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奇:等一等人民,等一等农民……的相关文章

刘奇:等一等人民,等一等农民……

我们的城市应该“等一等”我们的农村,我们的市民应该“等一等”我们的农民,我们的富人应该“等一等”我们的穷人,我们的国家应该“等一等”我们的人民。当然,“等一等”并非停下来静止地“等”,而是应想方设法减少快与慢的速度悬殊,千方百计降低前与后的距离落差。   更多...

温景嵩:爱因斯坦等人开辟的道路

《创新话旧》第5章第五章 创新点(4)──气溶胶力学的新发展5.1 爱因斯坦等人开辟的道路气溶胶力学是一门新兴的学科分支,但也有一百年的历史。前面已经讲过,它是在20世纪初由几位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奠定的基础,而且已经比较详细的谈过斯莫鲁霍夫斯基的工作。这里再谈两位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爱因斯坦,以及法国的朗之万。他们在20世   更多...

黄钟:几个农民等于一个市民?

宪法是国民与政府的契约。宪法是政府不可背信的诺言。当宪法宣称,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时候,就等于是立下一项不可背离的原则。显而易见,这绝不意味着可以用一个不平等的法律来偷梁换柱,原则还装模作样地存在,而里面早已经空空如也。否则,这就无异于认可兑现支票有权用假币。任何期待诺言都会自动兑现的愿望,到头来,必定会是失望甚至   更多...

刘晨:农民与公民:为何不能对等?

赵树凯教授在《农民的政治》一书中强调,要把农民当作公民来看待。他分析认为,现在以土地征占与补偿所产生出来的纠纷是因为农民的权利没有落实和界定,也就构成了农民无法享受到权利的自主性保障。所以,他的研究认为,要把农民的尊严还给农民,尊重农民才是化解农民上访等问题的关键之一。这样的一个视角,从学理上来说,没有任何错误,并且赵   更多...

杨奎松:权力平等,才能分配公平

问:今天,关于贫富差距扩大,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在社会上引起了越来越多的议论。有些人因此怀疑今天的种种政策,甚至有人更是把这一问题的产生归咎于改革开放,认为改革开放从开始即犯了方向性的错误。我们注意到,您在最近一期《历史研究》上发表了一篇长文,详细地考察了1949年前后中共党政干部收入分配制度从比较平均的供给制转向差距较   更多...

武际可:我们是二等公民吗

那是在“文革”期间,一次我回北京探亲,想借机到处逛逛,重新熟悉一下久别的城市。我跑到琉璃厂一家中国书店,看到书架上有一册旧拓怀素的草书千字文。出于爱好和好奇,便问店员要多少钱。孰料店员回答是,只卖给外宾。我又问,可以看看吗。店员回答得更干脆,不行。这件事虽然过去30多年了,我心里一直不平静。有一种“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更多...

刘洪波:大屠杀的等级

现在就连反思大屠杀都需要契机,如果不是逢五逢十的纪念,屠杀几乎不会被人记起。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纳粹屠杀犹太人重新获得反思的契机。但哪怕这种契机,也不会得到公平分配,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被人牢记,只是它发生在好地方而已。作为一个对比,我想举出卢旺达的种族大屠杀来。这场屠杀发生于1994年,在100天的时间里,   更多...

刘小枫等:与上哲相遇

即将告别襁褓的青春少年正在、甚至已经步入生命的道德牵缠,此时最需要的莫过于依伴历代前贤文迹陶铸性情,以备充分的德性涵养走向属己的人生。而上哲历来罕见,唯有进入古典诗文,我们才能与之相遇。大学基础教育若以形而上学化的哲学史取代古典诗文,无异于把尚且支离惝惘的心智驱往思辨的荒漠。 告别严酷的高考争战,满身阳光的学子走进大学   更多...

徐贲:高等教育因何“高等”

当今中国大学的主要功能是为劳动力市场提供“专业”生产者,也就是所谓的专门职业者,许多本来属于职业训练的学习由于进入了大学而变成“高等教育”,这使得高等教育的含义发生了异变。“职业教育”原本是一种中等教育,由于职业的积累和高科技化,职业教育向大学转移本未尝不可。但问题是,大学里的职业教育与一般中等的职业教育究竟有什么样的   更多...

潘屹:陶尼和他的《平等》

《社会保险报告》因福利国的发展,让贝弗里奇名震遐迩,但是他的好友陶尼(Tawney, Richard Henry 1880-1962)在中国却没有同样显赫。其实,陶尼不仅和贝弗里奇一起在牛津大学最古老的学院贝利尔学院读书(陶尼1899年进入,贝弗里奇1998),在那里他们成为终身的紧密朋友,而且还结了亲:贝弗里奇的妹妹   更多...

高等教育领域的浮夸风

不久前中央做出了 科教兴国 的决策,江泽民总书记在北大百年校庆期间还提出 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 的号召,鼓舞了高教领域的人心。很明显:科教兴,国家兴;大学兴,科教兴。问题是怎样才能使大学兴旺发达? 与走向市场的大趋势相反,当前有关政府部门反而加强了 主管 和 统管 高校的力度,不仅 搞 跨世纪 人才工程 和 211工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