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兆丰:如何纪念科斯的相关文章

薛兆丰:如何纪念科斯

罗纳德·科斯(Ronald Harry Coase)教授于1910年12月29日出生,于2013年9月2日逝世,享年102岁。科斯教授以其既扎根于真实世界、又深不可测的独特视角,通过屈指可数的几篇没有数学公式的文章,激起了经济学家和法学家超过半个世纪的争论,并改变了他们对世界的看法。科斯被公认为新制度经济学和法律经济学   更多...

孔庆东:如何纪念一二·九?

斗转星移,东博书院成立一周年了。不知不觉,我的生命又暗暗销蚀了几十分之一。我想起鲁迅很喜欢“坟”的意象,那是埋葬,同时也是纪念,我们因此而知道,自己曾经生活过。 一年前那个寒冷的冬日,我袖手徘徊在北京郊区的一条黄土路旁。尖锐的冷风吹起残叶,夹着粗细不等的黄尘,反复扑打着我无泪的脸颊。前瞻后望,都不见一点车踪人影,只有   更多...

朱学勤:我们该如何纪念南京大屠杀

转眼间已是南京大屠杀七十年纪念,从“七七事变”起算,中国宣布全民抗战也已经七十一年。抗战八年,军民伤亡达2900万之众,物质损失不计其数,人权、物权牺牲之惨烈,超过二战任何一个参战国。包括笔者在内,每一个中国平民家庭都留有祖父母一代被战争戕害的记忆,或家破人亡,或流离失所。中国人没有理由不呐喊,没有理由不纪念。但到目   更多...

陈平:纪念杨小凯

杨小凯的去世,让我非常沉痛,也非常震撼,因为他是我们这一代人里第一个冲向世界也是第一个离开世界的人。我和杨小凯一样,这几年有非常大的紧迫感,觉得来日无多,想做的事却很多,所以有的时候说话可能非常激烈,并非认为自己了不起,而是认为自己差距非常大,特别是和杨小凯相比,我自己差距很大。在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问题上我是非常明确的   更多...

纪念白求恩

白求恩⑴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后来到五台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职。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   更多...

薛兆丰:工资是如何被决定的

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最近成了城中议论的话题。由于出租车收入的大部分,落到出租车牌所有者的手上,而只剩小部分归司机支配,所以公众普遍同情司机,认为他们受了剥削。许多人呼吁对出租车牌所有者施压,逼他们向出租车司机多让出一点“暴利”。巧的是,我写这篇专栏的当晚,看到《财经》也有一篇针对同种现象的报道:“ZARA在巴西的血汗工厂   更多...

贝淡宁:纪念丹尼尔·贝尔

得知丹尼尔·贝尔去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难过。我和贝老的第一次接触是在1993年,在随后的几年里我们经常通信。我与贝老最后一次通讯是在一年前,想征询他是否允许把我们之间的来往书信用在我与他人合著的书中。这本《城市的精神》是把对一个城市的心态的理论化与个人历史结合起来的书(2011年将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以下选段就   更多...

陈奉孝:无法忘却的纪念

那场导至五十多万爱国知识分子最后被投入监狱、劳改队、教养队,导至几十万个家庭破裂,几百万个无辜的人受到株连的反右运动已经过去整整四十四年了。当年那些受迫害而幸存下来的“右派”,绝大多数也都得到了平反、改正,虽都进入了暮年,总体说来,晚景还都算不错。我本人也象其它幸存下来的“右派”一样,得到了平反、改正并组成了一个温暖的   更多...

魏敦友:纪念1787,纪念两部宪章的诞生

在历史的暗道中徘徊的人们,看到历史的万千变化,常常禁不住地感慨万端,尤其是象吾辈心中缠着个中国情结装着个中国问题者,心底里更不免生出若干个假如来,虽然明明知道历史是不能假设的,而且我也记得顾准先生的教诲,历史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虽则如此,我毕竟没有顾先生那样的硬心肠,总还是自觉不自觉地在历史的辉煌与废墟前感叹与遐思。近来   更多...

肖淑珍:战争的圣殿:越战纪念碑

面对那些直接与历史有关的名胜或者古迹,心里总是抱着谨慎和戒备。因为它们既留存了历史,也可能歪曲了什么,掩盖了什么,强化了什么,遗忘了什么。 在美国,举目所见,多是战争的遗迹。如果说美国的历史是用战争连接起来的,也许一点都不为过。那些将军像、纪念碑随时提醒你,这是一个战争之国。与文化有关的名胜古迹,除了林立的教堂,   更多...

谢志浩:纪念蔡元培先生

纪念蔡元培先生,渴望蔡元培先生能够给予我们后辈一点修养的力量、科学的力量,真希望当今的校长,能够不再神化蔡元培先生,温情地理解蔡元培。不要忘记,蔡元培正是从一所大学入手,塑造中国大学的传统的。 记得几年前北京大学韩水法先生写出《世上已无蔡元培》,行文带有德国哲学特点的缜密思维和逻辑推理,引起知识界普遍的唏嘘感 叹: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