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绍伟:中国会有“实质正义”吗?的相关文章

方绍伟:中国会有“实质正义”吗?

核心提示:如果民主的本质是“突破政治垄断”,那么中国的民主就必定是有利于“维护政治垄断”的书面民主。中西方之间的“一党政治垄断”、“两党政治垄断”和“多党政治垄断”的质的区别当然是不言自明的,初阳先生的“政治浪漫主义”是针对政治学和中国政治的浪漫主义,在对待西方政治时,初阳先生用的反而是批评多于祝愿的“政治现实主义”。   更多...

程序公正与实质正义——也谈“长江《读书》奖”

这两个概念比较拗口,但在一个现代公民社会,又至关重要。或许能通俗地说:如果有两个人为另一个人是否获奖发生争执,第一个人说那人作品质量高,程序不合也必须获奖,否则就不公道;第二个人说,那人作品就算天下第一,如果不合程序,也不能获奖,突破程序,会引起更大的不公。听完他们辩论,我们就大致可以判断:第一个人是要实质正义;第二个   更多...

梁慧星:形式正义只是手段,实质正义才是目的

社会正义,有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之分。形式正义,着重于程序公正。只要所适用的程序规则是公正的,具体案件的当事人之间是否实现了正义,则非所问。实质正义,则不满足于程序的公正,而是着重于在具体的案件的当事人之间实现正义。按照现代法律思想,强调形式正义与实质正义的统一,形式正义只是手段,而实质正义才是目的,形式正义须服从于实质   更多...

王云举:中国人需要什么学术——读方绍伟的《中国知识分子批判》

读过方绍伟在《共识网》上首发的电子版《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一书后,最鲜明的感觉便是“独特”,尤其体现在其对实证学术立场的恪守态度,以及因方法论(冷酷实证)的运用能力所产生的惊人发现上,此点在中国学人里实不多见。时下中国,很多学人的学术站位模糊不清,方法论混乱,以至于造成术业无专攻的局面,解读他人文本时尚可尽显其能,但在将   更多...

方绍伟:中国社会的“恶德”与“伪德”

核心提示:问题根本不是孔庆东能不能骂“南方报系”,而是孔庆东能不能象在足球场上那样“裸奔”着骂“南方报系”。孔庆东的问题不是“三妈的”,孔庆东的问题是“裸奔的三妈”。正是孔庆东们将“恶德”进行到底,我们中国人才有今日的中国。我对孔庆东“左边价值”的是非好坏根本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他的“行为规则”。孔庆东们经常说一些自   更多...

丁礼庭:与方绍伟先生商榷

我连续读了方绍伟先生三篇关于苏联共产党“亡党”问题的文章[1],不得不向方绍伟先生提出商榷!一、方绍伟先生的“民主亡党论”实在是无稽之谈,等于白说。如果方绍伟先生承认苏联共产党实行的是专制集权统治,那么在工业化时代,民主制度就是专制集权制度不可抗拒的、唯一的发展结果。这种替代的过程只有二种,要么通过政治体制改革渐进地实   更多...

魏永征:中国会有一部新闻法吗?

访问者:《法治新闻传播》刘梦霞受访人:魏永征记者:今年三月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宣布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立法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新闻传播活动当然也要纳入法治轨道,自80年代人们提出要为新闻传播立法, 20多年过去了,想请你谈谈,我国的《新闻法》依然没有出台。中国   更多...

方绍伟:“乌坎事件”的本质是什么?

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原来隶属我的家乡汕头市,后改归汕尾市管辖。在近日发表的“土地为什么不能私有化?---中国地权的政治逻辑一文里,我明确认为“乌坎事件”是“轰轰烈烈的 反圈地运动 ”。 2011年12月20日,广东省委成立工作组进驻乌坎村后,“乌坎事件”的有关信息才在国内开始解禁。在称之为“反圈地运动”之前,我已在   更多...

方绍伟:中国政治模式能走多远?

方绍伟,旅美独立学者,芝加哥制度经济研究中心创办人,曾就职于中国社科院美国所,曾任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著有《中国热:世界的下一个超级大国》、《党中央究竟在想什么》、《中国知识分子批判》、《制度经济学新视野》等多部著作。最近他推出新书《中国不一样》,对中国政治模式进行了分析。此专访即围绕这个问题展   更多...

方绍伟:印度根本超不过中国?

中国和印度的经济起飞几乎同时发生。1970年代末中国开始改革的时候,印度也开始改变自己的计划经济模式;1990年代初,中国加快了市场化的改革步伐,印度也差不多在同时启动自己的改革开放。由于相近的大国规模和类似的经济发展速度,印度在经济上赶超中国,便成了近年来在国内外被再三提起的一个话题。但是,中国人心里想的是欧美,想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