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要自由的相关文章

韩寒:要自由

上上篇文章里说,每个人要的自由是不一样的,上篇文章里说,民主,法制,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一些还在阐述键盘民主以及进行书房革命的朋友,我这就顾不上了,圣诞再打折,东西还是不会白送的。那我就先开始讨价还价了。首先,作为一个文化人,在新的一年里,我要求更自由的创作。我一直没有将这个写成XX自由或者XX自由,是因为这两个词   更多...

易中天:韩寒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方舟子值得尊敬,不宜效法。韩寒应该呵护,不必同情。出来混,是要还的,何况他这回的表现还那么差(对此,芦笛先生和何三畏先生都有很漂亮的分析)。这个烂摊子,当然得他自己收拾。而且,如果事实证明他确实有人代笔,那就更得他自己看着办了。包括他过去的张狂、草率、漫不经心和花拳绣腿,其实都已经付出代价。事实上,我每回参与公共事件   更多...

薛涌:为什么是韩寒

既然大家都拥有同样平庸的思想,谁也没法凭借思想本身来显山露水。最能引起注意的,当然就是能把这种平庸思想表达得最为生动活泼的时尚偶像了。当年曾有人说,中国的教授全加起来影响力不及一个韩寒。《时代》周刊也把韩寒列入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候选名单中。甚至有人把他视为“当代鲁迅”、最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韩寒主要是位赛   更多...

薛涌:韩寒的政治投机

去年底,韩寒以《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博文大噪媒体,似乎要引起二十一世纪中国一场空前的思想论战。追捧韩寒的人,当然也对赞誉之词毫不吝惜,频频称这位年轻的赛车手登高一呼、足以让整个中国思想界汗颜,甚至有把韩寒和鲁迅相提并论者。可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韩三篇”已经鲜有人提起。占据网络的,是关于“人造韩寒”   更多...

许志永:每个人都是天使——韩寒的委屈和方舟子的言论自由

论战双方都处在自己的逻辑体系里面,如果没有一方走出自己的角色,双方就会越来越坚定,越来越觉得对方是魔鬼。某种意义上,每个人看到的这个世界都是自己的偏见,就像人类社会到处存在左中右不同观点,可能大部分人都是真诚的,而越真诚的人之间冲突越激烈……   更多...

张振宇:戏子韩寒与方舟子

这些天占据我们新闻版面的依然是韩寒,不过还要加上方舟子,论战的题目也发生了变化,革命、民主、自由已经不再被人们谈及,好像这些并不那么重要,我们现在谈论的是名誉问题了,一个看上去很重要的题目。每天看着这样的新闻真的很难让人认真去思考了,仔细想想每天媒体上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新闻,我们的思想也被这些夺人眼球的新闻带着走,让我们   更多...

廖保平:打死韩寒算什么本事?

生出韩寒那才叫牛! 去年9月份,韩寒再次炮轰作协了,且连发数炮:《关于中国电影的十堆炮灰》、《领悟》、《副主席郑主席》。 韩寒炮轰作协又不是头一回,早先就听他说过:如果我当作协主席,下一秒就解散作协!不过这一次,有人是真正接招了。河北省作协副主席谈歌反打一炮: 要是我当韩寒他爹,那下一秒就把他打死! 同是 战友 ,同   更多...

何三畏:“表面现象”看韩寒

在这场骂战中,韩寒始终没有表现出一个文学天才的才情,写的文章跟方舟子相比幼稚到令人尴尬。并且从倨傲到萎缩,也过渡得太急骤了。这个时代的浮躁和势利的合力塑造着韩寒,也谋害着韩寒。网络就像人生的激素,把新一代催得早熟。可事实上,这个时代的精神婴儿期却更长。   更多...

周轶群:真实的韩寒

一在曾经加到韩寒身上的种种赞语中,一个核心字眼就是“真实”(同意表达有“真诚”,“坦诚”,“赤诚”,“率性”,“纯粹”,“坦荡”,“说真话”,“说实话”,“童言无忌”,“从来就不装腔作势,更不丑怩作态”等等,不一而足)。既然以“真”而成为偶像,那就难怪当有人质疑他的作品自他十六七岁出道起便是由他人捉刀时,立即引起了一场   更多...

杜君立:逻辑与韩寒逻辑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唐伯虎大概就连韩寒自己也一定没有想到,自从去年年底抛出“韩三篇”之后,他的热度持续发酵,几乎达到了炸锅的程度。即使10余年前韩寒就已经红了,但只有到了今天他才红到极致,以至于有人说他有点发紫,甚至发黑。从很大意义上来说,方舟子只是一个配角,韩寒始终是这   更多...

方舟子:“天才”韩寒的写作能力

韩寒认为自己是“有特别天赋的人”(《南方都市报》2002年11月13日),这当然指的是写作的天赋。韩寒的父亲韩仁均也这么认为,在《儿子韩寒》一书中,他写道:“二三年级的时候,韩寒写作文就开始‘虚构’情节,他似乎从未为许多小朋友都感到头痛的写作文头痛过。”韩寒在2006年在博客上晒过一篇他认为的“写得挺好的”的小学二年级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