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读己所喜,多求甚解的相关文章

池莉:读己所喜,多求甚解

书友:您觉得如何更好地引领我们的孩子去读书?池莉:我觉得小孩子不能上来就读大师的作品。小孩子和大师隔得太远,消化理解很难。现在的教育有问题,要求小孩子读名著,我个人不太赞成。小孩子开始读诗词、童话、散文和美好的故事更合适。孩子就像一棵小苗,你不能上来就灌很重的肥料。西安书友:您刚刚说阅读可以使人善思明辨,就举了食品安全   更多...

池莉:香烟灰

1一夜成名对人的影响非常之大。少年得志对人的影响也非常之大。尽管这影响大到何种程度无法量化,总之应该可以说是大到了足以使这个人成为成名之后的那个人。总之,成名与不成名,那终究是不一样的。詹国滨一夜成名的时候是一个少年,就几天工夫,眼看着他就器宇轩昂与众不同了。成名对于一个人的长相,那就是有着神奇的作用,它会让人的模样舒   更多...

王彬彬:经是不可甚解的——旧调重弹说读经

在近代以前,“读经”,是天经地义的事,用不着有人去发起什么“读经运动”。然而,也就在这抑扬顿挫的读经声中,中国一步步走向贫弱。“鸦片战争”后,当“英夷”提出要香港时,满腹“经”纶的朝廷大员面面相觑后,怯怯地请教“英夷”:香港是个什么东西。当弄明白了香港原来是个如此蛮荒之地后,他们松了口气,慷慨地摆摆手说:要,就拿去吧-   更多...

池莉:婚姻究竟什么意思

相信关注婚姻的人数与人类总数等同。因此婚姻究竟什么意思已有无数解释,比如:婚姻是合同,是契约,是围城,是笼子,是一场马拉松长跑,是爱情的坟墓,是一种专制体制,是搭伙过日子,等等,总之都酸溜溜的无一句好话。到底还是古人智慧,“婚姻”的造字,其实就已经直指客观事实:一发昏的女人框住了一大人——婚姻里是男人被囚,女人看守。如   更多...

白志强:喜神

1刘宏印象中他的家在小时候搬迁了两次。头一次是从部队大院搬到了省委家属大院。那时候他还小,才上小学一年级。那次搬迁他仍上着学,他一点也不操心搬家的事情。他放学回来就让他爸的秘书接到了新家里。那次搬迁他几乎没留什么印象。他的家只是从部队大院的小二层楼里,又搬到了省委家属院的小二层楼里。这两个家没什么差别。第二次搬家就惨了   更多...

吴稼祥:马英九“冲喜”

大陆的大悲遇上台湾的大喜,这在中国传统风俗里,叫做“冲喜”。政党和平轮替,一喜也。两岸二次休兵,二喜也。中华民族的民主政治结束实验室阶段,三喜也。前独裁政党可以化蝶,四喜也。   更多...

张鸣:他们为什么喜欢郭敬明?

有人说,文学已经死了,但作家却还在。只是,领风骚的人物,已经换了一代新人。最耀眼的两颗星,一个是韩寒,一个是郭敬明。虽然由于比较有公共心肠,媒体比较喜欢捧韩寒,但真正的胜利者似乎应该是郭敬明。他的新小说《小时代》2,一上市,就卖了120万册。全国第一销售量,让一向在韩寒的讥笑面前保持低调的郭敬明有了底气。开始回击韩寒,   更多...

祝东力:农民是如何被喜剧化的?

农民主题曾经阐释了中国现代历史农民题材,自五四时代起,就构成了中国现代文学的两个基本主题之一。它与另一个主题,知识分子主题,共同组成了现代文学的两个基本方面。这两个主题,从现代文学的奠基人鲁迅的小说集《呐喊》《彷徨》等开始,就被确立起来,并延续下去。这并非偶然,因为现代文学中的农民主题和知识分子主题,相辅相成地阐释了中   更多...

丁东:周有光的喜剧

周有光出生于1906年1月13日,现已步入人生的108个年头了。如此高龄还在阐发新思想的学者,全球没有第二人。他不但是华夏的国宝,而且是人类的奇迹。周有光闻名于世,首先因为他是国际知名的语言文字学家,参加了“汉语拼音方案”的制订,有“汉语拼音之父”的美誉;作为中美联合编审委员会的中方三编委之一,参与主持了《简明不列颠百   更多...

李开盛:普京当选的喜与忧

俄罗斯正在进行一场没有悬念的总统选举。根据凤凰3月4日晚的报道,普京的得票率应该是已经超过了六成六,普京归来即将成为现实。作为一个信奉民主价值、支持任何一个国家民主进程的人来说,我一直对普京归来怀有一种深深的忧虑。虽然这次选举是在一个看起来民主的程序之下进行的,实质上却是一次对民主的嘲弄,让所有珍惜和爱护民主的人都会心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