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巍:党是如何改变我的人生的?的相关文章

王巍:党是如何改变我的人生的?

2012年8月10-12日,我重返大连,35位原来辽宁财经学院(现在是东北财经大学)基建大家系77-2班的同学再次聚会.大家重新走过老校园,老宿舍,老教室,老操场,参观新大楼,图书馆,运动场,新校园.伴着集体歌声,在雨中游览了棒槌岛,老虎滩和中山广场,斯大林广场,青泥洼桥,星海公园等旧地.我连续两个早上去星海公园沿老路   更多...

被“鸡头”改变的村庄

“我哭不出声来,我用牙刷盒子把我的左手腕锯开了一个口子。这时××来了,他用力箝住我,扯我的裤子……××走后,我继续割腕,割开了一寸三分长的口子。我边割边用自来水冲洗,以使血流得快些。我想我没有脸见我的爸爸妈妈了,割腕的嚓嚓声中,我的眼泪不停地流。———摘自小翠(化名)申诉材料第20页在当地,以非法组织卖淫为业的分工严密   更多...

苏菲:“微官”时代,谁改变了谁?

一种传播媒体普及到5000万人,收音机用了38年,电视机用了13年,互联网用了4年,而微博只用了14个月。微博快速成为中国网民诉求最便捷的表达渠道,人们借助微博实现“虚拟的街头表达”。微博也正在上升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形态之一。而官员微博由于其博主的“江湖”地位与寻常博主的不同而备受关注。 “微官”时代里,有人因微   更多...

余英时:中国近代个人观的改变

前言 最初我想提出的问题主要是关于自我(self)的问题,也就是在中国近代思想的变化中,中国人对自我的态度、看法是否有所改变的问题。现在正式写出来的题目是“个人观”,所以我在下面也将略作调整,以免文不对题。好在“自我”与“个人”关系很密切,内容调整并不太困难。现代中国人主要的观念认为传统是压迫我们的、拘束我们的,这也   更多...

人生第一当

从少年到成年,又从中国来到海外,几十年来大大小小的受骗上当已经不知经历过多少回了。唯有人生之途中那第一次上当,恰如初恋一样,让我刻骨铭心,至今难以忘怀。那是在一九六八年春夏之交,上山下乡运动刚刚开始兴起的时候。当时我还不到十八岁。文革头两年的动乱中,虽然城头变幻大王旗,除了革命派保皇派造反派保守派之外,还有无数的变色龙   更多...

邵燕祥:我的人生是失败的人生

华威西里塔楼的公寓里,墙壁重新粉刷过,书柜里的书都差参不齐,素雅的窗帘窸窸窣窣。“每次同他分手,我都从他的笑容中得到一种满足。”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说,“但他的笑是凝重的,像他的诗,也如同他的杂文。你读他的作品,会依稀感受到20世纪后半叶,中国历史的最沉重的那一页。他仿佛从寒冷中走来的人,从那冒着热气的口吻里,不断地诉说   更多...

周濂:未经考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人生

在没有英雄的时代里,怎么做一个人,一个不犬儒、不苟且、不绝望、独立、宽容、理性的乐观主义者周濂,1974年12月生于浙江。先后获得北京大学哲学学士、硕士学位,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学位。2005年11月至今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任教。著有《现代政治的正当性基捶、《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等。(图/本刊记者 卫毅)在给   更多...

改变美国的20本书

《共产党宣言》、《汤姆叔叔的小屋》和“跨掉的一代”的诗歌圣经《嚎叫》共同入选了“改变美国的20本书”。 由美国最大连锁书店巴诺(Barnes&Noble)出资创办的《图书》(Book)杂志在其7-8月合刊中,公布了该刊评选出的“改变美国的20本书”。 该刊称,他们的初衷是寻找使美国之所以成为美国和使美国人之所以成为美国   更多...

林建刚:罗隆基的人生抉择

罗隆基,民国时期最早批判国民党党国体制的知识分子,对于苏俄式的政党,在1930年代也曾有过犀利的批评与深刻的洞见;然而,1949年前后,这位颇多争议的学者以自己的行动表示了对新政权的认同。在这背后,到底是哪些因素使他远离了国民政府呢?不能划清公私界限是政论家之大忌作为留学英美的政治学学者,罗隆基在1929年开始的“人权   更多...

党国英:警惕政治激进主义:如何改变农民的弱势地位

摘要:转型期间,中国农民为何成为最大的弱势群体?聪明的政治,不怕农民强,最怕农民弱。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的弱势地位,需要一个历史过程:有的事情可以做快一些,有的事情还不能太急。需要警惕的是,以公正名义出现的革命浪漫主义和政治激进主义。凡是村民自治工作搞得好的地方,农民的利益就容易得到保护,现实给出了积极的路径。一、成为弱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