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化:记孙冶方的相关文章

王元化:记孙冶方

陈修良大姐在她所著的《孙冶方革命生涯六十年》这本书中记述孙冶方的那些事迹,现依时间先后转述如下: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一大二公”之风盛行,张春桥在《解放》杂志上发表鼓吹供给制的文章,孙冶方提出了“价值论”。(七十二至七十三页)一九六二年六月至八月,陈伯达邀孙冶方每天去《红旗》杂志编辑部参加“座谈会”,康生也几次约他   更多...

孙冶方: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发言——1979年2月4日

我不久前从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回来,看到人家解放后,一心一意建设了三十多年,远远走在我们前面。我们天天讲阶级斗争,硬性地不断改变所有制关系,把我们国家搞成目前这个样子。我们同南、罗不能比,更不能比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了。作为中国人,作为共产党员,看到我们的社会主义不吃香,国家这样落后,实在使人痛心,想起来都要掉眼泪。对于这   更多...

李锐:王元化与新启蒙

1982年3月,我被陈云派到中央组织部组建青年干部局,实现干部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首先通过十二大,清洗“文革”中坏分子,选出新的年轻领导人,当时称为选拔第三梯队。十二大结束后,立即全国换新的省部级班子,我参与其事。1983年初,上海成立新市委时,元化担任宣传部长。 元化是黎澍介绍我们相识的,了解他的   更多...

王元化印象

王元化先生祖籍湖北荆州。1997年岁末,我因从《新民晚报》的连载中,读到先生的《癸酉日记》,颇为先生那一片情系桑梓、眷恋故园的殷殷情怀所打动,遂贸然投书探访。由此,得以与先生结缘。六年间,曾三度叩访沪上清园,亲聆教诲;先生每有新著付梓,也及时惠我,令我对先生的学术及人格魅力有了新的了解。 今年再次拜望王元化先生,是在早   更多...

王元化 林毓生:王元化和林毓生的往还通信

王元化致林毓生前后不过十年,这里的文化衰败和人的素质下降就这样迅速,我不禁想到赫尔岑那样的问题:“这是谁之过?”毓生 先生:早就想写封信给你,但未得便。最近春节临近,照料张可的护工又走了,使我为之手足无措。你那篇文章的事,前在电话中已详,不赘。这里乏善可陈,令人郁闷。现和你谈点文化方面的事,去岁十二月中旬,几位热心朋友   更多...

于浩成:悼王元化,忆《新启蒙》

相识於创办《新启蒙》中国当代自由知识分子又一位领军人物王元化先生已於五月九日在上海瑞金医院去世,噩耗传来,深感震惊和悲痛。我们永远失去了中国当代这位数一数二的大思想家、学问家。这不能不是我们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早在建国初期,就听到王元化的大名。读过他《向着真实》等文艺理论着作,那时他在华东局宣传部任文学处长,创办并主持   更多...

胡晓明:思想与创痕──王元化传(5-8)

编者按:此文从网络搜集和整理,虽已经审读和编辑,但可能还存在文字错讹,敬请读者指正。第五章 投身于无际的荒野5-1 院子里的大树集满老鸹若干年后,王元化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这段时期时说:我的内心发生了大震荡。过去长期养成被我信奉为美好以至神圣的东西,转瞬之间被轰毁了。我感到恐惧,整个心灵为之震颤不己。我好象被抛弃在无际的荒   更多...

胡晓明:思想与创痕──王元化传(1-4)

编者按:此文从网络搜集和整理,虽已经审读和编辑,但可能还存在文字错讹,敬请读者指正。目录: 第一章 家在清华第二章 少年北京第三章 孤岛、匕首和投枪第四章 《向着真实》与《文心雕龙》第五章 抛身于无际的荒野(1955-1966)第六章 自古文章穷而后工(1966-1978)第七章 春天的启蒙(1978-1989)第八章   更多...

徐庆全:王元化:“五四的儿子”走了

巴金去世,施蛰存去世,贾植芳去世,王元化去世,上海的文化板块塌了一大半。他是一位有自由主义思想的主流学者,曾经从政,后回归到一名学者,从学术界走向思想界,并博得声望★ 文/徐庆全5月9日,王元化先生归隐道山,学术界、思想界又一重镇坍塌!令人不胜唏嘘。王元化虽然也从过政,但不是政界显赫人物,他的影响力没有越过学术、思想圈   更多...

刘梦溪:痛悼王元化先生

5月10日,忽得许纪霖兄自旧金山发来的沉痛急函,告知王元化先生于北京时间5月9日22时40分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并云“他自去年秋天发现癌症扩散至肺部,住进医院,前几个月又扩散至脑部。一周前进入浅度昏迷状态,最后与我们告别了。刚刚与先生身边的助手通电话,她告诉我先生走的时候非常安宁。” 虽然仅半个月前我因出席浙江省儒学会   更多...

陈昕:我所认识的王元化先生

王元化先生是上海宣传系统的老领导,我是1991年春天才第一次与元化先生长谈的。那年根据组织的安排,我去香港三联书店任总编辑。临行前,元化先生把我叫到他的家里,交给我几部有重要学术价值的书稿,嘱咐我在香港出版。其中包括他自己的《思辨发微》,由此我也有幸成了元化先生著作的责任编辑。那一次他与我谈的更多的是对出版工作的理解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