国城乡,拆开并拢,应该就是一回事。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城乡美国、城乡德国、城乡法国或城乡日本,更可以说城乡巴西、城乡印度和城乡俄   更多...

周其仁:土地制度改革应还权赋能

6月25日是全国 “土地日”,有关土地制度改革的话题再度引起了广泛关注。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土地制度改革,一直是整个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带有中国改革过程中特有的种种曲折与艰难。近年来,作为国家批准的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成都市的土地制度改革实践,成为了一个具有开拓性和启发性的案例,得到了各界的普遍   更多...

李华芳:中国政改的思路问题

一、中国会政改吗?毫无疑问,中国政治的未来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最为重要的议题之一。不仅因为在理论上对接了“文明的冲突”或者“历史的终结”这样宏大的问题,也因为其与十几亿人口的命运息息相关。不管是遮遮掩掩的学术论争,还是街头直白的“饭局革命”,都在热切争论诸如“中国会不会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如果政改,会朝哪一个方向去”这样   更多...

李华芳:思想市场

自由选择范围的扩宽需要包容性的制度,这种包容性制度虽然在历史上历经变迁,但有一点并不改变,那就是这种包容性制度总是要允许不同的思想观念进行交流,碰撞出新的火花,这些思想火花激发下一轮的创新,最终使得一个地方繁荣兴盛。而一旦当一个地方异质性不足,多样性减少,就可能衰弱。从这个角度看,思想市场才是最终决定制度的根本性因素,   更多...

李华芳:中国改革是怎样失去共识的?

2011年中国“两会”比往年更受关注,有几个原因。首先,中国改革面临深层次转型;其次,这是“十二五”规划的开端之年;最后,眼下处于一个受突尼斯与埃及革命影响的世界局势变动的当口。这使得中国决策者需要权衡各种相互纠结的利益,继续维持稳定和谐的局面。但政府对民间社会期待的回应比较慢,民间社会的满意程度也比较低,而且双方对于   更多...

胡德平:统筹城乡建设是解决城市居民住宅的根本方向

我国建国至今都是一个城乡对立的二元经济结构的社会,但自改革开放以来,这种经济结构已有了明显改变,尤其是在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城乡对立的二元经济结构已被完全打破,新的城乡结构模式正在探索、建设之中。在城乡关系的剧烈变化之中,我国究竟是要走中国城市化的道路,还是要走中国城镇化的道路呢?我认为,我国应走中国特色的城镇化之   更多...

胡德平:统筹城乡建设是解决城市居民住宅的根本方向

自新中国成立至今,我国仍是一个城乡对立的二元经济结构的社会,但自改革开放以来,这种经济结构已有了明显改变,尤其是在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城乡对立的二元经济结构已被打破,新的城乡结构模式正在探索、建设之中。在城乡关系的剧烈变化之中,我国究竟是要走城市化的道路,还是要走城镇化的道路呢?我认为,我国应走中国特色的城镇化之路   更多...

辛鸣:守住中国政治优势的根本

政治优势是政治制度的内生结晶,嫁接是嫁接不来真正的政治优势的。从外来制度中生吞活剥拿来一些小名词、小技巧,不仅不会转化为我们自己的政治优势,反而会消化不良,上吐下泻现在很多人都在谈“政治优势”,尤其是面临重大任务需要攻坚或者是面对外来质疑需要回应的时候,更是要高高举起“政治优势”这一法宝,又做利器,又当盾牌。这是一件很   更多...

李华芳:公益的边界

中国红十字总会暂停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一切活动,并开始审计其过去十年间的财务,以便给公众一个交代。这主要是为了解答一个疑惑: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到底是在做公益慈善呢,还是做商业活动?抑或两者兼有?根据商红会会长王树培的说法,商红会十年无审计,而且并不掌握开展的各个项目财务情况,对参与慈善项目的商业机构是否利用慈善之名谋取暴利无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