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想念父亲 的相关文章

孔庆东:想念父亲

仿佛意识到是在梦里,父亲发来了电子邮件,让我给他保存一份什么档案。我想可能是做梦,搞错了吧?就去查是不是父亲来信了。哦,果然猜对了,父亲寄来了一些发黄发紫的他的个人档案,要我好好保存。我想父亲真够相信我的,这般重要的东西,怎么就放心让邮局给递送呢?他大概是太想我了吧。于是便到厨房,对正在做饭的母亲说,您回哈尔滨看看我爸   更多...

孔庆东:父亲的胸怀

上次咱们说了柏林,本来想继续说下去,可是一眨眼,老夫又到了东京啦。所以,柏林的话题以后找机会再唠,还是说说到东京的感觉先。可能有的朋友要找碴了:我说孔老师,您怎么净去法西斯国家呀?是呀,老夫也纳闷儿呢,俺在境外,一共落脚过五个国家,其中三个是干过法西斯营生的,德、意、日,三个轴心国都全了。意大利我只是在那里转飞机,感觉   更多...

摩西:父亲的死期

中国人没有在世“寄居”的观念,在中国人看来,土地就是人死后永恒的家乡,因此,中国人对埋葬自己和亲人的骸骨的地方就特别重视。父亲要走常人都要走的路,那就该为他筹备后事。首先要定的是:父亲埋葬在哪里?叔叔通晓风水,他说,在这个年分这个季节去世的人要埋葬在向着东方的山坡,但是我山坳上的老家山势一律朝西,镇上的山倒是有向东的,   更多...

旷新年:父亲

一2000年12月底,当我接到父亲脑溢血病危的电话,犹如五雷轰顶,头脑顿时一片空白。父亲去世的时候还不到六十四岁。曾祖父和祖父都活到八十岁,曾祖母甚至活到八十四岁。父亲的身体是那么强壮,除了胃病之外,几乎从来没有生过病,更没有吃过药。父亲这样早去世,他自己没有想到,任何人都不可能想到。农村的老年人都有预备棺材的习惯,人   更多...

陈忠实:父亲的树

又有两个多月没有回原下的老家了。离城不过五十华里的路程,不足一小时的行车时间,想回一趟家,往往要超过月里四十的时日,想来也为自己都记不清的烦乱事而丧气。终于有了回家的机会,也有了回家的轻松,更兼着昨夜一阵小雨,把燥热浮尘洗净,也把心头的腻洗去。进门放下挎包,先蹲到院子拔草。这是我近年间每次回到原下老家必修的功课。或者说   更多...

许知远:父亲的告诫

你不要太肆无忌惮,父亲在电话那边说,语气急促,带着明显的焦虑与愤怒。他刚刚看过我写的一篇文章,有关中国日趋明显的“向左转”的思潮。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在为我的安全担忧。他这一代人,体验了太多暴风骤雨式的政治运动,更了解,仅仅因为一篇文章、一句话、甚至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一个人就可能被丢入了命运的谷底。他出生在一九四九年,是   更多...

阿城:父亲

一九八七年三月某晚我正在纽约夏阳的画室里,这个画室是仓库改建的。旧得好象随时要出危险,但实际上什么意外也不会发生,意外是绕了半个地球从电话里传来的:父亲病重,我立刻准备自美国离去。从六十年代初,家里就笼罩在父亲病重的气氛里,记得夏天我们在院子里与邻居喧哗,母亲出来制止,我们还小,还不能随时将父亲的病重放在心上。父亲的   更多...

高岑:怀念我的父亲——柯灵

今年2月15日是现代著名作家柯灵先生诞辰一百周年,6月19日是柯灵先生逝世九周年。在纪念和怀念之际,我们发表柯老长子高岑先生的文章,以表达对这位老前辈的深切怀念。——编者今年2月15日是父亲百年诞辰,6月19日则是父亲仙逝九周年纪念日。我的父亲柯灵是现代中国文学史上卓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他和同时代许多热血志士一样,在“   更多...

韭菜莲:永远怀念父亲

父亲是2001年4月18日早晨去世的。当时我正在外面带班,突然接到大哥的电话,要求我赶快回家,说爸爸昏迷了。我正准备请假时,又接到姐夫的电话,他声音很大,几乎是在喊:“跟你说实话,爸可没了啊!我没法跟你说话了1紧跟着是他的哭嚎声,接着电话就被他挂断了 。我感到大脑一片空白,在坐上出租车时禁不住向出租车司机讲了父亲刚去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