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陀 阎连科:《受活》:超现实写作的新尝试的相关文章

李陀 阎连科:《受活》:超现实写作的新尝试

时间:二○○三年十二月五日晚小人文学时代的一次超现实写作的尝试李陀(以下简称李):《受活》我看过了,咱们来谈谈这部长篇小说。阎连科(以下简称阎):对于《受活》,其实我脑子里空空荡荡,我总是写完小说——尤其是长篇和一些重要的中篇,就有一种透支的感觉,感到一种虚空,无所适从和依附,其结果是自己连对自己作品的把握能力都没了。   更多...

吴晓东:中国文学中的乡土乌托邦及其幻灭——以阎连科的《受活》为中心

一乌托邦(Utopia)的话语与历史实践是一个重要的人类文化史线索,“乌托邦”也是近现代世界文学中一个重要的母题,中国作家也不可避免地以各种各样或隐或显的方式对这个话题予以言说。同西方相比,东方式乌托邦的想像和设计有什么样的自己的特征?本文试图以阎连科发表于2003年第6期《收获》杂志上的长篇小说《受活》为中心讨论中国   更多...

阎连科:不存在的存在

有件事情我说过了,也写过了。在一些大学的课堂,在一些文学对话的场合,我总是会反复地提到那件事情,再说再写,不仅唆,而且遭人之厌。可是,这里我还必须把在这篇后记中再次复述,因为它对这部小说的构思和我今后的写作,都有着不能回避的意义。 二○○四年冬末春初,八十岁的大伯病故了,我匆匆回去奔丧,在出殡的过程中,发生了这样一桩事   更多...

李陀:先锋文学运动与文学史写作

这是一本有关“重写文学史”的论文集,文章全部选自《今天》“重写文学史”专栏——这个专栏始于1991年第三、四期合刊号,终于2001年夏季号,历时十年整。十年,一个学术性很强的专栏,在一个刊物上坚持这么多年,这在学术史上也不多见吧?何况,《今天》本来就是一个文学刊物,学术研究并不是它的重点。须要说明的是:“重写文学史”作   更多...

李陀:腐烂的焦虑

我一直认为文学写作首先是个“手艺活儿”,一件作品,应该也是一件工艺品,也就是说,作品过眼的时候,其中“工艺”含量是第一判断,是评价的头一道关口——好手艺,好作品,不论你从哪儿接触,它一定“打眼”。为这个,每当我遇到一篇新小说,常常不是从头读起,而是从随便翻到的一页读起,从这种随意的阅读里先感受一下这个写作的“手艺”如   更多...

陈晓明:墓地写作与乡土的后现代性

内容提要:阎连的《受活》讲述了一群河南人为了脱贫致富计划购买列宁遗体的夸张故事,小说不断地写到墓地,写到它是如何寄托着贫困的残疾村庄的人民对幸福的渴求。小说在叙事文本方面做了大胆探索,它解决了中国当代文学长期困扰的不能面对的难题:如何在描写中国本土生活现实时,小说可能具有现代主义或后现代性的特质。《受活》解决了这一难題   更多...

李陀:九十年代的分歧到底在哪里?

(此采访已于八月十七日《南都周刊》发表,但经编辑删节,这里是未经删节的完整稿。) 派系的命名带来了争论的混乱 南都周刊:在你看来,用“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用这两个名词来概括从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分化和争论合适吗? 李陀:这样的命名肯定不合适,而且很多人已经都已经批评过了,指出这样分类和命名常常名不符实,与实际   更多...

钱理群:“以作家和作品为主体的文学史”写作的尝试

这本是应朋友的约请,为上海教育出版社编写《大学文学》我所承担的“现代文学”部分的文稿。这自然是一个文学普及的工作,我却额外地赋予了某种学术研究的意义,试图进行文学史写作的新的尝试。把普及工作当作学术工作来做,这是我近年的习惯性做法。这也和我这些年热心于公益性工作,学术普及工作,又念念不忘自己的学术研究工作的心态有关。而   更多...

邓峰:有关写作

阎连科先生的《一派胡言》是一部海外演讲集,收录了20篇演讲稿,字数不多,只有10万言,可是读起来却一点也不轻松,许多言语都有一种直击内心深处的力量,所遭受的震荡迟迟难以平复。 每个写作者在写作之前都有一个问题,即我为什么要写作?阎连科先生谈道:“作家是那种无论生活多么幸福,他都在内心充满焦虑和不安的人。作家是那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