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告别以体制内外分人站队的旧思维的相关文章

曹林:告别以体制内外分人站队的旧思维

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体制之下,一个坏体制,我们都会深受其害,所以要共同去批评它促其改进;一个好的体制,我们都会受益,所以都要去捍卫它。共同生活在这个体制之中,需要共同的利益感觉,你无法以“我是体制内”而去护短,无法以“我是体制外”站队划圈子并推卸责任。   更多...

信力建:也说体制“内外”

最近文坛上爆发了一场关于“体制内外”的争论,有人认为根本无所谓体制内外,体制内外问题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而将人的思维划分体制内外并且认定“体制外思维”优于“体制内思维”,则完全是毫无意义的谵言妄语。而有人则认为“体制”是存在的,可有多种,“体制内”与“体制外”本是一个极具开放性无关乎褒贬的中性词。还说 “体制”并不   更多...

鄢烈山:告别“口号治国”的旧思维

“口号”的本义是什么不必去考证,它的今义则众所周知,就是挂在嘴边或者横幅上、刷在墙壁或告示牌上的那些“口气很大”的话,有时又叫“标语口号”。现代口号起源于动员群众的革命运动。我不久前参观湖南浏阳文家市秋收起义纪念馆,就看到了当年编拟的“秋收暴动口号”文本,“留”在墙上的旧痕则有“欢迎白军士兵和官长来当红军”等。应该说   更多...

十年砍柴:无法告别的体制

这二十年里,我从黄河边一座苍凉的城市一所孤独的大学,闯进满城冠盖的京都谋生。廿载岁月,在体制内翻转折腾。而我的文字,总让诸多的读者认为我是体制外的孤魂野鬼。若我某篇文章对当下执政者略有温情之笔调,就有读者在网上提醒我:不要被体制招安了。中国人喜欢划分营垒,分清敌友。在公权力无远弗届、无孔不入的中国,体制内外的区别真的那   更多...

黎鸣:同胞们,告别“皮肤”思维的历史时代!

什么是“皮肤”思维的历史时代?凡是由孔儒主宰中国人意识形态的历史时代,都是“皮肤”思维的历史时代。从孔、孟、荀,到董仲舒,到二程,到朱熹,到王阳明,到熊十力,到冯友兰,到牟宗三、徐复观、唐君毅,到杜维明,到成中英,到蒋庆,到陈明,到等等等等,总之,从孔孟,到后来的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新儒家”,以及到今天所有他们的徒   更多...

王绍光:中式政道思维还是西式政体思维?

3月29日上午,“庆祝《人民论坛》20周年暨《学术前沿》创刊理论研讨会”在人民日报社综合楼报告厅隆重召开。研讨会以“理论自觉自信自强:路径与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话语体系建构”为主题。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主任王绍光教授发表题为“中式政道思维还是西式政体思维?”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我从我自己研究过程中间碰   更多...

张梦阳:论“文革”思维

2008年,我写了《论“大跃进思维”——中国大跃进五十年祭》,刊载在当年《随笔》第3期上,颇得同仁好评。吉林散文家桑永海先生在文章中将“大跃进思维”当作了一种专门术语进行评述,并注明我为首创,深受鼓舞。因而拟再写《论“文革”思维》,2016年中国“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之际推出。但是看来可能等不到那一年了,一是因为我已到   更多...

周瑞金:从管治思维到共治思维

社会体制改革是一个缓慢而渐进的过程《南风窗》:以社会体制改革为重点的阶段从2004年算起的话,到今年已经7年,接近您所预计的这一改革阶段总时间的一半。您如何评价这7年的改革成果?周瑞金:在开展社会体制改革时,党和政府起初提出“科学发展观”,随后又提出建设“和谐社会”,这两个思路应该说是非常重要的。到了十七大,党则明确提   更多...

再论“流氓思维”

2001年5月9日中新网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一名带团到法国招商的东北铁岭市市长,由于在飞机上霸占了五﹑六个行李架,又无礼大骂机组人员,被法航动用警察赶下飞机。这件事由于涉及了中国官员的形象(面子),当时很是轰动一时。下面这事也和铁岭有关,也和“面子”有关。奥运会还没结束,想必关注奥运会的都还记得李卓吧。李卓的家,就在铁   更多...

袁伟时:勇闯思维的禁区

儒家礼治限制不了皇权在儒家传统里,寻找政治改革的资源,清末的康梁维新变法即为典范,名之“托古改制”。近二十年来,随着中国政治形势的转变及经济的崛起,80年代思想启蒙阵营急剧分化,以引介斯特劳斯的保守主义为代表的刘小枫,以及研究哈耶克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秋风,陆续转向传统,影响遍及整个学术界。除此,当代儒者蒋庆,2001年   更多...

谁选择体制?

在北大一座旧楼上,一间僻静的房间里, 一张桌子,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窗外的阳光,北京大学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徐湘林博士显然是一个喜欢在安静的环境里,自由漫步于思维空间的人。叙说风云激荡的政治历史,他依然保持平稳的语调,充满理性的色彩。他着重强调:抛开各种形而上“主义”的纠缠,直面中国政治制度的本土现实,来审视政治制度这一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