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岳:为什么集体暴力总是挥之不去?的相关文章

谢岳:为什么集体暴力总是挥之不去?

历史上,人类的集体行动大致有两种类型,暴力的和非暴力的。尽管从理性上我们盼望同类相处即便不能做到彬彬有礼,也不至于兵戎相见,然而,情感上的一厢情愿却经常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和平主义不仅在过去被证明是一种梦想,在和平共识如此发达的今天,群体性的伤害甚至杀戮仍然在我们生活中每天上演。即便出于同情与责任,我们也要追问,为什   更多...

秦晖:集体化与被集体化

《财经文摘》记者 齐介仑秦晖,生于1952年,当代中国极具影响力的学者、公共知识分子之一,现为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财经文摘:有人会问,地权私有化在操作上如何实现呢?秦晖:如果土地都想不出如何去私有,那中国那些企业怎么办呢?在全世界所有的财产当中,最容易实现公平分割的,不就是土地吗?老实说,最不公平的私有化,我   更多...

徐贲:集体记忆的伦理和往事纪念的权利

集体记忆是一种有别于“历史”的社会群体自觉意识,集体记忆总是发生在特定的人群范围之内,不仅不在无限范围中被普遍认同,而且还会受到一些群体外力量的抵制或压制。因此,集体记忆也常常被研究者称为公共记忆、社会记忆、文化记忆、团体记忆、历史意识、记忆斗争等等。作为一个抽象的人群,“集体”并不能像个人那样进行一种可以称作为“记忆   更多...

李克军:走出“集体经济”的误区

无论是在认识上还是在实践上,都应该摆脱传统所有制理论的束缚,走出传统“集体经济”的误区,在坚持家庭经营的基础上,对现存所谓“集体经济”进行循序渐进地、彻底地改造,逐步建立多种经济成分和多种经营模式并存共荣的经济格局,以促进各类“三农”问题的有效解决。   更多...

秦晖:中国从来没有“集体化”过,只有“被集体化”的历史

《财经文摘》:有人问,地权私有化在操作上如何实现? 秦晖:如果土地都想不出如何去私有,那中国那些企业怎么办?在全世界所有的财产当中,最容易实现公平分割的,不就是土地吗?老实说,最不公平的私有化,中国全部都搞完了,而最可能实现公平的私有化,却坚决不搞,这叫什么道理?农村中,包括乡镇企业,不都被当官的偷光了吗?能够偷的,他   更多...

汪丁丁:集体的困境

传统宗法社会的逐渐瓦解极大地增加了人们确认相互之间血缘关系的费用。因此,集体所有制逐渐成为一种难以界定的从而丧失了清晰性的产权关系30年前,在中国,在“反回潮”和“批林批孔”的声浪中,我们正努力探讨“集体”经济是否应当被彻底革除其存在的权利。在西方,经济学家努力探讨“集体”经济在历史上以及在当代社会中是否有效率。作为一   更多...

李昌平:反对农村土地私有化 把土地还给村民集体

因为近年来由于农村土地被征用而引发的恶性事件很多,很多学者和官员确实是出于公心,出于对农民的同情,希望能够保护农民的产权,他们主张改变土地农民集体所有制,倡导农村土地私有化。这样的观点一时之间在学界成为主流,你只能说好,不能非议,提出不同的意见,就有人给你戴帽子。如“左派”,“人民公社情节”,“没有产权理论或制度经济   更多...

周沂林:挥之不去的两案幽灵

人们一般认为,西方文化起源于两希文化,即希腊文化和希伯来文化。在我看来,这个起源的地点是雅典和耶路撒冷 1;人物是苏格拉底和耶稣;事件就是两案,即苏格拉底案和耶稣案。他们分别代表的理性主义文化和宗教启示文化汇流成后来的西方主流文化。两案距今已两千多年,作为历史事件,它们不仅在当年就震撼了西方世界,而且至今仍在影响整个世   更多...

王键:乌托邦、保守主义与集体主义

2004年的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文化节,正好遇到潘维教授主讲“理想主义与现实”。我未能亲临现场,在事后看了一些潘维先生的讲演记录。潘维教授名气不小,是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师从老一辈学者陈翰笙先生。他在北大取得硕士学位之后,又赴美留学,并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获得了政治学博士学位。但如同现今很多赴欧美留学取得学位,   更多...

王家范:从集体记忆的谬误中出走

承蒙兆奇君赐我先睹之惠,不断通过电子邮路传来他有关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系列辨正文论和相关资料附录。说实在,读到兆奇君对日本虚构派的驳论,以及该问题上日本各派的讯息(如三派《问卷调查》),很难心如止水。21世纪的人类在对待历史反省问题上,仍然需要不断袪邪除魔,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却又不得不正视的现实。兆奇君客居东瀛多年,在相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