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崇文:胡耀邦最后的日子的相关文章

刘崇文:胡耀邦最后的日子

胡耀邦是以工作为生命的,只要能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事情,他的生命之花就会绽放,什么思想的苦恼、身体的病痛都会抛到九霄云外。而一旦失去了工作,他的生命之花就将枯萎、凋谢。同时,他又是一个历史感、时代感、责任感、使命感很强的人,他无时无刻不在忧国忧民。   更多...

德里达最后的日子

10月9日,巴黎阴雨星期六黄昏的深处,雅克。德里达永远闭上了那双睿智不安的眼睛。死亡的阴影笼罩了他两年多。从中国访问回来的当年底,德里达就病上了身,日本的访问取消了,巴黎的活动减少了,他开始与病魔较上了劲儿。记得他曾半开玩笑地在电话那端问我:“您不是说本命年要当心吗?我怎么过了本命年才生这个危险的病?”我说,“我没敢告   更多...

刘崇文: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耀邦同志离开我们已经20年了。20年前,他走得是那么突然,几乎谁都没有想到,完全出乎人们的意外。可是,他又走得是那么自然。当时,他身体状况很不好,1987年冬党的十三大后他就病了,1988年冬又得了一场肺炎,后来虽然康复,但食欲不好,吃东西很少,体重不断下降。当时,他对中央生活会的“揭发批判”还心有余悸,总觉得这件事可   更多...

程光:父亲邱会作生命最后的日子

2002年5月初,我突然接到西安家中的电话,说父亲病了。4月29日父亲开始发烧,到干休所医务室,医生建议最好住院治疗。父亲说: 要放五一长假了,如果我住院,搅得所里工作人员不能好好休息。我吃点药在家里捱一下吧,说不定自己会好。 放假的七天里,父亲体温越来越高,家里劝他住院,他还是不愿意麻烦人。5月8日上班时,他发烧39   更多...

北岛:特拉克尔:陨星最后的金色

一 给孩子埃利斯 埃利斯,当乌鸫在幽林呼唤, 那是你的灭顶之灾。 你的嘴唇饮蓝色岩泉的清凉。 当你的额头悄悄流血 别管远古的传说 和鸟飞的晦涩含义。 而你轻步走进黑夜, 那里挂满紫葡萄, 你在蓝色中把手臂挥得更美。 一片荆丛沙沙响, 那有你如月的眼睛。 噢埃利斯,你死了多久。 你的身体是风信子, 一个和尚把蜡白指   更多...

郭宇宽:王佩英评传之十三——最后的审判

1969年的11月份,刘少奇即将走到他生命的尽头,他被囚禁的地方就是王佩英的家乡开封。一个国家主席,此时已没有任何尊严可言。据说他被运到开封时,直到他死都一直躺在一张小床上。“没有穿衣服,甚至连裤子、鞋袜都没穿,只是被人用一条粉红色的棉被裹着,外边还罩上了一条白床单”。[1]在高墙电网下,对一个垂死的老人重兵看押,   更多...

陈子明:最后的大国

保罗·肯尼迪的这本书总结了公元1500年以来大国兴衰的历史,并对“今后世界政治的格局”作了预言。他认为:第一,在最近的将来,没有任何国家可加入目前(1988年)由美国、苏联、中国、日本和欧洲经济共同体组成的“五头政治”中去(基辛格则认为,很可能再加上印度,构成“六头政治”),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将是最后的大国。第二,就五   更多...

谢国忠:最后的泡沫

随着资金纷纷涌向大宗商品领域,中美正面临通货膨胀的威胁。恐怕只有一场衰退才能扼制这一趋势 中国政府宣布其1月的通货膨胀率上升到7.1%,为11年来的新高,美国则宣布其2007年的通货膨胀率为4.3%,为16年高点。同时,美联储对2008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调低了0.5个百分点,为1.3%到2%。美国经济很可能已经衰   更多...

刘继明:最后的公共知识分子?

2003年9月25日,爱德华·萨义德在纽约去世。美国主流媒体称他是“在美国的巴勒斯坦事业首席代言人。”他的《东方主义》一书开辟了文化批评的一个新时代,其影响跨越了国界、民族和文化。当今世界能象萨义德这样在政治、外交、大众传媒、文化研究、文学理论和音乐各不同领域均有重大影响和建树的学者屈指可数,他经常谈论知识分子,毕生的   更多...

王东成:“最后的演讲”

各位老师好。感谢中文系的同事为刘燕老师和我召开这样一个欢送会。感谢同事们耽误时间允许我讲一些话。这是我在中文系的最后一次说话了。落幕了,皆大欢喜。落幕时,首先要做的是谢幕。我首先要表达的是“感恩”。说出这两个字,不是出于礼貌,不是出于客套。此时,这两个字是从我心底里流淌出来的,是带着我近30年的人生,从内心深处涌流出来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