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铭铭:魁阁的过客的相关文章

王铭铭:魁阁的过客

云南呈贡县魁星阁,从未被列入国家名胜的目录,谈不上宏伟的古阁,本身的名气小,到访的游人也少。魁星阁是什么时候建的?经历了多少历史沧桑?史书中还没有详细的说明。二○○○年七月,我随一队与西南联大有关的前辈参观了那座古阁。魁星阁,也简称“魁阁”,建筑为叠起的小三层,从大门进去,通过木梯上下连接,其形制显然是传统建筑亭、台、   更多...

王铭铭:命与历史

时下历史学家读很多西方历史哲学方面的著作。众多书籍中,别有意味的是柯林武德(R.G.Collingwood)的《历史的观念》(何兆武、张文杰译,商务印书馆一九九七年版)。书中比较耀眼的,是柯林武德企图在历史和艺术之间搭建一座桥梁。人们通常认为,艺术和历史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东西:艺术是主观创造,历史则是客观事实。可是,柯林   更多...

王铭铭:继承与反思——记云南三个人类学田野工作地点的“再研究”

内容提要: 本文属于研究报告性质,主要涉及“魁阁”时期的三项人类学研究及其“再研究”。作者借一项科研课题的记述,表明了其对两个不同历史时期中国人类学探索的联系与差异的看法。费孝通的禄村研究、许烺光“西镇”(喜洲)研究、田汝康的“摆夷”(傣族)村寨研究,均于上个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完成,分别从民族志的田野经验中   更多...

谢泳:魁阁——中国现代学术集团的雏形

一,魁阁及其诞生魁阁的本意就是魁星阁.魁星点状元,这是中国旧日科场士子获取功名的寄托和理想.在中国乡间许多出过状元的地方,都有这种被称为 魁星阁 和 魁星楼 的建筑.这种建筑的兴建是希望地方能多出一些科场状元.本文所谓的魁阁是中国社会学领域中熟知的一个绰号,它指的是本世纪30年代末设在云南呈贡县的云南大学——燕京大学社   更多...

王铭铭:历史与文明社会

“文明”这个概念意味十足地浓厚,可在人类学里,人们对它重视不够。我主张学习人类学的人,要读点有关“文明”的书。要理解所谓“文明”,我们可以先读三本书:1. 福柯的《疯癫与文明》(刘北成、杨远婴译,三联书店1999年版);2. 埃利亚斯的《文明的进程》(上卷,王佩莉译,下卷,袁志英译,三联书店,1998-1999年版);   更多...

王铭铭:谈“天”录

畏天之心 人已在地球上生活了数百万年。在历史的绝大多数时间里, 我们对于地球的上空都怀有敬畏之心。只是到了近代, 我们才颠覆了以往的所有历史, 观念和实践双管齐下, 迫使一体的天空碎片化为无性格的物质, 迫使人与在人之上的天彻底分离开来, 赋予人穷尽自然现象的使命。我们终于在星球探测器上天的同时丧失了 畏天之心 。思   更多...

王铭铭:民族与国家——从吴文藻的早期论述出发

如果容许我用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20世纪有点像世界范围的战国时期。——费孝通(1998:2)最近几个世纪以来,与被西方资本主义的扩张所统一同时,世界也被土著社会对全球化的不可抗拒力量的适应重新分化了。在某种程度上,全球化的同质性与地方差异性是同步发展的,后者无非是在土著文化的自主性这样的名义下做出的对前者的反应。因此,   更多...

王铭铭:东南与西南——寻找“学术区”之间的纽带

提要:“学术区”内部成果与外部关系的考察,是中国社会科学“反思性继承”的一项基础工作。如作者所言,“学术区”系指“被本地、外地、外国学者研究过,而形成某种学术遗产和学术风格的区域”。为在中国研究领域里推进“学术区”的再研究,本文具体比较了中国人类学研究中的“东南区”与“西南区”。在海内外中国人类学研究中,“东南区”与“   更多...

王铭铭:关于国家的人类学

人类学成长的一个多世纪里,世界各地,国家政治勃兴;所谓“新的国家”( the new states) 与旧的国家越变越不一样,它的力量越来越广泛而强大,触角伸得越来越长。试想,古代的国家都不在乎国王的实际权力能触及到哪里,国王只要有一个中心就行了,他把自己关在形形色色的“紫禁城”里,有几个太监后妃,便感觉非常愉快,以为   更多...

王铭铭:中国——民族体还是文明体?

如不少学者指出的,“nation”或“民族”,及其连带物“nationality”(“族籍”)、“nationalism”(“民族主义”),是近代欧洲的产物;“民族”被想象为古老的,但它却出现于相当晚近的阶段。“民族”的这一历史谱系,直到20世纪末才随着诸多相关著述的翻译,而得到国人的认识。此前,前辈通常只是“自然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