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东巴教通论》后记的相关文章

杨福泉:《东巴教通论》后记

这本《东巴教通论》是在我承担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东巴教通论”研究的基础上补充修改而完成的。该项目于2004年立项,几番寒暑,最终形成了这本书。我虽然出生在纳西族聚居的丽江,但因为纳西族的本土宗教东巴教在新中国成立后已经逐渐衰落,在大部分纳西族乡村已经基本停止活动,因此小时候对东巴教没有耳濡目染的了解。我对东巴教   更多...

杨福泉:《走进图画象形文的灵境》后记

我长年在故乡的土地上跋涉,20余年来,足迹遍及滇、川、藏地区的很多纳西族村寨。东巴文化是我苦心探询的纳西学重要内容之一。在多年的田野调查中,我与各地很多东巴老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从他们那里不断地探求纳西人的古文化之秘。在学术刊物、学术著作以及国际论坛上,我一直与国内外学术界的同仁进行着同行之间严谨的讨论。而在现在的这本   更多...

杨福泉:《纳西族与藏族历史关系研究》再版后记

拙著《纳西族与藏族的历史关系研究》被选入“当代云南社会科学百人百部优秀学术著作丛书”,这是这本书在2009年入讯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百年重要著作提要》一书后所得到的学界的又一认可和鼓励,作为作者,我感到欣慰,也把它视为一种鞭策和勉励,鼓舞我更严谨踏实地走好以后的治学之路。这本《纳西族和藏族的历史关系研究》是在我的博士论文的   更多...

杨福泉:洛克《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校译后记

(我审校和补译此书,所花费的精力和时间,超过了我写不少论著所花的功夫,仅仅为弄清植物动物和藏传佛教等方面的各种术语,就自费购买了很多相关的工具书,如今此书在市场上销售量很大,受到各方面读者的广泛欢迎,已经重印了很多次,我觉得作为一个与洛克先生有些“隔世之缘”的纳西人,对他的这本巨著在他生活了27年的中国重新受到这样的关   更多...

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杨福泉博士谈扶贫试点项目

《中国民族报》记者 牛锐近年来,学术界在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既有理论的建树,也有务实的行动。由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杨福泉博士引进和主持、德国米苏尔社会发展基金会资助的两个扶贫项目——“民族中专贫困生助学”和“少数民族妇女传统手工艺技术培训”,于2004年开始在丽江实施。几年来,这两个项目资助   更多...

杨福泉:我与母语

1、母语与故土文化对我的影响我是个纳西人,纳西语是我的母语,它对我来说,有一种魂牵意系的魔力。我觉得它是世上所有的语言中与我的精神和心灵世界关系最为密切的语言。尽管如今我当了教授、博士,并常有机会到国外讲学访问,在生活和工作中用得最多的是汉语以及英语,写作最多的是用汉文,但我不能想象,如果我不讲自己的母语,我的精神世界   更多...

杨福泉:民族文化的传承与民俗的保护

我认为,活着的民俗活动是民间文化传承的根本,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和发展一个最基本的根基,就是云南26个民族民俗文化这个丰饶的土壤。保护好这片土壤,才会不断长出充满生机活力的绿树红花,只有保护好这片土壤,才能保证在云南的红土地上始终能产生像李怀秀、茸芭莘那、和金华等这样的乡土艺术艺术家,杨丽萍这样的艺术家也才能在这片肥沃   更多...

杨福泉:与山和水生死相依的丽江

1.山水人文赋予丽江灵魂和生命 丽江,顾名思义,就是“美丽的江河”之意,这里的“江”指伟大的中华母亲之河长江上游的金沙江。汉语中的意思如此,而在纳西语中,“丽江”称为“衣古堆”,意思是“江湾之地”,“江”指金沙江,两种地名之意,都离不开江河之水,可以说丽江与水是生死相依的。而纳西族是一个山地民族,纳西人的神山是海拔55   更多...

杨福泉:在诺贝尔的故乡邂逅东巴经典

云南有一大宗民族文化瑰宝流落在西方近十个国家,这就是如今闻名于世的纳西族东巴经。纳西人是世界上为数极少的创制了象形文字并用它来抒写自己的人生旅程和心路的民族之一,数万卷漂零在茫茫红尘中的东巴经秘笈不仅铭刻了他们与大自然和精灵世界的对话,也记录了他们在漫漫世路的生死歌哭,悲欢哀乐。万卷秘笈,是宗教的圣典,也是一个古老的艺   更多...

杨福泉:埃及游历三篇

一、金 字 塔 下在埃及首都开罗西侧的吉萨,当那三座列為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金字塔一下子呈现在我的眼前时,对我心灵的震撼还是远远超出了原来的想象。沙漠上空明晃晃的太阳,灿烂地照耀着矗立在漠漠黄沙中的三座金字塔,塔尖遥遥地伸向长空,犹如三支巨大无比的笔,在蓝天上纵横挥洒地书写着千万年来宇宙洪荒大漠莽原的神秘和壮丽。走近那由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