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全球化与弱政府的相关文章

郑永年:全球化与弱政府

在经济全球化冲击下,西方正发生着严重的政治危机。在苏联解体之后,西方普遍盛行乐观主义,于是出现了福山的《历史的终结》理论,认为基于自由资本主义经济之上的民主政治,是人类可以找到的最好的制度。但现在很少人再可以这么说了,西方学术界和政界的很多人趋向悲观。一个可以观察到的现象就是,在这一波全球化到来之后,在世界范围内出现弱   更多...

郑永年:中国模式政治化不客观

改革尚未有共识 警惕“城堡政治”说到中国模式,有人强调中国特色,有人强调普适性,都是假命题。《中国经营报》:你是最早提到中国模式的学者之一,但近年来关于这个概念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愈演愈烈。你怎么看?郑永年:最近这几年,中国模式被政治化了,左派说,中国模式好得不得了,右派说,中国模式根本没有权利存在下去。但所谓   更多...

郑永年:解释中国

清晨,广东顺德一家星级酒店的咖啡厅,宁静而优雅。落座后,随口谈及近期的社会问题,郑永年马上打开了话匣子,一口气说了很多,时而流露出惋惜的神情。“中国最可悲的是没有自身的知识体系,我特别想在这方面做些事情。”郑永年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很多年来,他一头扎进了中国问题研究,希望建构一个非西方的理论来解释中国,解释   更多...

郑永年:中国模式的背后

中国模式不能过于政治化 记者:中国模式近来一直被热炒,您认可中国模式的说法吗? 郑永年:中国模式这几年存在着很大的争议,我们有一个误区,对中国模式过于政治化。左派人士认为中国模式很好,甚至超越了美国模式。而自由派、民主派认为中国模式毫无意义,也不承认其存在。作为一个学者,将中国模式过于政治化,无论是否定还是肯定,都不利   更多...

郑永年:不改革,就被改革

20年前,邓小平南巡重新定义改革,20年后,中国经济飞速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经济发展带来的各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到了必须再启动新一轮改革的关口。下一步改革该怎么走?国家如何形成新的改革共识?2012年全国“两会”尚未开幕,各方关于改革走向的辩论已硝烟四起。在本次全国“两会”开幕前一周,本报专访了长期关注中国转型问   更多...

郑永年:利益集团主导的改革不可能成功

编者按 在看似一致的“改革”语境下,却是利益主导各说各话。本报记者专访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时,他认为当前所谓的改革共识是个假象,要扎实推进改革,仍需“顶层设计”。他设计的改革路线图是,从经济改革到社会改革,再到政治改革。经过三十多年高速发展,中国社会领域已然形成,且欠债颇多,在这个阶段,郑永年认为以民主化   更多...

郑永年:“唯GDP是从”的城镇化将是场灾难

国务院日前批转国家发改委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城镇化被列为其中一项重点工作。城镇化被解读为拉动内需的最大潜力,是未来拉动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但是,在“GDP主义”的主导下,城镇化常常被误读为城市投资、城市建设。如何避免城镇化变成新一轮“摊大饼”式的城市扩张?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   更多...

郑永年:GDP主义推高房价

一边是2009年金融危机,一边是房价依然“涨”字当道;一边是泡沫和较高比例的空置房,另一边残酷的现实是,中国不少家庭无力购房……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为何出现如此多的“二律背反”,难道仅仅是供求关系失衡,导致市场之手打开“潘多拉魔盒”?还是宏观管理政策之失?“供求关系已经很难解释今天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的现状了。”著名中国问题专   更多...

郑永年:中国模式研究应去政治化

中国模式是客观存在的 目前学界对于中国模式的研究太政治化和审美化,模式论述充满价值判断,阻碍人们对中国模式的客观认识。从西方对于中国研究来看,对中国模式的认识在不同阶段是不同的。改革开放以前他们认为中国仿照苏联模式。和苏联决裂之后,尽管中国的发展具有了自己的一些特色,但中国还处于计划经济的苏联模式之中。改革开放以后,从   更多...

郑永年:意识形态淡化,共产党丢了一个法宝

认真研究各种主义的本质含义记者:在培养国家知识分子过程中,意识形态会起到什么作用?郑永年:意识形态的作用很重要。很多人说中国太意识形态化了,其实正相反,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主流意识形态太弱。社会上各种意识形态左的、右的多得不得了。政府应该把最优秀的知识分子集中起来,加强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策略。共产党以前有两个法宝,一   更多...

郑永年:中国转型社会立法要先行

51岁的郑永年自称是“流动人口”:生于浙江省余姚市,19岁入北大,28岁赴美,在普林斯顿大学拿到政治学博士学位,32岁进哈佛做博士后研究,34岁入职新加坡东亚研究所,先后任研究员和资深研究员,43岁被聘为英国诺丁汉大学终身教授,主持该校中国政策研究所工作。如今,他已成为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