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离开中国前的心里话的相关文章

加藤嘉一:离开中国前的心里话

好久没有写中国字了。这段时间,我有意与中文写作拉开了点距离。不为什么,只是直觉。最困难的时候,我很信任的一位中国老师劝我,“嘉一,你暂时什么也别做,从公众眼里消失一段时间,这对你来说是有必要的。忍耐一下,你会成为更有力量的人。”我欣然接受了她的劝告,就像无条件听妈妈的话似的。于是,我决定集中做好两件事:跑步与等待。现在   更多...

加藤嘉一:刘志军的高铁遗产

我初到中国的时候,刘志军刚刚当上中国铁道部长。八年来,我无数次乘坐中国火车到各地旅行,既坐过又脏又乱的普通列车,也坐过现代化的“和谐号”,将来肯定还会坐世界领先的京沪高铁。不过,中国高铁之父刘志军却没有机会以铁道部长的身份看到京沪高铁的开通了。根据报道,他因在铁路建设中的“严重违纪行为”而落马下台,有永远出不来的可能。   更多...

韩淮:田汉对我说的心里话

1956年秋,波兰军队文工团来华访问。鉴于是较庞大的艺术团,文化部和对外文委决定,请田汉坐镇指挥接待工作。田汉和夫人安娥一起来到接待办公室,当田汉介绍安娥时,我大吃一惊:“安娥6渔光曲》的作,我年轻时还为《渔光曲》跳过舞呢1安娥大姐问我:“你那时多大年纪?”我说:“13岁。”她说:“啊!那你是老同志了1我未敢再说话。随   更多...

加藤嘉一:中国改革止步2012?

对中国官员来说,实行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会不会继续下去,这个问题似乎没有讨论的必要。就在几天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纪念中国加入WTO十周年的高峰论坛上刚刚强调了改革开放的意义。他说“中国过去30多年的快速发展靠的是改革开放,中国未来发展也必须坚定不移地依靠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坚持和发展中   更多...

武际可:我缴的两笔心里不舒坦的钱

钱花了就花了,有什么不舒坦。莫非太小气,舍不得。非也。钱花得不明不白,所以心中不平。不平则鸣,所以要说几句。第一笔是电话安装费。大约在1985年,我家里装了一台电话机,安装费是5000多元。按当时的工资水平,得要积蓄好几年才能够安装这一部电话机。如果考虑80年代末的通货膨胀因素,那5000元的购买力足足可以顶上现在的5   更多...

加藤嘉一:低效的伦敦

2月16日至19日,我第一次访问了英国首都伦敦。16日16时,我乘坐的CA937航班着陆Heathrow机场第三航站楼。我平时飞来飞去,访问的国家还算比较多,没什么新鲜感,也没什么新发现,跟着其他乘客去过关。要过关了。本国人的入境处基本是空的,没什么人。后面看到了“人海”,应该是针对外国人的入境处。令人崩溃,肯定要等很   更多...

加藤嘉一:外交与民主

现代人已经习惯了忙碌,似乎忘记了,至少忽略了静下心来读书。信息爆炸导致知识快餐化。写作的人,尤其时评者容易陷入“文字奴隶”的生存困境,而不知道自己的文字为社会良性发展所产生的价值是什么。这样的时候,我有意停下来,与那些泛滥的时事与信息拉开点距离,不追踪,也不盲从。在FT中文网上专栏《第三眼》里,迄今为止,我曾经与读者分   更多...

加藤嘉一:重读亚里士多德

最近,我重读了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这是对我人生观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此书是政治学理论的经典之一。读后,让我产生了强烈的愿望去思考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当前,人类面对的是动荡、不稳定、不确定的后现代社会。正因如此,谦逊回顾,认真学习古代前辈给后辈遗留下来的思想,变得更加重要和切实。亚里士多德的思想长期以来对西   更多...

加藤嘉一:日本与中国改革的最大差异:心态

日本与中国显然都在改革、开放。但改革中最大的差距,在我看来是「心态」。 今天的日本,我们随时随处都能听到一个词,叫「改革」。无论东京的国会、繁华的涉谷、银座、两所最高学府——东京大学、京都大学还是乡下的小街头、我家乡伊豆,「改革」对广大的日本老百姓来说,并不陌生,但有些茫然。前几年,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提倡「结构改革」,主   更多...

加藤嘉一:中国公共外交应国退民进

10月下旬的一天,我在东京与母亲一起逛街。走累了,想喝点东西,就看看周围有没有便利店,找到了7-Eleven。店不大,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员工。看到我们走进来,她就开朗、温柔地用日文说:“您们好,欢迎光临。”母亲从冰柜里拿出一瓶红茶,我到收银台点一杯咖啡。女员工面带笑容,立刻转身用杀菌的洗手液洗手,然后把煮咖啡用的杯子递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