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华:“211”和出身论的相关文章

林少华:“211”和出身论

也许因为数字化时代的关系,如今什么都喜欢和阿拉伯数字发生关系。就敝人供职的大学这个行当来说,眼前就时不时有“211”、“985”这两组数字晃来晃去。其实,不仅在乡下老家当农民的大弟一头雾水,就连我也说不精确。只大体知道“211”大学有110余所,之后教育部又从“211”中圈点出大约40所,为“985”大学,均直属教育部   更多...

林少华:哈佛教授眼中的村上春树

美国哈佛教授杰·鲁宾(JayRubin)写了一本关于村上春树研究的专著:“HarukiMurakamiandMusicofWords”(哈维尔出版社出版)。鲁宾在哈佛专门讲授和研究日本文学,著有《妨害风化:明治时代的文人》(InjurioustoPublicMorals:WritersandtheMeijiState”   更多...

遇罗克遗作——《出身论》

《出身论》原载1967年1月18日《中学文革报》第1期,署名北京家庭出身问题研究小组。编者按为《中学文革报》编者所加。本文注释为《中学文革报》编者所加。 ——编注。 编者按:目前,北京市的中学运动普遍呈现出一派奄奄一毙的气象,造反派虽然十分努力,群众却总是发动不起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依然猖獗如故。这种现象,不由使许多同   更多...

遇罗锦:《出身论》诞生

第二天一大早,便传来了二姨的恶耗--她于昨天深夜自杀了,吃了一瓶氨茶碱。她没有留下任何遗言,脸颊红扑扑的,静静地像睡着了一般,只是在枕边有一个空药瓶。再也听不到她风箱般的令人窒息的哮喘声了。我这才明白她送我衣服的深意……火葬场也由红卫兵控制着,地、富、反、坏、右、资、黑干等“黑七类”,死后一律不准进入火葬常几年前“国家   更多...

徐友渔:思想家和烈士:《遇罗克与出身论》序

人类历史上,有两种人对同时代人和后来者的精神和心灵产生巨大的影响。一种是烈士,他们为真理、为理想受苦受难,视死如归;另一种是思想家,他们目光如炬,洞察实质,是社会的先知先觉。一身兼思想家和烈士两任者寥若晨星,他们承受的巨大苦难和发出的精神光芒交相辉映,使他们成为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一座座丰碑。苏格拉底是这样的人,布鲁诺也   更多...

谢泳:贪官的出身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极大变化,总体趋势向进步方向呈现,这一般没有人怀疑。这三十年中,一个特殊现象是中国贪官的数量激增,我没有详细统计,但凭感觉和断断续续看到的各种材料,大大小小的贪官加起来的总数真是惊人。我有时候也想这个问题,事情何以致此呢?一般的认识,都会认为这是我们的制度缺失造成的,这在大的判断上没有问   更多...

张鸣:贱民背上出身的魔咒

在我的案头,摆着一套厚厚的书,上下两册。这本书是由一群已经被遗忘的人写的回忆,名字叫《无声的群落》。写书的人,是一群文革前就上山下乡的老知青。提到这些人,人们能够想起的,顶多是几个被誉为上山下乡运动前驱的人物,比如邢燕子、侯隽,即使这些曾经有过光环的人物,也已经在历史上被人忘却。但实际上,当年下乡的这群老知青,跟这几位   更多...

程志华:论良知的呈现

摘要:“良知”是否是“呈现”曾是20世纪初叶发生在熊十力与冯友兰间的一桩“公案”。虽然二人对此有不同理解,但均未对自己所持观点展开论述。不过,作为熊十力弟子的牟宗三却把这一“公案”“牢记在心”,“从未忘也”。经过三十年的对比深思,牟宗三终于证成了“良知是呈现”这一命题。牟宗三的论证分为三个方面:其一,“良知”可以颁定道   更多...

彭华:论境界与情感

中国文化之绵延赓续,与素重师承之传统密切相关。儒佛之“道统”说,汉学之“师承记”、宋学之“渊源记”[1],即其力证。故历史学家陈寅恪说,“华夏学术最重传授渊源。”[2] 作为现代新儒学的八大家,亦呈现出同一特色。冯友兰一系,即其显例。冯友兰(1895-1990),字芝生,河南唐河人。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新理学”的   更多...

沈茜蓉:出身不再决定命运:美国教育平权运动40年

一场由政府社会精英共同发起的教育平权运动,使强势群体为弱者做出牺牲,以实现平等的梦想,并为未来的美国社会注入持续不衰的活力。在纪录片《等待超人》中,来自美国洛杉矶市的西班牙裔小女孩黛西面临这样一个难题:她梦想成为一个兽医,这个梦想要从学好8年级的数学开始——然而在她所在社区的史蒂文森初中,只有13%的毕业生数学是合格的   更多...

王小妮:出身寒门的大学生

真正的问题也许不是寒门是否出贵子,而是寒门无退路为什么在内地批评到现状,往往得到年轻人的支持喝彩,而这个群体又偏偏热衷于报考公务员?七年来,我比较贴近今天的大学生,心里时常蹿出类似的想法,曾经在“2009年上课记”里写过“割裂的人”,最近两年又有了新鲜的理解和实例。“潮”比曾经的憧憬还远大学就是“营盘”,学生是“流水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