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瑞金:特殊利益集团陷入末世疯狂的相关文章

周瑞金:特殊利益集团陷入末世疯狂

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我写过一篇文章《勇于解决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标题直接源于邓小平1993年9月16日与其弟邓垦的一段谈话。重温这段谈话,愈觉得邓小平极具前瞻性与洞察力:“十二亿人口怎样实现富裕,富裕起来以后财富怎样分配,这都是大问题。题目出来了,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分配的问题大得很。我们讲   更多...

周瑞金:高层应与特殊利益集团切割

周瑞金为中国资深报人,曾任《解放日报》和《人民日报》副总编辑。近年来,周瑞金发表了批驳“中国威胁论”、“遏制中国论”、“文明冲突论”的评论文章,在西方传媒广为流传。1991年邓小平在上海的春节重要谈话,曾透露其意欲推动改革的想法,然而舆论却踌躇不前,周瑞金遂以“皇甫平”为笔名,在《解放日报》发表《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等   更多...

周瑞金:切割与“特殊利益集团”的联系

为了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了人民大众的福祉,新中国60周年庆典过后,是我们勇敢地正视“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的时候了。本着十七届四中全会勉励我们“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的精神,我想探讨一下党和政府如何清理改革以来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问题。不同利益集团的分化和相互竞争,不仅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正常现象,而且是市场体系   更多...

郎友兴:特殊利益集团“梗阻”改革

公允地说,近十年来,科学发展观在各地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贯彻和落实,例如,在浙江,经过几年的努力,城乡统筹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可是,科学发展观贯彻落实的情况与人民群众的要求和中央的期待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在我们的社会中还存在着不少阻碍科学发展观深入贯彻落实的因素,在这些因素中,有认识、思想观念上的,也有体制上的,有主观   更多...

刘山鹰:特殊利益集团“特”在哪里

中国的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也面临着艰难的问题。其中许许多多的问题,似乎都在归结为权力的分配,归结为存在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应该承认,改革没有在所有方面带来福利。没有分享到改革成果的人,他们发愁的事情在不断增多,焦灼感越来越强烈,失落感、掉队感、被剥夺感越来越深。对一些年轻人来说,生活中的诗情画意少了,   更多...

周瑞金:胡耀邦是中国改革的总工程师

24年前,胡耀邦就是在清明过后的10天因心肌梗塞过世,使全党陷入巨大悲痛。胡耀邦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改革开放总工程师。为了把中国从濒临崩溃的边缘用改革的力量拉回来,他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哲人已萎,在中国改革又将走出新境界之际,怀想远人,别是一番滋味。   更多...

周瑞金:新“南方谈话”开拓改革开放新局面

编者按:2012年岁末,随着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顺利换届,决定下一步中国改革开放大方略的争论亦告一段落,改革抉择渐显清晰,中国和世界为之一振。围绕这一重大问题的探讨和博弈,从去年开始即在各阶层和各方面激烈进行。今年2月,适逢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发表20周年,为此,2月16日出版的《财经》杂志,以“改革抉择时刻”为题,约请当   更多...

袁剑:改革正在被特殊利益集团锁定在歧途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六中全会10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会议的主要议题是研究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更多地从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着手,消除各种危害公共利益的不利因素,营造促进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制度和机制。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鼓励市场竞争的同时,也将采取措施抑制和防范由此衍生“特殊利益集团”,以免其损害公众利益和破坏社会和谐。   更多...

周瑞金:思想解放 永无穷期

岁月流逝,时驰势易。伟人小平离我们而去已整整11年。他的宏钟大音“南方谈话”发表已有16年。而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车轮,正驶进30周年的历程。30年,成就辉煌。30年,又问题多多。中国的前进,总是成绩与问题交织,机遇与挑战并存,什么时候都少不了问题。重要的在于科学的前瞻和认真的回顾总结,通过思想解放、深化改革、促进发展,   更多...

周瑞金:“触动利益”为何难于“触动灵魂”

3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与采访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中外记者见面时表示, 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也可以说是攻坚期,的确是因为它要触动原有的利益格局。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但是,再深的水我们也得趟,因为别无选择,它关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这需要勇气、智慧、韧性。所幸的是,这些可以从我们的人民当中去汲取,   更多...

杨帆:警惕“特殊利益集团”绑架公共决策

近年来,我国特殊利益集团对公共决策的控制和操纵,给人感觉越来越明显。尽管各地出台抑制房价的政策,但公众都能或隐或现地感觉到,这些调控政策背后,总有强势房地产商晃动的身影。在我国各地,一只只看不见的利益之手,还推着房价一路飙升。同样,我国不少地方的价格听证会,也受到社会广泛诟玻因为,这些价格听证会,几乎陷入了一个“逢听必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