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子: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的相关文章

耶子: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

我当年就是在《知青》里的北大荒——合江地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22团支边,当时团部在乌苏里江边的饶河。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时有六个师,以“建、设、钢、铁、长、城”6个字为各个师的番号,我们的三师的番号就是“钢”字,写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钢字几团几连几排几班。 三师是黑龙江建设兵团最大的师,据说前身是八五三农常   更多...

张颐武:梁晓声的意义

二十多年来,梁晓声一直在坚持自己的写作,而且他的写作一直有自己异常忠实的读者。梁晓声为他们表达他们自己没有机会表达的东西,也给予他们的人生一种特殊的观念。于是,他变成他们的代言人的同时,也变成了他们人生的指导者。于是梁晓声的存在一直是一个中国文学的异数,他有许多真正的读者,却始终不是文学主潮的弄潮儿。但他却不可思议地成   更多...

耶子:怀念那曾使万人空巷并让心灵颤抖和热血澎湃的"声音"

纯属偶然,记得那一晚洗衣被洗到非常晚了,没有按时看7:00的新闻联播,于是没有遵循8:00点睡觉的习惯(因为第二天要早起上班的),懒懒打开那台14寸的黑白电视,突然一阵高亢辽远悲苍的陕北歌谣响起,震撼人心,我愣了一下,正好是《河殇》第二集刚开始播放,我先是被如此震撼人心的歌谣所吸引,接着被解说员那掷地有声难以言表的磁性   更多...

陈晓明:时代的倔强穿行者——重新解读梁晓声

2004年,南海出版社以雄健的气势,推出梁晓声的中篇小说集《弧上的舞者》五卷本,金木水火土,概括了物质世界万物存在本性的古典哲思范畴,正好用于形容梁晓声近三十年的写作历史,足以展现当代人的精神生活历史。“弧上的舞者”这一说法来源于梁晓声自己的创作谈,他称自己是“置身于弧上的写作者”。在聪明的出版者对此所做的解释中,“槐   更多...

邓峰:活着不容易

每次轻轻翻看一下作家余华的长篇力作《活着》,心中都不免产生一种阵痛,一种压抑悲愤的感觉。处在大历史下的个体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和弱小,无法掌控的命运是如此之痛。在余华冰冷的笔下,亡家、失女以及白发人送黑发人等一幕幕生命的悲剧接二连三地上演,可是对于这些,主人公是多么的无助,除了苦笑,除了满怀心酸的坚强外,还能干什么呢?一个   更多...

周濂:活着,还是死去?

12月13日的《南方周末》有两则关于死亡的报道:一个是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的教授余虹,一个是生在抚顺死在巴黎的下岗女工刘春兰。 都是知天命的年龄,在这样一个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有知识的人选择像飞鸟一样跃出窗户,没有知识的人为了躲避法国警察的遣返而不慎失足跌死。一个不愿苟且偷生的活所以选择有意义的死,另一个背井离乡、努力苟   更多...

林达:活着,还是死去?

“活着,还是死去?”这是莎士比亚戏剧《王子复仇记》中对是否生命继续的困惑。疑问主角和要处置的生命,都是汉姆莱特自己。最终,哲学思考都顾不上了,一场复仇混战中,大家同归于荆生活中,一些人的生命也在“活着还是死去”的推敲中,决定权却已不在自己手上:他们被控犯下严重罪行,面临死刑衡量,可谓生死一线间。去年,我们居住的这个州,   更多...

梁晓声:谷文昌的眼睛

谷文昌被福建省东山县的百姓尊称为“谷公”。他去世以后,每至清明,东山县的许多百姓,先祭谷公,后祭祖宗,遂成中国民俗中的大反常现象。其实,以反常而论,也不尽然。因为在中国的民间,祭典之事,神祇们所享受的待遇,几乎一向是优先于祖宗们的。然而谷文昌却并不是什么神祇。东山县地处福建省最南端,与台湾隔海相望。1953年,蒋介石   更多...

梁晓声:当下中国意识形态扫描

一1.所谓意识形态,在中国一向蒙着高级诡秘甚至吊诡的面纱;其实,无非便是社会的时代的意识之形态而已。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意识形态属于“上层建筑”。但在马克思主义学说中,彼“意识形态”是针对政治意识形态而言的,即主宰国家之政治、经济、法律、外交及军事的主体思想。这诸方面的理念所构成的思想体系,是决定一个国家现实状况和发   更多...

梁晓声:记我的学生俞德术和杨燕群

光阴似游云。调入北京语言大学,已三年矣。三年中,我有幸教过些非常可爱的好学生。我很喜欢他们。他们有什么忧烦,也每向我倾诉,或在电话里,或到家里来。而我,几乎帮不了他们。夜难寐时,扪心自问,实愧为人师。听学生言人生之一波三折,心疼事也。俞德术和杨燕群,便是我喜爱的两名好学生。不仅我喜爱他们,语言大学中文系的老师几乎都喜欢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