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经济发展的真谛——再为大哥序 的相关文章

张五常:经济发展的真谛——再为大哥序

经济发展学(Economic Development,内地称发展经济学)是二战后的一门新学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美国很热门,但无数论著皆废物,到六十年代后期就不再风行了。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增长理论(Growth Theory),以数学模型处理,倡导者主要是麻省理工的一些大师,但因为资本累积(capital accumu   更多...

张五常:憇息闲话与大哥谢世

这些日子集中于大修十年前写下的三卷《经济解释》,其实大部分是重写:三卷三十一万字会变为四卷五十多万字,其中三十多万字是新写的。马歇尔的《经济原理》前后共八版,初版与第八版相隔三十年。不是印刷次数,是有修改的版数。施蒂格勒、科斯、张滔等学者喜欢跟踪马氏每版的修改,那是对大师的敬礼了。我的《经济解释》前后只两版,七十六岁,   更多...

张五常:何谓自由经济

一九十四岁的佛利民,宝刀未老,最近向曾荫权斩了一刀,用刀背吧(一笑)。功力非凡,只轻轻一刀舆论就吵起来了。要求我这个后一代的老人家表达意见的四方君子甚众。 事缘曾特首前些时说香港放弃「积极不干预」政策,读者把「积极不干预」与「自由经济」划上等号。二者何解我老是搞不清楚。既然不知所指,说二者相等我无从反对,也无从赞同。   更多...

张五常:代序:经济解释过三关

二○○○年七月我到广州中山大学讲话,跟着在该市的白天鹅宾馆住了两个晚上。大连王玉霞要赶来倾谈一下,当然欢迎,跟着她又说一位在长沙某校教经济的也要来,也欢迎。那是朱锡庆。加上当时在广州的李俊慧,我们倾谈了一整晚。 过了几天我在香港某酒店的大厅参加了一个有几位讲者的关于文化的讲座。我历来不喜欢参与讲座,讲完自己的时间就离常   更多...

张五常:我是怎样研究经济的?

我是洛杉矶加州大学最后一个不用选修微积分而拿得经济学博士的人。今天数学用于经济大行其道,但此行也,历史不是那么久。我作研究生的六十年代初期,代数不成而还读出成绩的,几何一定好得出奇。想当年,几何曲线我可以多条用得到处飞。 然而,写博士论文《佃农理论》,整个结构与答案我先用脑子想出来,以几何证之只用了一个晚上。后来赫舒拉   更多...

张五常:关于新制度经济学

张五常(Steven N. S. Cheung)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需要解释力;但直到本世纪的最后25年,经济学的解释力才开始使人比较满意。大概未来的经济思想史学家将会注意到这种情况的彻底改观是相当突然的,自从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精心构造了他的消费函数以来,人们更加相信这种进展对经济解释力   更多...

张五常:中国的经济制度(中)

第五节:承包合约的扩张与县际竞争的兴起承包合约用于农业是成功的,虽然要好些时日才简化为今天的可以转让的土地租约。在这过程中,执政者逐步减少了他们的操控,偏向于界定土地的使用权利。九十年代初期农产品的价格管制取消了,二○○五年取消了农业税,使农业的承包成为不需要付税的长期租约。形式上还是承包。就是今天,农地的买卖称作「转   更多...

张五常:中国的经济制度(上)

谨以此文献给朗奴·高斯。他那权利要有清楚界定的理念,唤醒了一个庞大的国家。并以此祝贺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改革三十周年。 第一节:中国的问题个人认为,中国的经济改革始于一九八○。一九七九的秋天,我到离别了多年的广州一行,看不到任何改革的迹象。北京当局与将来的史学家无疑会选一九七八为改革的起点。这里日期明确:一九七八年十二月   更多...

张五常:中国的经济制度(下)

第九节:县际竞争的其它效应这些日子,读中国媒体报道的经济政策要小心。撰稿的人不是说谎,但往往误导,因为他们一般不理解中国的经济制度。县有相当大的经济决策自主权,好些时没有执行北京公布的政策。最低工资的引进,不同的县有很大的时间差别,而一些县只说他们有最低工资但不强迫。当北京宣称百分之七十的新建公寓单位要约束在九十平方米   更多...

张五常:经济组织与交易成本

科斯(Coase)定理的一个重要引申是, 如果所有的交易成本都为零, 则不论生产和交换活动怎样安排,资源的使用都相同。这意味着,在没有交易成本的情况下,各种制度的或组织的安排提供不了选择的根据,区此也不能用经济理论来解释。不仅经济组织是随机决定的,而且实际上谈不上有什么组织:生产和交换活动都只是由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引导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