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发云:沧桑岁月中的坚守与执著的相关文章

胡发云:沧桑岁月中的坚守与执著

胡发云生于1949年,一个新旧交替的时刻,从此与新中国一起成长。胡发云少年时爱诗,爱音乐,也爱玩,读到了许多同龄人当年不太容易读到的东西,结识了一批经历独特的前辈,了解了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往事。散淡怠惰,任由性情,希望把生活过得比小说更有意味一些。近年的主要作品有小说《处决》、《老海失踪》、《死于合唱》、《隐匿者》、《思   更多...

雷颐:启蒙的坚守

五四运动过去已经九十年了,今天重温那“激动人心的年代”仍能从中得到深刻的现实启示,不能不由衷敬佩那一代先驱的高瞻远瞩但同时,也不能不为他们提出的“主题”仍未过时而颇为遗憾启蒙与人的自觉民主与科学,是五四运动的主要口号,也是五四精神的高度概括和象征,在当时的中国语境中,究其实质也就是启蒙精神。启蒙运动源自18世纪的欧洲   更多...

许倬云:自述成长岁月

许先生出生时手脚是弯的,成长后肌肉不发达,需借助双拐行走。身体因素使他的求学经历异于常人,在高中前没有接受学校教育,在台湾大学外文系读一年后转入历史系。大学时代,许先生的多位老师是中国学术界大师级的人物。留学芝加哥大学时,师从顾立雅等汉学大家,生活上则受到钱存训等前辈的照顾。如今许先生每年到南京大学推动高等研究院的建设   更多...

万润南:《清华岁月》(一—十)

(一)赵大大江苏铜山这个地方,人杰地灵。一九六四清华和我同班的就有三位。所以就称他们为“铜山三杰”。他们当中最可爱的是一位姓赵的同学,黑里透红的脸庞,一双明亮的黑眼睛总是充满了善意。当时有出著名的话剧叫《霓虹灯下的哨兵》,剧中有个“黑不溜秋”的赵大大,他就很自然地被叫做赵大大。因为我名字里有个“南”,所以成了“童阿男”   更多...

朱正琳:我的铁窗岁月

本文作者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因被认为参加反革命集团而入狱,四年多才被释放,于是有了一段非常时期的非常经历。三十年后,他把这段经历写成一个个故事,其人性的磨砺和人生的思考,都带上了某种传奇、严酷的色彩;在叙述时,又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呈现出一种从容的气度。说起来我们这一代人也真够傻的,少年时好些人竟然对铁窗怀有一种向往之情。   更多...

张福贵:岁月如歌:让诗为历史作证

好长时间以来,我就有一种感觉,觉得今天是一个忘记诗也不需要诗的时代,人们似乎已经不知道谁是诗人了。诗成了隔年的童话,诗人已经成为远天的清风,远离了人间。但是当我认真读过一些诗人的诗作之后,又有了一种新的感觉,觉得今天的诗人群体其实是一种很另类的人,诗人仍在用自己的创作证明着自己的存在,而且是一种很重要的存在。诗为我们的   更多...

雷颐:国民党的大陆岁月

从1894年孙中山创办兴中会起,到1949年国民党仓遑逃离大陆,国民党在大陆度过了五十五个春秋。在这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风云中,它从一个仅二十余人的秘密小团体成为一举推翻清王朝的巨大政治力量、经过种种曲折终成统一全国、拥有最强大武装的执政党;但在权力达到顶峰时,它却轰然坍塌、黯然离去。回首这一段历史沧桑,不禁使人想起《桃花   更多...

许纪霖:坚守底线是知识分子的伦理责任

莫言式的生存智慧前不久,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瑞典文学院唯一懂得中文的马悦然先生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许纪霖教授欠莫言一个公开道歉》。为什么马先生要我向莫言道歉呢?原来在2011年11月8日,莫言在腾讯微博上发表了一首打油诗: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白蛛吐丝真网虫,黑马窜稀假愤青。为文蔑视左右党,当   更多...

向继东:一种坚守和存在——我与“新史学丛书”

广东人民社成立60年,肖风华先生约我写点与该社关系的文章,让我首先想到自己主编的“新史学丛书”。在严肃图书市场惨淡经营的当下,此丛书持续出版四年多,已经出到第三辑,近20种,并正在组编第四辑书稿,也许算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吧。一回忆我与该社第一次接触,我得感谢朋友朱鸿召先生。十年前,朱鸿召先生主编“走进延安丛书”由广东人民   更多...

郎咸平:我始终在坚守自己的学术信仰

很多人问我怎么看待我所引起的这场有关国资改革的争论。事实上,没有什么特殊、神秘的。我从在美国开始研究的课题就是公司治理,而公司治理本身追求的就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股民的利益,放大了说就是维护全民利益。这在美国很正常,但我没想到的是,在中国这却显得并不正常。中国现在没有建立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游戏规则,流行的是股市圈钱和产权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